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三十六 病出有因

始终 徐花子 3107 2017-05-29 18:17:15

  我轻轻的走进了爸妈的房间,他们也都已经睡熟了。我拿出了体温计测量着他们的体温,这几天,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我都会时不时的量一下他们的体温。我真的很害怕他们会再一次生病。可是,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体温计上显示三十九度四,我慌了起来,跑了出去喊来了莫拖和张栎。他们也都还在楼顶上沉思着,听到我的喊叫,也都慌忙的跑了过来。

“张栎你是医生,你来看看为什么我爸妈的病总是反复着呢?”我抓起张栎就往爸妈的房间里拉。

“这就是普通的感冒引起的发烧,没有什么大碍的,吃些退烧药就可以了。”张栎看了之后说。

“真的只是这样吗?这已经是第三次,每次都是退了烧后两三天又烧了起来,这会不会是某种病的前兆吧。”我还是很紧张的拉着张栎不放。

张栎听完我的话也沉思了起来。“或许,这也只是天气的原因。”

“不管那么多了,赶紧送医院吧。”我也不在迟疑,还是送去医院里会让我比较放心。

医院还是满座,有的是前几天来过的,也有的是新加入,反正也都是感冒发烧的病人。

“怎么会有这么多感冒,难道,你们这又起了什么流感病毒了吗?”张栎在医院里看到这些情况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没好气的回答。

“我去问一下,你们先在这里等着。”张栎说完就走了。

这一次应该是要住院的,可医院已经住满了,而且爸妈也不愿意住在医院里,所以,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打完了点滴就回家了。这一闹腾,都已经是半夜。

“这一次的流行性感冒还真是有些不一样,表面看跟一般的感冒没什么区别,可怪就怪在为什么总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复发呢?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张栎说。“要说是流感病毒,可这里的家畜也没发生什么事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你是医生你都不知道,我更加不会知道了。”我现在也只能在爸妈的门口前休息了。张栎也在一旁陪着我,莫拖应该在楼顶,他这些天都喜欢在楼顶上发呆。

“你们不是很厉害的吗?在福龙镇的时候,那问题一看一个准的,怎么?现在也这么被动了。”

“厉害的是莫拖,我只不过就一个小跟班的,再说,这次我也问过他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真的?不会又是在隐瞒我吧?”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才懒得理你呢。我只想让我爸妈能早日康复。”

这一夜相安无事的度过了,可我心还是放不下。现在爸妈的身体已经是很虚弱了,走路也都没什么力气,也不怎么说话,脸上除了憔悴还是憔悴。看着我的心更疼了,可是,我除了在家里陪着他们之外,还能做些什么事呢?张栎去医院了,他说他去那里了解一下这病的情况,也顺便去帮忙帮忙。现在的病人那么多,他这个做医生的也看不过去啊。楼下的店铺也关了门,我要寸步不离的守着爸妈,自然是走不开,莫拖呢,他平时也就只管搬东西,要他看店,我想还是算了,他在外人面前可是以哑巴自居的,就更别说让他去与人讨价还价了。所以,他也只能跟我一起在楼上照看着爸妈了。

“爸,你还是多休息一下,你看你们现在的样子,走路都走不稳了。”爸爸在床上躺了一个上午之后就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趁我不注意就下了床,在屋里走来走去着。

“我觉得现在好许多了,一天都躺着,我这老骨头都快散架了。”

“诶呀,爸,你就别在走了,赶紧走下来。你们这病啊就是要多休息,这才有更多的精力去抵抗病毒啊。”

“我也就在屋里走动走动,放心吧,没事的啊。”

“那说好了,你就只能走一会啊,我先去看看妈怎么样了,我回来之后,你可要好好的坐着,不要再乱动咯。”

“好吧。”

老妈还在睡着,只是睡得不太安稳,老是看到她翻来覆去的,她的脸色比老爸的还要差。我伸手去摸她的额头,又有些烫手了。怎么办?难不成又要烧起来了吗?我感觉叫来了莫拖,准备一起送老妈去医院。老爸也急了起来,可这一急就不得了了,直接倒了下去。我连忙铺到老爸身边,急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爸,你怎么样了?爸,你可不要吓我啊……爸……”我拼命的摇着爸爸,只希望他能醒过来。“爸……”

