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十八 疯子的反应

始终 徐花子 3040 2017-05-03 19:56:31

  这一天我起得很早,太阳刚刚升起我就起来了。因为我不知道莫拖走的具体时间,所以只好一早起来去外面等着他。可是还有一个问题,我该怎么向娜姐说这一情况呢?这一走应该也要两天一夜,搞个突然消失,我想大家一定会着急的,可又不能跟他们说实话。唉,这问题真是纠结,不像莫拖能说走就走。最后我把注意算到了光头身上,等我走后再让光头告诉他们,说我跟莫拖出去了,可能要两天才回来,反正光头是相信莫拖是正常人的。关于回来后的问题,还是到时再说吧。想好了注意,就趁他们都忙的时候跑出了四合院,在外面等候莫拖的到来。

莫拖真是对这个岛了如指掌了,不管在树林里怎么走都不会迷路,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走错路,谁让我是路痴呢。反正只要跟着莫拖,终会走出这片丛林的。一路上,我们都在不停的赶路,除了吃东西时休息了几分钟,其他时间都在走着。虽然这一路我还是有很多问题想问,可为了保存体力,我也就忍住了。终于,在太阳下山前赶到了那天我们登陆的地方。

我在沙滩上休息着,一边还四处打量着这片沙滩,寻找那个庞然大物。可这四周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大石头或是比较大的东西。难道‘沉默号’被海水带回了海里不成,不然,在这个人际罕稀的地方,怎么会消失呢?我急急的跑到莫拖身边,紧张的向他说了我的发现。没想到莫拖还是那么平静,一点也不紧张的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呆。

“喂,‘沉默号’不见了你不紧张吗?”我大声的叫了起来,有些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模样。

“谁说它不见了。”莫拖过了良久才慢慢的开口。

“这里都没有看到啊。”我还是大声的叫着,还不停的在走动寻找着。

“这不是吗?”说着从身边随手捡起了一个石头,又像贝壳的东西,在我前面晃了晃。

我不敢相信的走上前去,盯着莫拖手上的东西半天,那东西大概也就像个西瓜那么大,长长的,扁扁的,也不是全扁,它有一边是扁的,有一边还是有些鼓,还真像个贝壳。

“这是‘沉默号’?”我还是不敢相信的问,‘沉默号’可是能下到海底的潜艇,就算它是有些特别,可也不至于特别到像现在这样吧。我知道它是一条大虫的尸体,不是说大虫吗?现在这么小,还能说得上大字吗?

“这就是‘沉默号’。”莫拖斩钉截铁的说。“我说过这是条大虫的尸体,风干后保留了下来,现在这个样子就是风干的样子。”

“不是吧。”我很是很难相信这是真的,毕竟‘沉默号’在海底时是那么大,现在却只有这么一点大,我实在无法想象它的吸水性到底强到一个怎样的变态程度,才能沉入海底。如果不是莫拖亲口说的,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世间万物,无奇不有,不能解释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这一次因为有我的帮忙,一次性的就把所有生命水都拿了回去,顺便把‘沉默号’也一起带走了。回来的路程也就更加辛苦了。还好一路上都有生命水在补充能量,我也不敢多喝,只有在实在累的受不了时,才小心的喝一小口。这些可都是救命良药,我可不能浪费在补充能量这方面。

回到了四合院也已经天黑了,给我们开门的还是光头,他看到我们回来,还是那么高兴,特别是看到我之后,我想这两天也真够为难他的,也不知道张栎他们相不相信他的话,我也还要准备一套说辞,好蒙混过去。但是目前还是先去给那些人喝生命水先,也不知道他们体内的虫子有没有好一点,这生命水对那虫子有没有作用呢?这还得时间来证明。

这一夜我没有回北屋睡觉,而是在莫拖那里将就了一晚,谁让我还没准备好如何解释这两天的失踪呢。莫拖的房间很小,里面只有一张简单的床,是在两张板凳上再铺几块木板,再在上面铺一层枯草,然后是一张破旧的毯子。床的旁边还有一张桌子,也是很旧的了,中间还有一条裂缝。桌子下是一张凳子,四只脚一块板的那种。就这样把房间占满了,多余的空间也只容的下一个人行走了。我这一晚就只有扒在桌子上过了,莫拖可不会把他的床让给我,谁让我有自己的床不回去睡呢。

