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恋未至,爱已央

第十一章 现实

恋未至,爱已央 妖女胭脂泪 3672 2017-05-18 21:15:39

  “奚曦,你快说吧,筱陌到底在哪?!”李煜的耐性都快被磨尽了,现在多耽误一秒钟,筱陌就多增加一分危险。

  凌皓宇看着呆愣住的奚曦,想着现在唯一能让奚曦开口的也只有洛尘了。

  凌皓宇找到洛尘的电话打过去,将情况说给洛尘听,现在只希望奚曦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洛尘的母亲刚刚脱离危险,在加护病房里,洛尘守了一夜,面色不是很好,接到凌皓宇的电话,得知欧筱陌被绑架后,心中的怒气愧疚全然涌现。

  另一边,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奚曦,是洛尘的电话...”

  “洛尘...你找我啊?”奚曦一听是洛尘的电话连忙擦干眼泪,换上平常甜美的声音。

  “欧筱陌在哪里!”洛尘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已经不想耐着性子和奚曦轻声细语的说话了。

  “呵呵呵,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休想找到那个狐狸精!”奚曦听到洛尘为了欧筱陌大声的吼她,大声的笑起来。“你这么担心她,你怎么不去问你妈妈呀,看她认不认这个儿媳妇。”奚曦继续讽刺道。

  “你如果敢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也休想让我娶你!这个洛家的儿媳妇你这辈子都别想当了!”洛尘平静下来,撂下一句话,挂断了电话,也断绝了自己最后一点念想。

  奚曦无力的垂下手,“欧筱陌...欧筱陌...凭什么?凭什么连得到他都要靠你,呵呵...我到底哪里不如你?为什么洛尘宁愿和你在一起也不愿意娶我,呵呵呵...”洛尘当真真的这么喜欢她...

  凌皓宇也知道了洛尘的情况,也知道他进退两难,同时也很心疼筱陌,她好不容易和洛尘在一起,现在又不得不分开。要是当初自己勇敢一点,会不会有一丝转机?筱陌会不会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痛苦。

  “奚曦,你听哥说,你不能再犯傻了,你这样只会把洛尘推得越来越远,他还是不会喜欢你,只会厌恶你,要是欧筱陌死了,你和他也不会有可能了。你仔细想想,我知道你是个识大体的人。”凌皓宇一边安慰一边慢慢引导着奚曦。

  “在江边的仓库里。”奚曦也不想再挣扎了,与其用这种手段得到,不如自己堂堂正正地争取,就算失败,也不能让洛尘恨自己一辈子。

  李煜听到后,夺门而出,立刻开车赶往江边。凌皓宇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奚曦,无奈的摇了摇头,也离开了。

  “丫头,你别怪我们心狠手辣,要怪就怪要对付你的人。”一个带着口罩声音粗犷的男人,打开水箱的龙头,水哗哗的流进来。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不想死...”欧筱陌双手双脚都被绑着,却还是拼命在水箱里挣扎着,可是那个人仿佛没听到一般,径直离开了。

  “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了吗?”欧筱陌无力的靠在水箱壁上。

  “洛尘...”欧筱陌的眼前仿佛浮现了七年的种种,从暗恋到告白,从压抑到释放,从约会到...

  凌皓宇开车跟着李煜,两人一路狂奔,谁也不让谁,不过这时李煜也没有想太多。江边的风刺骨的冷,李煜推开大门,冲了进去,“筱陌!筱陌!”

  找了一圈都没看到筱陌的身影,李煜心急如焚。

  “筱陌会不会在...”凌皓宇突然注意到在上一层的水箱。

  李煜立即跑上了楼,此时欧筱陌已经被水淹没了,李煜无法只好拿拳头砸水箱,一下一下的砸,手都已经出血了,水箱却还是没有破。

  “让我来。”凌皓宇从仓库的废物中寻到一根铁棍,“砰”的一声,水箱被凌皓宇用力砸出口子,随即碎裂。

  “筱陌,筱陌,你别吓我!”李煜看着已经停止呼吸的欧筱陌脸上顿时失了血色。

  “快叫救护车,欧筱陌交给我,我学过急救。”凌皓宇认真的看着李煜。

  虽然他是奚曦的表哥,但这个情况下李煜只好相信他。

  凌皓宇按压着欧筱陌的腹部,可是将水倒出后欧筱陌还没有清醒,“只能这样了”。

  “你要干嘛?”

  “你不会要进行心肺复苏吧?”李煜突然仇视着凌皓宇。

  “你有别的办法吗?”凌皓宇淡淡地说了句。

  李煜哑口无言。

  说完,凌皓宇托起欧筱陌下颌,捏住她的鼻子,深吸一口气后,往嘴里缓缓吹气。

  急症室

  “筱陌进去这么久,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有事吧?”肖文乔乐潼接到电话的时候,两人还在赶往奚曦家的路上。李煜听肖文的话,眼神一暗,那个时候自己就应该先接了筱陌再去处理事情不然也不会......

  “肖文闭上你的乌鸦嘴,筱陌她不会有事的。”乔乐潼心里也没有底,但是直觉告诉她,筱陌不会出事的。

  “洛尘?”

