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八 海底取物

始终 徐花子 1421 2017-04-18 10:05:03

  在这条大虫体内,莫拖真像那神出鬼没的大神一样。明明看到他去了嘴巴的那个空间了,可当我跟随过来的时候,他人又不见了。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里,要说藏起来也不可能,谁让这里都是空空如也,没有遮挡物呢。除非是钻进那两个洞的其中一个去了。我在这两洞口来回的走着,不确定莫拖进了哪一个,自己也不敢随便进一个。谁知道那里面又有什么?然而没过多久,信号传来了。其中的一个洞里有了声音,我站在那个有声音的洞口前犹豫着。结果我还是爬了进去。

这个洞大概有三十多米长,大小一致。看着一点奇怪的地方都没有。一直到了尽头,才看到不可能的地方。

那是一个长出水草的地方,这条地道的尽头的墙上。那地上已经躺着几根了,那墙上还在不停的向外长着。就像一个制作面条的机器,一根一根的吐出面条来。

一条落地之后,紧接着是一个人头。湿漉漉的头发挡在前面,脸朝下,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漏着。我用手捂着嘴,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我还是失败了,在那个头抬起来后,看到那双死人般的眼睛之后,我慌了,惊叫着向后退去。

“你干嘛?”莫拖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急忙寻找着那跟救命的稻草。可四周还是空空如也,连个鬼影都没有。

“这里。”莫拖无奈的说道。

我不想承认莫拖的人头长在了墙上,可事实就是这样。这让我心里又增加了一些恐惧。

“你这是在干嘛?”我问道

“砍水草。”莫拖答。说完后头又缩了进去。

我在那墙上琢磨半天也看不明白,最后只好动手了。我用手在莫拖刚刚出来的地方轻轻一压,手就陷进去了。等我把手抽回来,那墙上一点变化也没有。难道这墙跟嘴巴里的那墙一样吗?

我又伸出手去抚摸着墙壁,从指尖传来的信息得知,这面墙看着是平平的,其实它是有皱褶的。这是以墙的中心为点,向四周散开去,越是接近中心,皱褶越是紧密,直至中心位置都是平的了。

我还在研究着这面墙,突然在中心位置的地方凸了起来,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墙而出一样。是的,真的有东西出来了。一条水草就这样慢慢的冒了出来。莫拖的头又在这水草落下之后出现了,他用力的呼吸着,看起来已经很疲惫了。

“外面是什么?”我赶快问道。

“大海。”莫拖恢复一点力气之后回答。

我觉得我又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这里是海底,在沉默号外不就是海吗?我只是没想到莫拖竟然能在海底来去自如。这应该也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为了探究这一点,我在莫拖缩进去之后,我先用手试着往里塞,结果是我的手摸到了水,在我的手掌都伸进去之后。我把手缩了回来,然后用头去撞那墙。那感觉就像是套一件口很小的毛衣一样,有点紧,可只要用力就能穿过去。

这外面的空间其实也是沉默号的一角,只是这个空间装满了水。大小几乎是里面长洞的一倍,长度有两米多长。围在四周的墙体也是透明的,不会发光,却被外面的光照亮了。这个空间有些呈锥子形,外面一点是尖的。尖尖的顶部开了个口,直径大约有二十厘米左右。水与水草就是从那个口进来的。

在这个空间外面是一片水草林,一跟跟高高大大的水草长得跟竹子似的。没有多少分枝,仅在顶端长了两三片叶子。它们的颜色是深绿色,绿的发黑的那种。

要把这些高大的水草弄到沉默号里可真是不容易,首先砍断就是一个大问题,再说空间还是有限的。只是这可难不倒莫拖,只见他右手拿着一把小水果刀,左手扶着水草,然后向水草有结的地方砍去。有结的地方是水草最脆的地方,所以很容易就砍断了。断掉的水草不是落下去,而是往上升,所以就要抓紧再用力拉回来。

我不明白莫拖为什么要砍这么多水草,难道就是为了装水。以前喝的水就是用这水草装的。看来莫拖这是要做一个大工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