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二十 新成员的到来

始终 徐花子 1898 2017-05-08 17:19:48

  看来是被自己吓到了,晚上总是恶梦连连,到了第二天早上就起不来了。应该是没有睡好,脑袋里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喉咙也干的快冒火了,很不舒服可就是不想起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好心在往我嘴里灌水,当我尝到水的味道之后我确定了,是莫拖,他正在给我喝生命水。我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莫拖就坐在我床边。这应该是莫拖第一次来北屋,这里一般的疯子是不会进来的,我就想着他来这里干什么,还给我喝生命水,这不是又在浪费资源吗?

“你怎么在这里?”我张开嘴巴说话,喉咙里传来了一阵疼痛。看来我又生病了。

莫拖没说什么,看到我醒来之后就走了出去。看着他那瘦小的背影,竟然有些伤感,他很孤独。

北屋里只有娜姐在走廊上坐着发呆,我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都快中午了。

“娜姐。”我轻轻的叫了一声。

“小芊,你醒啦,感觉好些了没。”娜姐收回心神,过来扶着我坐下。

“没事,有这么多医生在这里我还会有什么事呢?”我笑着回答。“诶,罗梓铭他们呢?都快中午了,他们也该回来吃午饭了。怎么都没看到人。”我问。

“他们都出去了,去找人。”娜姐回答。

“谁呀,有人跑出去了吗?”

“你昨晚不是说看到鬼了吗?他们觉得应该是人,是被别人送来这里的疯子,所以他们就都出去找了。我留下来是为了照顾你,看你被吓成什么样了,烧成了这样。”娜姐说。手还在我的额头上摸了一下。

“昨天晚上真的有鬼……有人啊,我就说我有看到吧,你们都还不相信,最可恶的还是张栎,他明明也有看到却说没看到。”我气愤的说。看把我给吓的,都快卧床不起了。

“他也是怕你更加害怕才那样说的,再说,那个也不是鬼啊。”娜姐不满的说。对张栎也只有她了解了。

那些人也真是,送人过来为什么不直接送来这里呢?把他就这样丢在荒岛上,是想让他自生自灭吗?明明有人照顾这些人,还要做的这样绝情,真是浪费人力去寻找。

没有了张栎的监视,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去找莫拖了,这家伙知道我生病了还知道拿生命水来给我,看来比起某些人,这条虫子要比他们好得多了。

南屋里的人也都在慢慢苏醒,他们由原来的睡一天到半天,他们是醒了,可病还是没有好,只不过他们还是有了变化,他们变得很慵懒,除了吃饭,就只坐着发呆,要不就是躺着动也不动。这些人的反应可把袁教授他们给急坏了,他们反复的检查身体,核对数据,又在不断的研究新配方。他们都觉得这些变化一定是有原因的,可他们就是找不到问题所在。看着袁教授整天为这些人发愁着,头发都白了不少,人也显得老了许多。袁阿姨看着也心疼,可也不能帮什么忙。其实袁阿姨也不过是一家庭主妇而已,每天就是给这些医生们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她很多时候都会和赵叔郝姨照顾那些疯子。但她的身体不是很好,应该是一直都这样的,所以她和袁教授也就没有孩子。我觉得老天爷真是不公平,这么好的人为什么没有好结果呢?

莫拖在他那个小屋里躺着,看到了我也不动一下,还是望着屋顶发呆。

“这些生命水又能救得了多少人呢?”我拉来了凳子坐着,看着床底下的生命水说。莫拖还是没有回答,我们也就这样沉默的待着,很奇怪的是我竟然不觉得尴尬,两个人都在各自的心里世界徘徊着,互不打扰,这个时候谁还会去在意尴不尴尬呢?

下午的时候,院子里热闹了起来。张栎他们终于把那个‘鬼’请到了四合院。只是那‘鬼’好像不愿意待在这里,一个劲的想往外跑,还好有张栎他们几个人拉着,才把他拽进来。我好奇的过去打量着这个吓我生病的‘鬼’,还真是一副鬼样。大热天的还穿着一件大风衣,捂得严严实实的,看着都觉得热。个头还是蛮高大的,看着比张栎还结实一点。脸上很脏,血和泥土都粘在上面,黑乎乎。一双眼睛恐惧着看着这里的一切。奇怪的是昨晚我明明看到的是长发的,今天怎么变成短发了,而且好像还是一条条粘着的。要是昨晚看到的是短发的话,也许就不会生病了。

“他就是昨天晚上吓我的人?不是长头发吗?”我看着说。

“那些不是头发,是他带着头上的树枝。罗梓铭一边拽着那个人一边说。“这家伙还真会隐藏,用那些树枝把自己藏在树丛里,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发现。”

娜姐也走了过来,看到还在挣扎的疯子,毫不犹豫的就在他手臂上扎了一针,不一会,这人也就安静了。

这人会变成疯子,是因为他的脑袋受了巨大的打击,以至于有血块在大脑里,这才让他成了疯子。只是像这样的病随便在哪家医院都可以治好,为什么要把他丢来这里呢?真是个头疼的问题,既然他已经来了这里,这里的医生们也不会放任他不管,所以很快就给他做了手术,那是在莫拖住的那间小屋的旁边那间小屋做的。小屋很小,所以也就只有张栎,娜姐和罗梓铭在里面,李静和周思杰在门外,其他人也都散去了。看看为了找一个疯子,出动了所以正常的人,可以想象,当时莫拖的出走给这些人带了来多少的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