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二十九 莫拖的发现

始终 徐花子 2012 2017-05-20 23:03:02

  我胆战心惊的回到了住处,瘫坐在床上,回想着刚刚的那一幕。

“那些人是怎么了?”我问。

“不知道,以前没有过这样的情况,这些人只要给他们吃饱了,就会安静的待着的。”张栎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动着。我想他应该是想去看看,可又不想放弃监视我和莫拖,要是带我们一起去,又怕有什么危险。所以才急得一直转。

“难道是他们饿了?”我说。

“不会,他们一般都会到天黑了才会饿。我们也是在那时给他们送吃的。”张栎还在不停的走着。

“难道是有什么比血的东西更诱惑他们?”张栎驻足思考着说。

“比血还吸引他们,那是什么东西?”我问。

“这个我现在也不知道。”张栎又懊恼的走了起来。

莫拖一直做在椅子上,他突站了起来,走到了我面前,然后两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脸慢慢的靠近了我的脸,他的眼睛还一直盯着我看,眼看着鼻子就要碰到了。我想往后退缩,可他的双手按住了我,我想扭开头,可他的手又按住了我的动作,就这样我们连脸对脸的贴在一起,两人彼此之间的呼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我的心瞬间狂跳了起来。

“你们这是演的是哪一出啊?”张栎的声音这时响了起来。

莫拖没有理会张栎,还依旧保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的,过了一会他才离开。我还是傻傻的坐着。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张栎又问了起来。

听到了他的声音,我才从恍惚中醒过来。刚刚那是怎么了?莫拖这是要干嘛?我也在心里自问。

“你们谁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张栎已经不耐烦了,声音也提高了许多。

“那些病人身上长有东西。”莫拖缓缓的开口了,这是第一次在张栎面前说话,“那些病人的身上长着一个包,很像被蚊子咬的一样,就是那个包把毒带到了人的体内。”

“什么意思?”张栎看着他问。对莫拖的突然说话他还是有些惊讶。

“那些你们找不出病因的人,毒源就长在他们身上。”莫拖也避开张栎的视线说。

“你是说他们身上长了个包,那个包就是毒源。”张栎说。

“是的,只要把这个包切除,他们的病也就会有好转了。不过,那个切下来的东西一定要及时处理,不让它再接触到人,不然,它还会重生的。”莫拖说。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张栎问。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我的话,反正明天我们就会离开的。”莫拖说。

可他说明天我们就会离开是什么意思?

“我们为什么要离开?”这时还没等张栎开口,我就先问了起来。

“这里很危险,我们不能待在这里。”莫拖看着我说。

“除了那些‘僵尸’外,这里还会有什么危险呢?”我又问。

“就是有他们在,你才会危险。”莫拖说。

“有他们在我就会有危险,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对所有的人不都是一样吗?”我问。

“反正不管怎么样,明天一定要离开这里。”莫拖说。

“等等,你应该把话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张栎插了进来问。

莫拖没有回答他,

“你还是先去看看那些病人是不是跟他说的一样。”我对他说道。

“你相信他?”张栎问了这个问题后才发现他问了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他拿出了手机打给了罗梓铭,在他们的一来一回的对话中猜到他在向罗梓铭求证,之后他挂了电话,眼神在我和莫拖之间打量着,一句话也没说。

这天夜里,天气起了变化,乌云把天空压的死死的,大风也吹了起来。让这个本来就寂静的小镇又增添了一些恐怖色彩。我坐在床上看着窗户外面,那风吹得很多东西噼啪响,那昏暗的路灯乌云的施压下显得那么的渺小。夜更黑了。

莫拖给我倒了杯水,我接了过来。经过了下午的那一次亲密接触后,我见到他总觉得有些不自在。我把水杯端到了嘴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这是生命水,我把水杯放了下来,看着莫拖说我不渴,示意他把水放回去。我现在又没生病,为什么要给我喝生命水啊。张栎伸手就要夺了过去,被我挡住了。

“你不喝给我喝呗。”他看似心情不错,至少不会在房间里晃来晃去了。

“我不喝也不给你喝。”我把杯子藏在怀里说。

“小气。”张栎看到抢不到杯子,也就走开了。

“把它喝了。”莫拖开了口。

“我说了我不渴。”我对他说。有些生气他的无理,每次都是这样莫名其妙的。

“你知道它不光能够解渴。”莫拖说。

不光能够解渴,这我知道啊,就是因为知道才不喝的呀。我心想着。可他还是要我喝,难道我的身体还有什么毛病不成。

“为什么让我喝。”我问。

“不为什么。”莫拖答。

“你不说,那我不喝。”我也较起劲来。

“不就是喝一杯水吗?你们两至于吗?唉,算了,还是给我喝吧。”张栎说道。还向我伸出了手来。

“不给。”我说。

张栎这时起了疑心,他说:“这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我反问。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心虚的。

“既然这样,那就给我喝吧。”他说着就真的要过来抢了。

我一急就连忙把水都喝完了,还得意的把空杯子在他面前晃着。

“你看还有有什么问题?”我说。

张栎没有抢到,很郁闷的又坐回位置上。我这才生气,又让我浪费了一杯生命水。

外面已经是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了。这样的夜注定难眠。李静他们这一夜也都没回来,看来是张栎的那一通电话惹的祸,这也说明了莫拖说的没有错,那些人的毒源就是那个不起眼的包。我想娜姐一定在不停的在骂张栎了,因为张栎这一整晚都在打喷嚏,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感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