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三十 隐藏在美丽背后的秘密

始终 徐花子 5546 2017-05-22 14:06:39

  第二天早上,太阳缓缓的升了起来,把整片大地照得透亮,这是想让人好好看看风雨过后的结果吗?这一片狼藉之地。树枝树叶被吹掉了好多,它们都被水冲到了一起,好阻止水的流通。那些长在树上的,经过了风雨的摧残,也都垂头丧气着。路上也是湿漉漉的,低洼处还装着许多的水。天空竟还飘着一些白色的东西,毛绒绒的。在我刚刚看到这些东西时,还以为是下雪了。可这才进入秋天啊,这就下起雪来了,难道是谁的冤情又一次感动了上天?我伸出手接了一些那东西,仔细一看,原来这都是一些蒲公英。我想应该是蒲公英,可又不太像,反正是它的同类。

“哪里飞来了这么多这些东西啊?”张栎也已经起来,看到漫天飞舞的东西也感到好奇。

“出去看看。”我建议道。

大街还是空无一人,就连巡逻车也很少看到。我和张栎正在这个飘着雪花的街上走着,寻找着这些雪花的来源。微风轻轻的吹着,这些雪花也轻轻的飘着,随着风向看去,山上也是雪白一片,那些不是雪,那是一种树开的花,白色的花,一簇一簇连在一起,就把山都染成了白色。

“太漂亮了。”我惊叹道。

“看来这些东西就是那些树开的花,你看好像蒲公英啊。”张栎把手掌打开,就有一些落了下来。

在我们还沉浸在这美丽的画面中时,莫拖跑了过来,拉起我们的手就跑了起来。很快我们就回到了屋里,莫拖还不停的拍打着身上的衣服,还一边叫我们跟着做。我们也莫名其妙的跟着做着,直到确定身上没有那些花时,才停止了动作。

“怎么了?”我首先问了起来。

“这些东西有毒。”莫拖说。很简短的一句话,却把我和张栎惊的合不起嘴。

“你们不是一直找不到毒源吗?就在这里。”莫拖说。然后看到他拿起一张纸放到外面,不一会就接到了一些花。莫拖就在这些花中仔细的寻找着,然后用筷子夹起一朵放在一边。让我们仔细看看,这朵花与其他的有什么不同,这些花都很小,大概也就手指头那样大,还是毛毛的,很难看出它们有什么不同。我和张栎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莫拖就说:“你们看,这朵是不是红色的。”说完他把那一朵花往其他的花靠近一点。我们这时才看到。

“还真是不一样的。”我说。

“可这有什么问题吗?”张栎问。

莫拖没有回答,而是找了个杯子,把那朵花放了进去,然后他把手指割破了一点,把血滴在那朵花上,那朵花竟然把血都吸了进去。吸血时,那朵花显得更红了,更加容易分辨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张栎盯着花问。

“这是一种吸血植物的种子,如果它落到人的身上,碰到皮肤的话,它就会长在皮肤上,这就是那些病人为什么会长包的原因。”莫拖解释着。

“吸血植物,世上有这样的植物吗?”我问。

“这是变异的植物。”莫拖答。

“真是这样吗?那……”张栎看着外面还在漫天飞舞的花忧心忡忡。

我也赶紧再拍一下衣服,要是不小心落下了一朵,那可就完。

“我们得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不然后果就惨了。”张栎说。他赶紧又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罗梓铭的电话,简单快速的说明了一切。他挂了之后,又继续拨通另一个电话,那是吴队的,显然,吴队要比罗梓铭难理解张栎的话,可至少他还照张栎说的去做了。

目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把这些开花的树砍了。可这漫山遍野的,再快也要一两天的时间,时间越长,对这里的人就越危险。还好这小镇附近没有村子,不然,病毒又要大面积爆发了。

