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二十一 突如其来的分别

始终 徐花子 2955 2017-05-08 17:23:14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这里的疯子刚进入了一个未知的状态,李静他们就接到了上级的命令,要他们离开这里去一个名叫福龙镇的地方。李静他们来这里治疗这些疯子,他们所属的医院本来就是不赞成的,第一他们又不是专业的,第二这些人都是被遗弃的,救和不救都不怎么要紧。第三呢,现在的医生是那么缺少,真正有技术的就更少,所以让这些几乎都是专家级别的医生来治疗这些疯子,不觉得有些大材小用了吗。面对医院里的疑问和不解,李静他们还是要来这里,为的就是袁教授所说的寄生虫。可他们来了几个月了,对这些人身体里的虫子还是毫无了解。长时间的研究依然没有结果,这让他们的上司更加不满。一边浪费了人力,一边也浪费了财力,人财两空,他们的上司自是不好说话了。正好,福龙镇正在发生一起怪事,镇上的人一夜之间得了怪病,见人就咬,一咬也就生了病。就这样生病的人越来越多,但,医生们又还没找到治疗了方法,一时间福龙镇成了所有人关注的地方,也聚集了很多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医生。李静他们医院就想着,既然李静他们喜欢研究那些怪病,那不如把他们调去支援福龙镇,跟一群疯子相比,还是福龙镇的人比较重要。在他们看来。

看着他们一个个的收拾东西,我的心还是有一些难过,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突然。我们也才相处了几天,就要分别了,还是很舍不得。

“小芊,你怎么不收拾你的东西?”娜姐看着我还在发呆,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啊?我也走吗?”我惊讶的问。

“你可以坐接我们的船到岸上,那样你不就可以回家了吗。”娜姐在我对面坐了下来说。

“我……”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很迷茫,我不知道我要不要离开这里。回家,多么美好的事,家里有父母兄弟,有玩伴朋友。可是,我还是犹豫了。我想看看这些人恢复正常时的样子,我想知道他们恢复正常后想去哪里?他们也是有父母兄弟,亲朋好友的,要是他们的家人看到他们平安的回去后会有什么表情呢?是后悔当初把他们抛弃,还是会装作不认识他们,然后还是让他们四处流浪呢?一群可怜的人,既然老天爷让你们大难不死,重获自由,那为什么不好好的珍惜这一次机会,做一次真正的自己呢。

“娜姐,我还是等过几天再走吧!几天之后就是送物资的日子了,我想到那时再走。”我说。

“难道你不想家吗?你的家人会很担心你的。”娜姐还在劝说我。

“也许他们已经以为我死了,再说,我现在还是好好的,回家是迟早的事。”我下定决心的说。

“这里除了那些疯子,还有什么好的,你喜欢这里什么呢?”娜姐不明白的问。

“就是因为这些疯子,让我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也是因为他们我才会来到这里,他们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说完走了出去,留下了一脸茫然的娜姐。

那个鬼人昨天晚上做了手术,今天早上就醒了,袁教授正在给他检查着。

“袁叔,他怎么样了?”我探头探脑的在门外看着。

“很好,恢复的很好。诶,你怎么在这里,你不应该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吗?”袁教授看到我也是吃了一惊。

“我还不想走,想在这里多陪你几天啊。”我笑着回答。

“不想走?为什么?”袁教授慢慢的走出了房间问。

“袁叔,你是不喜欢我留下来吗?”我装得可怜的样子说。

“可是你还要回家啊,这里不是你长待的地方。”袁叔说。

“我也没说要长住啊,等到送物资的人来,我就跟他们走了,到时你要留我都留不下。”面对这个慈祥长者,我不仅不害怕,还会觉得比较亲切。

“你们年轻的人想法啊,真是奇怪,随你吧,反正这里呢你想住多久都可以,只要你不觉得烦就是了”袁叔说完笑了笑走了,现在这里就只有他一个医生了,面对这么多病人,他怎么忙得过来?

