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三十二 回家的路

始终 徐花子 2008 2017-05-25 18:19:01

  再一次死里逃生后,更让我想念我的家人了。生命是那么的脆弱,一不小心就是永恒。所以,能在有生之年里,就应该多陪陪自己的家人,不要等待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可是我该怎么回去呢?我一没钱,二没车的。莫拖又是瞒着大家把我带出福龙镇的,很明显的就是不想让大家知道我还活着。所以,我也就不能回去找张栎他们了。莫拖这么做难道是为了隐藏他自己吗?可是他已经在福龙镇里做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了,想让大家再把他当疯子是不可能的了,只是不知道现在他在别人眼中会是什么样的人?我时常在想,要是莫拖的身份在人们面前曝光了,那么人们会怎么看他呢?会不会也像我一样接受他的存在呢?还会不会像几百年前一样,对这类生物赶尽杀绝呢?我不知道人类会怎么想,可我知道莫拖他不太喜欢人类,对于人类,他始终保持着距离。只是人类还是他的寄主,所以,他又不得不接近。他这是爱恨交加啊。

我现在也处于爱恨交加的状态,我一边庆幸着还活着,一边又在抱怨着活着的痛苦。这是因为我要走路回家了。可要知道,从福龙镇坐车到我家里最少也得一天的时间,要是走路的话,这时间我还真不会算了。而且,要一个路痴走路回去,怎么想都觉得是不可能的。

“放心,我会带你回家的。”莫拖说。

我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怪怪的,他会带我回家,怎么觉得像是一个大人对孩子说的话。他知道我家在哪里吗?我承认他的方向感很好,在海底都不会迷失,就更别说在陆地了。说到这里又不得不让我感到遗憾,这方向感其实也是生物的一种本能,很多生物没有指南针也都能千里找到回家的路。所以,有时候总觉得遗憾,这人类在进化的时候,为什么不把好的基因给遗留下来呢。

在莫拖的带领下,我们又是爬山又是涉水的,反正就是很少走大路。我觉得他这是在避开人类的活动氛围,可既然那么不喜欢人类,为什么还要跟我一起回家呢?按照他的性格,他完全可以丢下我不管的,就像他不管疯子岛上的那些人一样。那些可都是他的同伴啊,就算知道他们都好了,他也不应该离开那里才对,因为那里远离人群。而且,他也不去管福龙镇里的那些病人,只单单把我给救了。他对我是不是太好了呢?好得我都有些不自在了。就算是我不知道回家的路,可我是可以去找张栎他们对的呀,他们怀疑的只有他,我只要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不就行了。那样,说不定我还可以坐车回家了呢?我知道我这样说有些忘恩负义,可是,我就是觉得怪怪的,我不知道莫拖他还藏着什么秘密,这个秘些密是不是跟我有关?我不知道,所以,我也只能在不安和无奈之下回到了家乡。

分别了短短的数月,现在一回来倒像是已经离开了很久了一样。我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大街上走,路上的行人还是那么多,吵吵嚷嚷的,听着那熟悉的家乡口音,亲切的让我有了些许的感动。越是离家越近,心就越紧张。在路过张婶家的汤粉店时,看到里面的人还是那么多,那可是正宗的家乡味道啊。我很想进去回味一下那熟悉的味道,可是我的脚迈不开步伐,我现在的这个样子,恐怕连我爸妈都不认得了。因为经过了一个月的长途爬涉,现在的我跟乞丐有的一拼了。全身脏脏的,头发也因好久没洗而乱七八糟着。我这个样子又怎么好意思见到熟人,更别说跟熟人打招呼了。没办法,只好一路低着头走着。在走到家门口前,我停了下来,大门口边上堆了一堆西瓜,西瓜的一边是一个堆满了各种水果的台子。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屋里忙着般西瓜,他比以前瘦了许多,动作也没那么灵活了,看到那半屋子的西瓜,再看看那个孤独的身影,我的喉咙就像被人掐住一样难受。我慢慢地走了过去,轻轻地叫了一声:“爸。”

爸爸听到了声音后停下了动作,然后慢慢地转过了身,他脸上的皱纹又深了许多,头发也都花白了。我记得我还在家的时候,那还是一头的黑发,难道我真的走了很久了吗?

“小纤,真的是你吗?”老爸转过身看了我许久才开口道。

在听到他的话之后,我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三两步的走上前去,喉咙肿胀的让我说不出话来,只一个劲的点头。老爸这时也流下了眼泪,这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看到他流泪。老爸拉起我的手对我看了又看,像是在确认我是不是真的一样。我很艰难的从喉咙里喊出了两个字“爸爸”。然后扑到他怀里大哭了起来。

“小纤,你是小纤。”老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到了身边。她更是憔悴了。

我从老爸的怀抱转到了老妈的怀抱,更是哭的稀里哗啦的了。等大家都哭累了,才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只是眼泪还是时不时的流着。爸妈这才开始他们的询问。

“是他救了我。”我带着哭腔把莫拖拉到了爸妈跟前说。

爸妈这又激动的流下了眼泪,还一边不断的说着感谢的话,就只差一点给就给莫拖跪下了。而莫拖面对这么感人的画面,依然还保持着冷漠的表情,我真想过去揍他一顿。

总之我是平安的回家了,老爸老妈也都高兴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有很多话要说,很多事要问,只是大家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爸妈只顾着把我往楼上带,然后叫我好好的梳洗一番,他们也都忙着给我做好吃的去了。看到他们高兴着忙碌的身影,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回到家的感觉真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