张栎很快叫人找来了防护服,那是一件从脚到头包在一起的衣服,脸的部位是没有遮挡的,所以还要配上面罩。张栎说在这些传染病的地方,这些衣服是早就有准备的。莫拖也不再提起要走的话题,穿上了衣服出去了。我只能待在屋里,这是莫拖答应的留下的唯一要求。他为什么要这么维护我,难道他是真的喜欢上我了吗?张栎这时也只是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们两,不问任何的问题。

莫拖说这些树并不是所有的都有毒,从飘来的花看,有大部分花还是没有毒的,所以想要尽快的除去那些毒树,那就要从这满山的树林中找到那些带毒的树。可这怎么看得出来哪棵是带毒的呢?要看花吗?这确实也可以,不过,这花可是开在树的顶端,这些树也都是有些年头的了,高度还是让人难以攀爬的。如果要每一棵都爬上去看,那还不如直接砍了快。莫拖说,既然这树的花是吸血的,那这树应该也是吸血的,那么它们的树汁也就应该是红色的,所以只要把树干划开一道口子,看看是不是流红色的汁液,这样就可以方便快速的分辨出哪些是带毒的了。于是,寻找病毒树的行动开始了。

我想,现在外面的情况一定糟糕透了吧。昨晚一夜的暴风雨,肯定会带来很多的病毒花,就算那时人们都在屋里面,可到了今天早上呢,这漫天的花絮一定会引来很多人观看的,要不然也会让他们暴露在这花雨当中,要是他们知道了这些花有毒,那又会带来多少的恐慌和病人呢?还有小镇外面不是还住着许多从外地赶来的人吗?这花应该也会随风飘到那里去,那些人不也会有危险吗?看来他们也都要隔离检查了。对了,还有那些站岗的士兵,他们也在风雨中度过了一夜,那么他们会不会也有染上病毒的可能呢?现在镇上一边要维护安抚好学校和礼堂里的人,一边还要去寻找病毒树,还要到小镇外安抚和隔离那些人,如果士兵也有人中毒的话,那就更缺人去处理那些事了。可偏偏在这需要的人时候,我只能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待着屋里,过着一个人安逸的生活。

直到下午,李静,周思杰,于娜娜,罗梓铭才回到了住处。他们已经工作了一天一夜了。我忍不住的跑去找他们。他们看到我时都大吃一惊,我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说是我死皮赖脸的要张栎带我进来的,还说了是莫拖发现这些毒花的事。他们这才不再怪我一意孤行来这里。我去找他们一来是想知道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二来是想借他们的防护服。娜姐说外面经过了一个上午的整顿,情况好了一点。不过这次还是有很多人中了毒,医院都已经住不下了,只好在医院的大门口前用帐篷搭起了临时的医院。还有,很快也就会有人来这里帮忙,不仅有医生,还有官兵,最快天黑前赶到。

我拿起了防护服穿了起来,李静他们根本不知道莫拖不让我出去的事,我只说那时已经没衣服了,所以我只能待在这里,现在又这么缺人,我虽然不懂医术,可我至少还能去帮忙找病毒树啊。对于这个危害,尽早解决就早一点安全。所以李静他们也不阻止我出去,只是,周思杰和罗梓铭跟了上来。他们不放心我一个人出去,也想着尽早找到病毒树,所以他们不管有多疲惫,还是坚持着跟我出去。

我们三个人走去了小镇的南边。

“小芊,你们是怎么发现这些花有问题的?”路上罗梓铭问。“还有你们又是怎么知道那些病人的身上长有东西?你们不是刚来一天吗?”