“咳咳……”一阵咳声响起。那个鬼人也醒了过来。我蹑手蹑脚的靠了过去。这人的脸已经洗干净了,想不到还是挺好看的一个人,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只不过头发没了,换来的是一层层的纱布。那人看到了我,想说话又说不出来,我跑了出去端了一碗水过来,全灌进了那人的嘴里。这也只不过是水而已,不需要心疼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那人喝了水之后,也能说话了。

“这里是个荒岛,我是这里的居民。”我说。

那个人一直盯着我看,我不知道他这样看到底能看出什么来。

“既然是荒岛,又怎么会有居民?”他冷冷的说,眼神也变的犀利了起来。

“也是,其实这里已经改成一个疯人院了,原因等你好一点后再说吧!”我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家伙,要不是他,我能吓的生病吗?装神弄鬼的,真是不可饶恕。我说完后就要退出了房间,正好,袁姨过来了。

“小芊,你还在这里?你不打算走了吗?”袁姨走过来问,她手里端着一碗粥,应该是给那个人喝的。

“我还不想走呢,袁姨你是来照顾那个人的吗?”说着手往屋里指了指。“总觉得那个人怪怪的。”我靠近袁姨的耳朵说。

“我看你才怪怪的呢,为什么不想回家?”袁姨板着脸问道。

“诶呀,袁姨我要去送娜姐他们了,这个以后再说啊。”说完一溜烟跑开了。

我很想去找莫拖,我想知道他知道我要走了会有什么反应,可事实证明他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他,不仅没有来向我道别,还找不到他人。再怎么说我们也算的上是朋友了,有他这样对待朋友的吗?看来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莫拖是什么人?他本来就不是人,又怎么能和人相提并论呢。他只有他的时界,一个孤独的世界。

说真的,我也不想去送行,这样的场面很伤感。而且我也受不了他们一个个的追问我原因,所以也只好躲了起来,朋友们请原谅我怎么做。我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今晚又要给那些疯子喝生命水了,这是最后一次,喝了这次,他们的病就要好了。很期待结果吧,反正我是很期待的。又是在夜里,可这一次我不需要偷偷摸摸的了,娜姐他们走了,袁教授他们又休息的早,所以我大可放心的进出北屋了。南屋的那些人本来也都已经睡下了,听到外面有动静也都起来了。他们一个个用贪婪的眼光看着我们,特别是看到那装水的碗之后,更是有些按耐不住的想过来抢。

“他们这是怎么了?”面对这一个个贪婪的人,我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

“他们都跟你一样,闻到了生命水的味道就想喝。”莫拖很从容地走进去说。

“我有吗?”我假装不明白的问。也跟着走了进去。莫拖没有回答,而是开始给那些人喝水了起来。今天光头没有来,他是太伤心了,正躲在一个角落里哭呢。不过这些人也没有乱,所以还是很顺利的做完了这些事。看着空空的水筒,再看看这些人,希望真如莫拖说的那样,他们会好起来。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差点把手里的碗给摔了。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鬼人,他什么时候来的?他怎么走得到这里呢?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不客气的问,这个人三天两头的吓我,真以为我是吓大的吗。

“我睡不着,随便走走。”那人回答。眼睛一直看着我和莫拖。“你们又在做什么?”那人继续追问。

“在给这些人吃东西啊,没看到吗?”我晃了晃手里的碗说道。还好也都喝完了,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起身就往外走去。

“你也早点回去吧,别再到处瞎走,这里晚上可是会闹鬼的。”我路过那个人时说。那人不懈的看了我一眼,也跟着我们走了出去。

星空还是那么美丽,院子里也依然有昆虫在高歌,我独自一人走回了北屋。突然还有些想娜姐他们了,他们还在的话,我会很小声的开门,以至于不被他们发现我出去,又或许,张栎会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横栏上,用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看着我。使我像做贼般的跑回房间。然后就是娜姐的一连串问题,直到夜深了才能睡去。可是现在北屋里静悄悄的,我也只能静悄悄的走回了静悄悄的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