“小芊,你爸这是怎么了?”耳边传来了老妈虚弱的声音。

“妈,爸他晕倒了,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我大哭了起来,一下子也都没了注意。

“小芊,赶紧送他去医院,快……”老妈也着急了,只是她太虚弱了,说了几句话之后,也跟着晕了过去。

“妈……”这下我更六神无主了。只有不断的喊着他们。

“也许,你的血能救他们。”莫拖轻轻的说。

“你说什么?”我铺到莫拖面前,“我能救他们?”眼泪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也看不到莫拖此刻的表情。

“或许可以试试。”他站了起来,去桌子拿了个被子,然后,倒了一点水,再拿起水果刀向我走来。我也就只能傻傻的看着这一切。莫拖用水果刀在我的手指上轻轻的划了一刀,血就流了出来,他把血滴到那倒有水的杯子里,一滴,两滴,三滴……直到那谁有些微红了,莫拖这才放开我的手。他把那半杯水全部喂到了老妈的嘴里,然后,他又重复了刚刚的事,又在我的另一根手指化了一刀,然后放血,再然后把水喂进了老爸的嘴里。我也只是呆呆的看着莫拖做着这一切,甚至在他割破我的手指时,也没感觉到疼。

“现在就只能等了,希望能有效果。”莫拖把爸妈都放到床上后,在床边坐下说。“如果有效果的话,那么最多两个小时,他们就会没事的。你能相信我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该信他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我的血有什么作用吗?可是现在除了他我还能靠谁呢?张栎又不在,或许,我还可以去找街坊邻居。可是他们有能帮我些什么?除了帮我送爸妈去医院之外,接下来的事还不是要我一个人去面对。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应该要坚强起来,这个时候也越是要冷静,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更好的去照顾爸妈。

我选择相信了莫拖,我知道这个救过我两次的人是不会让我失望的。至于我的血的问题,还是先等爸妈醒了之后再去了解吧。

还正如莫拖所说的那样,爸妈睡了一个小时之后,就醒了,烧也退了。我再也控制不住的跑上去抱住他们大哭了起来。

“爸,妈你们可是要吓死我了,你们知不知道我刚刚有多么害怕,你们知不知道我是多么害怕失去你们啊。”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好了,不哭了啊。”老妈也流着泪安慰着我说。

“好了,小芊,我们现在觉得舒服多了,所以你就不要再担心了啊。”老爸也拍着我的背说。

“你们真的觉得舒服了许多了吗?不会再骗我了吧。”我一啜泣着一边问。

“好多了,你看现在我们也都有力气说话了,放心吧,爸妈是不会把你丢下不管的。”老妈用她那粗糙的手擦干了我的泪水,她脸上的确一直滴落在被子上。

“好,你们好了就好,不过,你们还是要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赶快躺着,我可不想看到你们的病在反复了。”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让爸妈躺下之后,走出了他们的房间。

“我说过你的血液里有过多的生命水,这些生命水还是可以救人的。”莫拖在我还没发问的时候主动说了出来。

我也只是‘喔’了一声,不再追问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爸妈的病情,哪里还会考虑那么多问题,反正只要能救得了他们,什么事都不是事了。

晚上张栎回来了,他说他有了先发现,这次的流感应该是人传人的,而且,这病毒比什么禽流感还要厉害。再加上天气的原因,传播的速度也就更快了。还有,有的人好像是在故意传播这些病毒一样,那些病人喜欢到人多的地方去,随地吐痰,大声说话,还故意面对着人打喷嚏。为此还发生了多次打架现象。

“你说那些人是不是故意的?”张栎问我。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个问题连检察都问不出来,我想这些人应该就是一些极端分子,想尽一切办法来伤害其他人,真是比恐怖分子还可恶。”张栎说。“对了,叔叔阿姨的病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

“恩……还是你去看看吧,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好转。”说完跟张栎又走进爸妈的房间里。爸妈听到声音也都醒了过来,张栎上前去给他们检查着。

“好了许多,也没在发烧了,看来是有好转了。不过,还是要多注意,这病可还是会反复的。”

“放心吧,今晚我会守着他们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