“这些都是莫拖发现的。”我回答。

“莫拖,他……不是疯子?”周思杰像在自言自语的说,“他是什么人?在岛上的时候他不是个疯子吗?”他问。

“他重来都不是疯子,甚至可以说他是医生。”我说。我们都是从头到脚包了起来,所以每个人的表情也都看不到。

“他是医生?这到新奇了,难不成岛上的疯子也是他治好的?”周思杰继续问。

“他到底是什么人,我也不清楚,反正他也不会说。”我说。莫拖的沉默是众所周知的,我说我不知道他们也能理解。

我们走到了那关‘僵尸’的院子时,发现院子里的那棵树也开满了白花,那白色的花就开在树的顶端,下面是绿色的叶子衬托着。花絮还在不停飘散着,在带着手套的手掌上停留了一些,这些大部分都是带红色的,看来这附近是有一棵变异的树了。我们都把目光注视在那院子里的那一棵,可是该怎么进去呢?院子的周围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岗哨了,因为人员不足,就暂时从这里抽掉了一部分的人。只留下门口的那两排人,围墙上也就站着三四个人了。现在是下午四点左右,那些‘僵尸’也都在酒足饭饱当中,他们大部分也都躲进了屋子里。

“如果现在进去,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周思杰说。

“可是,这样还是挺危险的,如果惹怒了他们就不好办了。”罗梓铭说。

“我们只要以最快的速度在那棵树上划一刀,就能确认它是不是我们找的病毒树了,时间这么短,应该不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周思杰说,看来他是有把握进去的。罗梓铭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里面的人可不是什么善类。

“可是,周大哥,你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我看就让我进去吧。”我大胆的提议着。在我们当中也就我的体力还充沛,他们虽然都是男人,可都已经一天一夜没休息了,精神上还是有些恍惚的。我们讨论了半天,结果还是决定让我进去。其实我们也可以选择让那些士兵去的,他们都是练过的人,身手敏捷自然不在话下,可就是因为他们有过特殊的训练,所以他们身上都有一种与别人不一样的气息,这气息又很容易引起那些‘僵尸’注意,他们就成了最容易吸引‘僵尸’的人,怎么能让他们去呢?所以,这个光荣的任务最终还是落到了我的头上。

