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不在我心里了,你自由了

你不在我心里了,你自由了 18326679827 2486 2017-05-02 14:10:08

  首都机场,“回家的感觉怎么样?”童苏问“好啊,就是太‘热情了’!”“是啊,盛夏的祖国是无比炎热的,走吧,司机已经等着了。”“嗯”夏天到了,枝繁叶茂的,真好,她的人生也一定会重新开始的。

“江总,机场的人来了消息,童西小姐今天回国了。”安泽的语气里充满抑制不住的兴奋。“真的?”“是的”“去机场”说着江沅就要去机场“等等,飞机一小时前就落地了,现在去也是来不及了。”“对,没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江沅觉得自己停滞住的时间齿轮又开始转动了。可是他该去哪找小西,小西回国回去哪?“江总,童西小姐会不会去找白苏小姐”安泽知道此刻江沅几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对白苏!”说着就要走“那今天下午的会议我就帮您取消了”“谢了!”

“白苏!白苏!”江沅一边敲门,不,是拍门,一边大喊,还搭配上按门铃。“诶呦喂,江大少爷,亏得我这录音室大门结实,有何贵干啊”“小西呢!小西有来过么!”江沅努力的让自己平稳的说话“童童?她回来了?”白苏很是惊讶。“苏苏,来客人了吗?”童西穿着一身白裙,手里拿着咖啡从白苏身后走出来,看见江沅就愣住了,怎么回来第一天就碰见他!“童童,你看看你,我这戏演一半儿呢”白苏叉着腰,不满的说。半个小时前,当童西拉着行李箱出现在白苏面前时,所有的隔阂都没有了“你怎么能不辞而别呢!,你生病了也不告诉我!行,你走就走吧,怎么能一次都不跟我联系呢!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白苏抱着童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们先进去说,你这样被记者拍到不好吧”童西拍着白苏的背安慰道。“好吧”白苏看了看四周,委屈的说着。“我知道我不该瞒着你,不该不高而别,不该不联系你,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要生气啦,你看我一下飞机就来找你了”说着童西还拍了拍自己的行李箱。“不行,我不能这么随意的就原谅你”“好好好,我慢慢补偿”“那你还走吗?”“不走了”“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响了“等等啊,我去看一下”

“行吧,今天我这工作室是用不了了,我走,你俩别乱来啊”白苏一边说一边把俩人往里推,“苏苏,你去哪?”童西话还没说完,白苏就走了,还顺手关上了门。童西万般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久不见,身体还好吗?”江沅生硬的说着“......”“我知道你回来一定会来找白苏的”“.....”他怎么会知道我回来了?“头发剪短了”“......”童西原本是及腰的长发,现在剪到了齐肩的位置“.......”“这样也很好看”“.......”“小西,我很想....”“我先走了”童西知道江沅要说什么,她不想听见他说的任何甜言蜜语,她觉得恶心。江沅看着童西离开的背影不知所措,童西变得不一样了,从前的童西不会对他这么冷漠的,江沅又想起了那句“你不在我心里了,你自由了”他是真的要失去童西了么?“不会的,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的。”

童西此刻也是心烦意乱的,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回国就碰到江沅,而且貌似江沅一直在找她,为什么?江沅为什么要找她?是他先不要她的啊。不管这次江沅要干什么,她绝对不会再跟他纠缠了!

回到住处,“姐,我遇到他了”“江沅?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童苏最厌恶的就是“江沅”这两个字“没有,只是,他好像一直在找我”“找你,他为什么要找你?童童,你一定要离他远一点,千万不能再被骗了!”“我知道,我对这个人再也没有留恋了。”从江沅把她一个人扔在病房里,在她病重时看到那些照片,和无数个苦等的夜晚里开始,她就再也不会对江沅有任何期待了。二十岁跌倒的地方,二十五岁就不能再跌倒了。“姐,明天我想去看看爷爷,好久没回去过了。”“好啊,我们一起”

童西的爷爷一直住在山里,一是老人家习惯了有鸟语花香相伴,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的生活,二来,童西父母离婚,谁都不想带着这么个“拖油瓶”,不论在哪个年代,子女回馈给父母的爱永远不及父母给予的千分之一。“哟,两位千金大小姐这是微服私访来了?来看看我这孤寡老人,这拖油瓶?”“诶呦,您是拖油瓶,那我就是油瓶墩子。”童西抱着爷爷的胳膊撒着娇。“是啊,爷爷,我好几次让她回来,她不愿意啊,这不,我给您亲自抓回来了”童苏抱着爷爷另一只胳膊。“姐,你这背叛我都不犹豫一下的哦”两个人都非常默契的没有提童西为什么要离开。“走吧,跟我去山上摘点蔬菜,这都是你们城里人吃不到的。”爷爷打趣的说。“爷爷,这山上东西可真多啊”童苏拔出了一个胡萝卜,随意用纸巾擦擦就吃了起来。“童童,你别那么吃,有细菌”童苏看着童西一脸担心。“没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们打仗那会都是靠山里的东西过来的”“那不一样,爷爷,你不知道小西的身体...”“姐,没事的,你看这都是没有农药的。”童苏急忙阻止童苏接着说下去,朝童苏使了使眼色。去了法国后,童苏给童西找了最好的医生,每天都要专人照顾,其实已经痊愈了,所以童西不希望再让爷爷知道,让老人家还为自己担心。三个人有说有笑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你们呀这生活已经很好了,那个时候,哪有这么多食物啊,都是山里有什么吃什么”“是是是,爷爷我们懂,可您别每次看见我们都说这些啊,我们都会背了。”“我是感叹,你们那对没心没肺的父母几世修来的福分,有你们这么好的女儿。”童苏和童西都没有说话,她们也有好多年没见过父母了。“爷爷”三人正放下竹筐,听见有人说话,抬头一看,是江沅,江沅怎么会来这?童西觉得这两次遇到江沅,他的行为都令人费解。“你来这里干嘛。”童苏挡在童西面前“你就是小西的姐姐吧,你好,我是江沅”江沅虽是跟童苏说话,可目光还是不自觉的放在了童西身上。“您江少爷做了那么多好事,我怎么会不认识”,童苏的眼神足够杀死江沅千万次了。

原本童爷爷以为童西只是出国留学,现在看到这种情况,童爷爷心里明白了一二。“小沅啊,你要来也不提前说一声,登了很久了吧,这天儿真是太热了”童西才注意到江沅穿着西装,脸上的汗水止不住的流“快进屋吧”说着爷爷就提着菜进门了,“好”童苏不希望爷爷察觉什么就没再多说,江沅没有立刻进屋,等到童西走过来,拿出一张纸巾“真热啊,擦擦汗吧。”童西看了他一眼,就进去了。江沅很受伤,见面两次了,童西只跟他说了一句话,从起童西总是跟他有说不完的话,就算他不理她,童西还是会津津有味的说。她是真的恨他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