  乔乐潼突然看到了从病房里出来的洛尘,大声喊了他。

  “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一名护士见状对乔乐潼说道。

  洛尘也看到了乔乐潼,径直向他们走去。

  “砰!”李煜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拳。

  “洛尘,你就不能离我们家筱陌远一点吗?怎么一碰到你就这么倒霉!”李煜实在气不过,也不管自己什么绅士形象了。

  “筱陌怎么了?她在里面吗?严不严重?”听到筱陌出事的消息,洛尘也心急如焚。

  “筱陌不会有事的,还请你管好你家奚曦,也希望你不要和筱陌再沾上什么关系了,她是个简单普通的女孩,经不起你们这些所谓豪门的折腾!”乔乐潼冷漠的说道。

  “洛尘,伯母怎么样了?”凌皓宇问道。

  “脱离危险期了。”

  “有些事,我知道现在说可能对你有些残忍,只是,我如果不说,也不配做你朋友。但是这个事,我想还是你亲自解决比较好,等伯母稳定下来,有些事你去问她一切就都清楚了。”

  “呵呵,帮我照顾好筱陌。我先走了,我想她醒来应该再也不想见到我了吧。”洛尘转身离开,其实他早该想到是这样,只是母亲若是非比他如此,她尚可不必这般,洛尘苦笑着。

  “出来了!出来了!”肖文激动地说道。

  “我们已经尽力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筱陌要是有事我让你们医院关门!”李煜又焦急又气愤。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只是什么时候能醒来要看她的求生意识。”

  “我天,医生,下次说话别这么大喘气,吓死宝宝了!”乔乐潼拍着惊魂未定的胸脯说道。

  一个月后

  欧筱陌安静地在病床上躺着,面无血色。

  凌皓宇坐在床边呆呆得望着,想起初见她时,她的莞尔一笑一下子进入了他的心,只是当时就隐约感觉到她的一丝忧郁,只是没想到,眼前的姑娘竟然这么惹人怜,她还不知道她和洛尘已经有缘无分了吧,若是她醒来会不会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不对,或许她已经知道了,所以她不愿醒来,不想面对现实。是啊,现实中太多的丑陋和污秽,只是,若是她能给自己一个机会,他定会给她一片美好纯净的伊甸园!

  凌皓宇想着想着发了呆,突然感觉什么东西拽了下自己,反复确认才知道是筱陌的手指动了,他欣喜若狂地叫来了医生。

  “你是谁?我在哪?”

  李煜和乔乐潼、肖文也闻讯而来,只是刚到病房前就听到筱陌的这句话,三人都不知所以。

  “小潼,我为什么在医院啊?我生什么病了吗?”

  “哎?肖文?李煜?你们回国了啊?不会我快要死了吧?你们都来看我?”欧筱陌突然有点害怕。

  “不不不,你没事,别瞎想啦。”乔乐潼赶紧上前安慰。

  “医生,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但是又不像失忆,她朋友又都认识。”病房外凌皓宇焦急地问着医生。

  “这种情况,初步断定是选择性失忆,病人应该是受到强大的刺激,这个刺激对她来说一时难以接受,遗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记起的事情或者逃避的事情或人或物。她应该是把最近发生的事选择性地遗忘了。”医生有条理地解释道。

  这种只在电影或者小说中才出现的情况没想到还真让自己碰到了,欧筱陌,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凌皓宇无奈地笑了笑。好在她现在已经没事了。别的他也不奢求了,忘了也好,这样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一周后

  病房中乔乐潼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欧筱陌,“筱陌?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我应该记得什么?”筱陌疑惑地看着乔乐潼。

  “没,没啥啦,真是你遇到了个意外,然后...然后掉河里了,然后可能脑子进水了,哈哈...然后你就忘了。”乔乐潼在心里暗自庆幸,还好她忘了,不然得多伤心啊,不过也为自己的机智鼓掌,能想出这理由的,估计只有她了。想着想着突然脑门不知道被谁打了一下。

  “说谁脑子进水了?”欧筱陌拍了一下看似幸灾乐祸的乔乐潼。

  “哼!还能打人,看来你可以出院了。”

  “看你们俩有说有笑打打闹闹的,看来筱陌是真的恢复了。”肖文笑着说。

  “对了肖文,在国外这么多年,找女朋友了吗?”

  “筱陌?你怎么变八卦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对呀,以前也不会打我,哼,好疼呢。”乔乐潼装模作样地摸着头。

  “哈哈,你不是说我脑子进水了吗,可能变得比以前更睿智了,嘿嘿。”

  “你就别自恋了。”乔乐潼撇了撇嘴。

  “筱陌,听你声音感觉你恢复地不错啊。不愧是睡了一个月,养精蓄锐啊。”凌皓宇从门外缓缓走来。

  “你是谁呀?”

  “筱陌,他是凌皓宇,嗯...我们的学长。”乔乐潼说道。

  “哦...学长好。”欧筱陌恭敬地说道。

  “筱陌,叫我皓宇就好,我们是朋友啦,你以前也从不叫我学长的,这几天一直有事现在才有时间来看我,不要生气啦。”凌皓宇温柔地说道。

  “没有啦,原来我忘了这么多事啊,能说说我们怎么认识的吗?”

  “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你说嘛,好不好啦...”

  欧筱陌突然的撒娇让在场的三人一阵酥麻,乔乐潼心想,“这丫头真脑子进水了?她以前不这样啊。”

  不过凌皓宇突然看到欧筱陌小女人的一面,心中竟有一丝窃喜,就让她永远保持着这份快乐与天真吧。

  “我们啊,那会儿是在操场......”

  ............

  听说过这么一段话:过去的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而回来的也永远不会像过去那样了,清晨想到的第一个人和夜晚想到的最后一个人,不是让你幸福的人,就是让你痛苦的人,你我初识,一个年少,一个无知。

  每个人的青春,终逃不过一场爱情,在这里,有爱,有伤,有喜,有悲,却单单没有永恒。失去比得不到要可怕的多得多,因为它多一个过程叫曾经拥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