铁门慢慢的打开了,门的沉重发出了沉闷的响声,我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蹑手蹑脚的踏进了‘僵尸’的领地,为了防止‘僵尸’称不备逃出来。所以,在我进去之后,那铁门又重新关了起来。其实,我也还是挺害怕的,手里紧紧的我住一把刀慢慢的向树走去,看着就是几十米远的距离,我却走得很漫长。院子里的那些‘僵尸’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我鼓起勇气大步的向前走去,树底下倒是没有花絮在飞,应该都是被风走了。这树真的很大,如果像我这样的也要两个人才能把它环抱住,树的皮也很厚,我拿的刀也就是平时用的水果刀,我真的很后悔没接过那个士兵的刀,看着都差不多大小,可人家的是军用品,比起这水果刀不知强多少倍。现在,我也只能默默的在那棵树上磨着,还好这样的动作不是很大,也就引起不了那些‘僵尸’的注意。最后,在刀子没入树皮里的时候,真的就从里面流出了鲜红的液体,我这时是又高兴又紧张又害怕……总之就是五味杂陈。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向周思杰他们打了个手势,告诉他们这是变异的树。然后,我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试管,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装了一些液体。这是周思杰交代的,他说他要拿一些病毒回去好好研究研究。我把试管接满了之后,又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穿着这防护服一点都不舒服,它又不透气,在这闷热的天气里穿着这身衣服做着这么刺激的事,汗水早已汗湿了衣服,脸上也痒痒的,实在难受。我看着这树底下也没花絮,就把面罩摘了下来,好让衣服透透气,也随便深呼吸了几下。没有了面罩的阻碍,整个人瞬间也舒服了许多,紧张的心情也舒缓了许多。就在带上面罩想要返回的时候,院子里有了异动,那些‘僵尸’缓缓的走了出来,他们的动作刚开始时还是很缓慢和笨拙的,不一会的功夫,他们就灵活了起来,速度当然也快了,他们都在朝我的方向走来。我开始还没注意到,直到听到外面罗梓铭的喊声,我才发现情况不对,当我想跑的时候,那些‘僵尸’也都跑了起来,而且,速度还在加快。我发现这院子里的这几十米的长度,是我这一生走的最长的路。我还没走到门口,那些‘僵尸’就扑了过来。然后,那个向我扑来的‘僵尸’飞向了一边,倒在了地上。我也在一个酿跄之下,摔在了地上。这一跤可把我摔得头昏眼花的,等我反应过来时,站在门外的士兵也都冲了进来。现场也一片混乱,我被人拉了起来,回头一看是吴队,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还没等我想明白,我又被他猛的拉了一下,整个人向他背后扑去。在等我回过神时,一个‘僵尸’又向我扑了过来,他的速度很快,手直逼着我的头部,我也很快的把头向后仰了去,可还躲避不了被袭击的命运,面罩生生的被打了下来。还是吴队反应快,又把我往他身后拉了过去,还不忘给那个‘僵尸’补上一脚,直接打飞了出去。我这时才看清现在的场面,几十个‘僵尸’都躁动了起来,和十几个士兵搏斗着,这些‘僵尸’不但力气大,速度快,而且被打了还像没事的一样,这可苦了这些士兵了。我一边喘着气一边跟着吴队慢慢的向门口靠近,可是,我们才走了几步,就被挡了去路。很多‘僵尸’都在向我们走来,很快的就把我和吴队给包围了。看来是跑不了了,我想。吴队这时大喊了一声:“射击手准备射击。”然后只听到‘嘣’的一声,一个‘僵尸’身上就着了火,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随着火光不断的升起,这些‘僵尸’也彻底的进入了疯狂状态。他们开始胡乱的厮打了起来,不仅打还咬人,很快我和吴队就被逼到了大树底下,吴队也被打得到处都是伤,脚也被打折了。可他还是一直护着我,在这疯狂的打击中,我也没有受伤,迎面而来的拳头都落在了吴队身上。‘僵尸’在射击中一个一个的燃起了火花,可是他们大部分都朝我们走来,他们慢慢的靠近着,从他们那空洞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们的目标好像是我,吴队好像也看出了这一点,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搏斗了。面对着直逼而来的危险,我反而冷静了,要是一定要牺牲一个人来救另一个人,我想我应该是牺牲的那一个。看着眼前不断减少的‘僵尸’又在不断的靠近我们,在还只剩下四个‘僵尸’的时候,这四个‘僵尸’也都到了我们跟前,他们毫不犹豫的向我们扑了过来,我也用尽力气的把吴队推了出去,在这空隙间‘僵尸’又少了一个,而剩下的三个全都扑在了我的身上,两个分别抓着我的两只手,一个从身后抱住我的头,然后齐刷刷的咬了下去。我无力反抗,只能看着体内的血以最快的速度流失着,枪声还在响,抓住我左手的‘僵尸’着了火,放开了我向旁边倒了下去,接着是右手边的,也倒了下去,在最后就是身后的那个,他咬破了我的脖子,在动脉处吸着血,我还能听到那‘吱吱吱’的响声,那是因为我体内的血已经被吸干了。我已经没有了感觉,我不知道那个‘僵尸’是怎么倒下的,我只看到一片火光在我眼前一闪,接着就倒在了吴队的怀里,我看到他那帅气的脸被打得肿了起来,一时间竟想笑了起来,多可惜的一张帅脸,现在成了猪头了。可我也只能扯动着一下嘴角,不能笑出声来。我感觉到很累,前所未有的累,连撑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恍惚间听到了莫拖的身音,我用尽力气的睁开眼晴,果然是他,我也已经躺在他的怀里,他正在紧张的痛苦的看着我。我很高兴我还能看到他这么复杂的表情,终于不在是扳着一张脸了。这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了,我想伸手去摸一下,可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只能遗憾的闭上了眼睛,一切也都变得黑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