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二十五 前往福龙镇

始终 徐花子 2179 2017-05-13 21:18:09

  前往福龙镇几乎花完我所有的钱,在买了两张汽车票之后,也就只剩下几张一块钱的纸币了。也不知道到了那里能不能顺利的找到娜姐他们。

我们坐了一天一夜的车,车在绕过了十八弯的山路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来到了距离福龙镇还有半天车程的县城。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来这里的目的也都是为了帮助福龙镇走出困境。他们有的是以个人的名义来的,有的则是代表一个集体,他们在这里探知最新的消息,要是缺物他们就告诉其他没来这里的人,而那些人就会准备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要是缺钱就筹钱。反正就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我也从这些人的口中得到了一些关于福龙镇的消息。

现在的福龙镇戒备森严,很少让人进出,小镇已经被官兵围的水泄不通了,只单留一个出口。想要进去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别说出来,我想要出来那也得到病毒没有了之后吧。现在里面的病情虽然得到了控制,可医生们还是不知道病毒的来源,他们刚开始以为是人传染人,有的认为是环境导致的,有的还在里面的家畜身上也发现了病毒。不管结果如何,现在的福龙镇上空正漂浮着一层死亡的气息。在里面生活的人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都从外面运进去,然后,还要进行层层的消毒才能使用。

面对这么复杂的病毒,我产生了退缩的念头。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可不想在还没见到家人就又挂掉了。再说了,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进入福龙镇呢,更别说去救人了,谁会相信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呢?

“小姑娘,你也是从外地来的吗?”一个大叔走到我的身边问,看他的样子应该有五十多岁了,脸上有很多有些花白的胡子,身材挺高大的。

“是啊,大叔您也是吗?”我友好的回应着。这是我来到这个县城的第一个晚上,我和莫拖就坐在这县城的广场上度过了。这广场很热闹,不是因为跳广场舞,而是很多外地的人都在这里,他们有的搭起了帐篷,有的就只是铺着一张席子,像我和莫拖这样的,就只能席地而坐了。这个广场也就成了外来人员的暂时落脚点了。

“我是从东北过来的,我的儿子就在福龙镇里,他是医生,所以,他要前往最前线。我不能帮他做什么,也只能在和他最近的地方给他加油了。”大叔说。

“您是一个人来的吗?”我又问。

“是的。”大叔回答。

“现在这里怎么乱,您一个人在这里,您就不怕您儿子担心吗?从而影响他的工作吗?”我说。我这个人有时说话就是这么不经过大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从不考虑听的人的感受。

“我没有告诉他我来了这,我只是想在同一个战地上,默默地和他作战着,我相信我的儿子肯定是最出色的那一个。”大叔说着,“你也是一个人来的吗?”他问。

“我不是一个人,我和我弟弟来的。”说着还向他指了指旁边的莫拖。莫拖已经以地为床,以天为被的躺着,闭上了眼睛了。“我们是来找我们的朋友的,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我说。

“你们的朋友也在福龙镇里?他们也是医生吗?”大叔问。他也已经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是的,他们刚来这里没几天。”我说。

“现在这里就是缺少医生,对了,你也是医生吗?”大叔问。

“不是。”我答。他听到我的回答后有些失落。“大叔,您知不知道怎样才能进到福龙镇里吗?”我问。

“你想进去?”大叔惊讶的看着我。“现在那里已经被隔离了,想要进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许,你可以先找到你的朋友,有他们担保,我想还是有些希望的。不过,你们又不是医生,我想你的朋友应该也不会冒险让你们进去。”大叔说。

“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不过还是先找到他们再说,大叔,您知道怎么去那里吗?县城都没有去那里的车了。”我问。

“这里每天都会有人去那里,到时你们就蹭他们的车去就可以了。”大叔回答。

这一夜我跟那大叔聊了很多,他说他的感人事迹,我在一旁听的入迷,我也向他说了有关荒岛上的疯子,(当然没有告诉他治好的原因)他听了之后虽然疑惑,可也称奇。我知道他姓赵,是一名军人,他很勇敢,也很聪明。他很爱他的儿子,可也不会因此而溺爱他。他说大丈夫因以国家大事为重,不要整天只安于在自己的安乐窝里,应该要去做一些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一个公民该做的事,就算是牺牲了,那也是光荣的。我没有他那些宏大的理想和报复,可我也不想独善其身,把别人置之度外。既然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去帮助其他人呢?歌词里不是说吗,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一个美好的人间。所以,我决定要好好的去利用莫拖背上的生命水,在不出买他的情况下,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救的一个算一个不是吗。

第二天早上,在赵大叔的帮忙下,我喝莫拖坐上了去福龙镇的小车。在行驶了四个多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福龙镇的暂时关卡前。关卡就设在县城与小镇相通的马路上,关卡前还站着两排士兵,他们身上都全副武装着,分别站在马路的两边,拦截上前的行人和车辆。再在前面聚集了很多人,他们已经在路的两边搭起了帐篷,支起火堆,看来他们在这里也不是一两天了。上前询问才知道,原来,他们是这个小镇上外出打工的居民,得知家乡的消息后纷纷赶了回来,只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家人能平安无事。只是,小镇已经与外隔绝,所以,这些人就只能在这里等着,都不愿离去。这里面还有很多记者,他们都是想得到最新的新闻,可无论他们怎么望眼欲穿也得不到一点消息,因为,小镇已经被铁皮墙围了起来,在他们面前除了那道蓝色的铁皮墙外,就是那些相隔不远的岗哨。除非他们爬到小镇附近的山上,从上往下看,或许还能观察到一二。但,我想,那些山也不会是你想爬就能爬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