大概是这两天的太劳累,睡眠也好了不少,就算是扒着,也能睡的天昏地暗。直到被一个声音吵的无法在睡了,才不得不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间看到了一张帅气的面孔,在仔细一看,竟然是张栎。看着这张近在眼前的脸,我吓了一跳,睡意也终于散去了。

“你干嘛?”我大叫道。“想吓死我啊。”

张栎不说话,还是一直看着我,好像我的脸上有东西一样。

“喂,喂,”我大力的推了一下他,这才让他回过了神。“一大早的,你梦游啊。”

“一大早?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睡觉?前两天你又去哪了?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接近莫拖?你和莫拖是什么关系?”张栎一开口就霹雳吧啦的问个不停,我突然好想在继续睡,在张栎没离开之前都不要醒来。面对张栎的质问,我一点一点的挪动身体,想趁他不注意时破门而出。可惜我这点小心思逃不过张栎的法眼。

“你想干什么去。”看到我有想跑的念头,张栎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臂,把我重重的按回凳子上,身体靠得更近了,一双犀利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很不安的挪动着身体,尽量与他保持一些距离,也尽量避开那双眼睛。

“你们干嘛?”娜姐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心也咯噔一下,我不知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因为我不知道她是来帮我解脱困境的,还是也像张栎一样来质问我的。不过有娜姐在,张栎也不敢向刚才那样威逼我了,他终于从我面前离开了一点,看样子很不高兴。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调情。”娜姐又一次开口,可是,不对啊娜姐,我们这是在调情吗?你可不要误会了,张栎他可是在严刑逼供啊。我一脸无辜的看看娜姐又看看张栎。

“娜姐,我们没有。”我跑到娜姐面前说。其实我是想等张栎解释的,可呢家伙半天也不出声,刚刚咄咄逼人的气势也不见了。

娜姐看了我一会,再狠狠的瞪着张栎。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这安静让我觉得难受。

“你们在干什么?静姐叫你呢张栎。”罗梓铭的出现,打破了这尴尬的场面。这时觉得罗梓铭才是最可爱的人。

张栎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从我身边掠了过去。娜姐也跟着过去了。

“怎么回事啊?今天。”我看着远去的两个背影嘀咕着。

“今天可是出了大事了。”一边的罗梓铭回了我的话,他竟然没有跟着娜姐离开。这也正好回答我的问题。

“今天怎么了?”我问。

“今天所有的疯子都在一直睡觉,连早饭都不起来吃,就连光头也在睡觉,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罗梓铭说,这个斯文人今天也难得落出一脸的疑惑。

“什么?都在睡觉?你们没有叫他们起来吗?”我好奇的问。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是生命水引起的反应吗?

“都叫不醒,刚开始还以为他们是不是中毒了,可经过反复检查确认,他们只是单纯的在睡觉。”罗梓铭认真的思考着问题,好像是要跟我讨论这个问题似的,可我怎么会懂这些呢。我看还是去问问莫拖吧。这小子一早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你有看到莫拖吗?”我问。罗梓铭听到我的问题后,停止了一会他的动作,证证的看了我一会才说:“他在西屋。”

我撇下罗梓铭跑向了西屋,这个地方平时是最热闹的,今天倒成了莫拖消遣的地方。他一个人坐在走廊的横栏上静静的发着呆,我走到他面前他也没察觉,应该是说他根本不想搭理我,所以才视而不见。我对他这态度已经是习以为常,直接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开口就问:“那些人怎么回事?是生命水起了作用了吗?”

“是。”莫拖淡淡的吐了个字。

“他们这个样子要持续多久?”我还在问。

“一天,明天开始,他们就会慢慢的好起来。”莫拖还是淡淡的说。只是我不明白他说的‘他们’是指谁?是人还是虫子?想来也都一样,他们不是早就成为一体了吗。

我又想到了我还在海底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一直在睡觉,当时就觉得奇怪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能睡了,现在想想,看来也都是生命水的作用。这灵丹妙药就是不一样,睡一觉病就好了,这还真是地球最杰出的发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