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十三 被遗忘的人

始终 徐花子 2701 2017-04-23 14:55:27

  借着淡淡的月光,莫拖带着我走到了村子的尽头,在一处有灯光的门口停了下来。

这是一栋完好的房子,依然是白墙青瓦,依然是黑漆木门。只是里面微弱的光证明有人在这里住。到底是不是人我的心里面也在打鼓,特别是莫拖在门前犹豫的时候。我还真担心从里面蹦出一个不是东西的东西来。

看着莫拖轻轻的拍了几下大门,那声音不大,却一下也不落下的传到了心里去。不一会门咿呀的开了,走出来的是一个光头的男孩,他的头很大,年纪跟莫拖差不多,只是体积要比莫拖粗一点。光头男孩看了一会莫拖,才如恍然大悟的叫起来:“莫拖,你回来了。”他的声音里带着很重的鼻音,话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脑残的人。光头男孩紧紧拉着莫拖不放手,像是抓着一个小偷一样又紧张又兴奋。

“不要这么大声,把大家都惊醒了。”莫拖轻轻的说,怎么觉得是这么温柔,真想跑到他前面去看看他是什么表情。

“恩,我知道,你回来了,我是太高兴了,你知道吗?我们找了你好久了,娜娜姐和梓铭哥都说你已经不在了。我不相信,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听光头男孩说完,我觉得天都要亮了。不过,他这么一说我也算有些了解了。原来,这里是莫拖的家,原来他还是有家人的,所以到这个岛并不是偶然,而是计划好的。那么莫拖到底要干什么呢?我想答案很快就要揭晓了。

跟在光头男孩与莫拖的后面走进了他们的家,对于我,莫拖只是简单的用一句话介绍“她是我的朋友。”而后就没了,也没跟我介绍那光头男孩是他的什么人,也不说这里到底是不是他家,既然已经说我们是朋友了,难道这些都不应该说明一下吗?好吧!那我也只能自以为是了。

这屋子里的灯光昏沉沉的,四周也都很安静,穿过天井走进了大厅,看到了一个老头和一个妇人。光头男孩称他们为赵叔和郝姨,赵叔大概六十多岁了,很矮,应该只有一米五左右,有些胖,头顶上也已经秃了一半,额间也有了皱纹,特别是笑起来时,那皱纹更是爬满了整张脸,而且还落出了一口掉了几颗的黄牙。还好他不是很爱笑,只有在看到莫拖时笑了一下,然后就板起了一张脸,就好像是被生活逼得无路可走一样。郝姨要比赵叔年轻一点也要高一点,只是也有些胖,脸上身上都有很多肉,她的眼睛好像有些问题,看人或是看东西都是斜着看的,她倒是很爱笑,在我进来看到他们时她就一直咧着嘴,虽然她笑起来不是很好看,眼睛都快被肉给挡住了,可看到她的笑容总会让人放轻松了许多。

大厅里也没多少东西,只在两边靠墙壁的地方分别放了两张桌子和几张板凳外,就没其他摆设了。只是在大厅前方的墙的左角边上,被活生生的挖出了个门,门边上那些凹凸的砖头可以证明这个门以前是没有的。

我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轻轻的捶着发胀的双脚。赵叔和郝姨拿来了两碗白粥与四个馒头,虽然还是不觉得饿,可还是拿起了东西往嘴里塞,其实我只是想弄清楚这么多天不吃东西后再吃会有什么反应,结果是我想多了,一切都是正常的。

我在默默的吃着东西,莫拖也是静静的吃着,赵叔和郝姨也只是在静静的看着我们。这场面好像有些尴尬,好像莫拖都没跟他们说我是谁,而且我也没自我介绍。然后我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吃着他们的东西。

“我就说莫拖一定会回来的,我就知道莫拖一定会回来的。”这是光头男的声音,他从后门溜出去,应该就是去把莫拖回来的消息告诉其他人。

“谁跟你说莫拖回不来的。”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年纪应该也挺大的了。果然,听到声音之后,人也出现了。他们鱼贯而入,首先进来的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应该有五十多岁的男人,刚刚应该是他说的话。接着是一个中年妇女,然后是两个年轻一点的一男一女,在然后是更年轻的一女两男。他们看到莫拖都很开心,看到我却有些惊讶,面对他们惊讶的表情,我只好先自我介绍了。

“我叫莫小芊,在海边玩时不小心掉进了海里,被海浪给卷进了深海里,是莫拖救了我,所以才来了这里。”我有些底气不足的说着。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也是……”那个很年轻的男人还没说完,被旁边的女人撞了一下,也就闭嘴了。

莫拖还是一言不发的吃着东西,就好像这些人他都不认识一样,不是自己家吗?怎么会这么陌生?真搞不清他们的关系。我的自以为是现在也不管用了,毕竟他们这么多人,我哪知道谁是谁的谁啊!

就这样这个不怎么欢快的欢迎仪式也就很简短的结束了,我跟着后面进来的五个人走了,然后才知道这里的一切。

原来这里现在已经成了疯子寄住的地方,相当于是疯人院了。这些疯子也都是从不同的地方送来的,有的是自己从家里走失后被别人送来的,有的是被自己家里人送来的,原因都很简单,因为他们是疯子。在文明的社会里,疯子就像是一锅粥里的老鼠屎,人人嫌弃,厌恶,所以很多人都是望而远之,就好像他们中间出现一个疯子是一件多么耻辱的事一样。

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被送来这里的,因为他们都是疯子,都没有记忆,这个也就无知晓了。只是后来,被送来的人越来越多,慢慢的有些部门也注意到了他们,可又能怎么办呢?这些无依无靠的人注定是会被人遗弃的。无奈之下一些好心人只好请了几个人专门在岛上给他们做饭,保证他们不会被饿死,然后又收集了一些烂衣服烂棉被送来,好让他们不那么快被冻死。这个岛就这样成了名副其实的疯人院了。

袁铭,也就是那个年纪五十多岁的男人,一个为这些人提前退休的医生,他也是在无意中知道这些人的存在的。作为医生他觉得这些人就是病人,他不能放任这些病人不管。所以带着老伴离开了大城市,来到了这个疯人院,一待就是两年。这两年的时间还是有成就的。他不但把这一群人都集中在一起,还治好了一些人。那些好了的人有的回到了文明社会中去了,这些人也都还记得他们的家在哪里,有的人不记得了就留在了岛上。只是治好的远比送来的少,这里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或是中年人,可谓是应有尽有。

半年前袁铭教授意外的发现,在这些疯子当中有些人的情况很是奇怪,经过不断的研究,他发现了这些人脑中有东西,应该就是这东西才使人疯的。他很兴奋的想要把这些发现告诉其他人,好得到更多人对这些人的关注,特别是医学院的人。所以引来了以李静为首的医疗团队,他们分别是李静、周思杰、于娜娜、张栎、罗梓铭。这些人的关系又有些复杂,李静与周思杰是夫妻,张栎是李静的学生,于娜娜喜欢张栎,罗梓铭喜欢于娜娜,张栎与罗梓铭又是好朋友。唉,有时候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复杂,所以他们就只能凑到一起了。

在这里,除了这些医生和赵叔与郝姨是正常人外,其他的都是疯子。赵叔是专门给这些人做饭的,郝姨以前也是疯子,后来好了,因为不知道家在哪里,所以留了下来帮忙煮饭。光头男孩算是半个正常人,因为他的思维有时还是跟不上,他的智商比他的年纪要小的多。很意外的是,莫拖竟然也算上了疯子的行列中,原来他真的是个疯子啊。可他真的是疯子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