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三十一 变异植物

始终 徐花子 2539 2017-05-24 19:10:27

  在地球这个生物众多的大家庭里,每天都会有新的物种长成,每天也会有生物在慢慢地改变。一切生物的改变都是取决这生物周围的环境,变异和进化就是这些改变的过程。

变异不是进化,进化是向着更适应环境的方向发展,而变异是不定向的,可能会适应环境,也可能不会,而不适应的改变就成了脱离原本发展的趋势,变成了另一种与本物有些类似的新物种,这就是生物变异的结果。

在福龙镇上的变异树,看着跟其他的树一样,长着绿色的叶子,粗壮的枝干,开着同样的花。其实,它体内的基因早已发生了改变。这都是源于它附近的环境发生了变化。

原来关‘僵尸’的那个院子,以前是一个屠宰场。历史应该是相当悠久了,也就是最近一两年才关的门。听小镇上的人说,那里面宰杀的动物不计其数,那些动物的血有的被接收了回去,有的就由它四处流洒着。因为院中有棵大树,这树干又正好可以挂那些宰杀好的肉,所以,很多时候为了方便。就在那树底下直接进行宰杀了。那血也流到了树下的泥土中,那棵树也从此喝上了血液的生活。久而久之,这棵树也就开始发生了改变,树汁变成了红色,血红的汁液把整棵树滋润的郁郁葱葱,就连花也开始染上了红色,也许时间再久一点的话,就连那树叶也会变成红色的了吧。树以血为生,它的种子也就需要用血液来灌溉。所以,平常的土地已经不能再适应它生长了,为了能活着,这些种子又发生了改变,它们不在依赖土地,而是只要它们遇到带血液的生物就会攀附上去,然后生长在这些生物身上,从而变成了寄生植物。这些植物想要得到更多的血液来维持生命,又生成出一种毒素,好控制寄主去得到更多的血液,这就形成了现在的所谓的‘尸毒’。

我不懂什么进化论和变异结果,我只想弄明白我为什么还活着,我想,当所有人知道我还活着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疑问。

“我又一次救了你。”莫拖淡淡的回答。

他说当时大家都以为我要死了,就连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可当他抱着我的时候,他发现我还有一丝的气息,之后,他把剩下的生命水都灌入我的体内,再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把我弄出了小镇,在福龙镇附近的深山里找了一条小溪流,然后在深水处把我放了下去,只把头露出水面。就这样过了三天三夜,我才醒了过来。

莫拖的这一番话把我给弄糊涂了。

“为什么要把我放到水里呢?”我问。

莫拖的解释是,我的体内有寄生植物,也就是被咬时从那些人身上转移过来的。这也都是由于我长时间喝生命水的缘故,体内的生命水已经超过的血的量,而这些混有生命水的血,对那些变异的植物来说是有相当的诱惑力的。所以,当它们闻到我那混有生命水味的气息时,都疯狂了起来,都想把我的血液给吸光,结果,它们做到了。可它们没有想到,生命水对那些变异后的基因产生了影响,让它们都恢复成了原来的基因,这些以血为生的基因转变成了原来以水为生的基因,所以他们需要吸收大量的水份。可我当时已经虚脱了,体内的血与水都没有了,所以才把我放到水里,好让这些植物吸收到足够量的水,这也才能让它们活过来。

“可是,这些植物能活过来,不代表我也能活过来呀?”我还是不明白的问。

莫拖又说这些植物已经跟我结合了一体,它们体内的血液也流回到了我的体内,我活着,它们活着,我死了,它们依然能活着。因为只要把我往地里一埋,也就相当于把这些植物种到了地里一样,之后,它们又可以生根发芽的成长了。

这是一种很不公平的合二为一,我不仅要它们占着我的身体,我还要负责养活它们,不然,我就会因缺水而死。不过,至少这样我还活着,那植物不能控制我的身体,更不能控制我的大脑,它们就只像我身上的一块肉一样,别人看不到它们,我也不知道它们躲在哪里。只是还有一点我很生气和不解。那就是他莫拖为什么要给我喝那么多生命水,每次都说我的身体有问题,为此,我还专门找了袁叔给我做了个全身检查,结果表明,我的身体状况良好。可我还是拒绝不了莫拖的搪塞和对生命水的诱惑,就是因为这样,我体内的生命水才会超标,我才会遭到那些‘僵尸’的围攻,才会让那寄生植物长在我身上。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莫拖,更加可恨的是,这事他是早就知道了,在我们第一次出现在那些‘僵尸’附近时,那些‘僵尸’的躁动引起了他的怀疑,所以,他那一次才会无缘无故的靠我那么近,为的就是想确认我的气息里是不是有生命水的味道。我当时还傻傻的以为他是喜欢上我了,现在回想,真是一个恨字啊。他知道我体内有过多的生命水,所以才让我远离那些‘僵尸’,甚至说要带我离开,这一切原来都是有原因的。他对我的关心看来也只不过是在弥补他犯下的错而已。可他真的有错吗?他给我喝那么多生命水真的是一个错误吗?如果我们没有来这里,如果我没有碰到那些‘僵尸’,那么这些还会是个错误吗?也许我不会知道我体内的生命水会过多,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后果?知道这一切的也只有他莫拖了,只是他应该也不会告诉我吧。

可终究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活过来了。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死里逃生了,多么奇迹啊。第一次带回了生命水,这第二次又带来个植物,那么,是否还会有第三次或第四次呢?我想只要有莫拖在,这些应该还是会发生的。

至于福龙镇,现在应该也已经解除警报了吧,毒源找到了,就在我昏迷后,那棵变异树燃起了熊熊大火,火中还带有焦臭的味道。只可惜了那几十个人,也就这样被火活活烧死了。如果,他们没有被烧死,那么他们还有救吗?答案是没有,莫拖说他们体内的寄生植物已经发芽成长了,也就是说,人就是树,树就是人。要是没有足够的血液来养着,他们也会很快的死去。只不过他们在被火燃烧时,身体发生了变化,在火中长出了五六条触须来,就像章鱼的脚一样,大概有两三米长,在火中胡乱的飞舞着。看来,那就是变异植物的样子吧。

我很疑惑莫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他也只不过是一只活的久一点的虫子而已。他是如何看穿那些病人身上的毒源的?还有看穿那些花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莫拖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这是自然界的秘密。在自然界中,每一种生物都能相互感应的,唯独人类失去了这一能力。只因为人类的大脑活动的过于频繁,频繁得把这些本能都忘了。可能这就是舍得吧,有舍才有得,人类至今拥有最聪明的大脑,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控制着所有生物链的最终端。可为此他们也失去了生物原本的一些本能,就像很多生物能预知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会地震一样。这些现象,人类也只能用他们的分明去预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