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三十七 再见苏江川

始终 徐花子 3891 2017-05-30 16:36:25

  雨还是有一天没一天的下着,太阳出来的时间都减少了许多,大地上,到处都是湿哒哒的。这样的天气也就那些植物欢喜了,都急着冒出了嫩绿的枝叶,小草儿也都把大地给染绿了。

爸妈的病在喝下混有我的血的水之后,很快的好了起来,他们也不再是一副病殃殃的样子了,走路也有劲了,吃饭也有胃口了,我的心情也好了。

“小芊,等一会会有人过来送货,你和莫拖看着点啊。”老爸在二楼喊了下来。我现在还没有让他们出来干活,可是,他们也都有些按耐不住了。

“知道了,爸,你就放心吧。有你闺女在这盯着,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坐在一楼那张老爸喜欢坐的藤椅上,悠闲啃着一个苹果。

“我看还是我下来看看吧,你也都没进过货,我实在不放心呢。”

“爸……”我还没说完就看到老爸已经下来了。“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没事,我就看着,反正有莫拖在,我也用不着搬是不是。”老爸直接越过了我,走到了门口。

这段时间里,我们这个地方突然来了一些外地人。我本来是没有太注意的,以为也就是路过,可一直连续几天,都有同样的人在我家附近转悠。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来旅游的,再说,我家这个地方也不是什么旅游胜地。也不像是做生意的人,因为他们一天到晚的就只是瞎逛着,贼头贼脑的打量着四周。有时候还会到我家店铺前观望,当你问他们需要什么时,一个个的又都不说话。这些人的怪样也就引来了我的注意,我也会有事没事的坐在屋里看着这些人,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事。

张栎又出去了,他来我家几天了,没有有一天好好的在家里待过,说是来看我家人,我现在都有些怀疑他说的话了。而且,他又是刚刚来这里,他又会去哪里呢?他难道对这里很熟吗?

我发现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张栎又问题,莫拖也有问题。我都已经大半年没喝生命水了,按说,以前在身体里的生命水也该消化完了。可为什么还能治好我爸妈他们呢?还是,这些生命水本就不会消失,一直会留在我的血液里?这个问题我也还没来得急去问莫拖,我总觉得他有事情瞒着我,而且还是有关我的问题。

晚饭过后,我又上了楼顶吹风,张栎也跟了上来。

“叔叔阿姨的身体恢复的挺快的,你知道吗?医院里有很多人都已经躺了一个星期了。”张栎背靠着围墙说。

“我爸妈的情况现在也还不是很稳定,谁知道还会不会反复。”

“至少从表面看来他们都精神了不少,就两天的功夫,他们就从卧病不起到几乎可以说是生龙活虎的样子,他们恢复的能力是不是太快了些。”

“你不是说就普通的感冒吗?好起来还不容易吗?”

“我也说了这感冒非比寻常,至少医院里的那些人就没这么幸运。”张栎停了一下,又若有所思的说:“你们是不是又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比如你们所说的神奇的药。”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只是在想他怎么会想到这些的。

“我记得在疯子岛的时候,你和莫拖去取回了一些水,而且还偷偷的给那些疯子喝,其实那些就是你们说的神奇的药是不是?”张栎又问。

我还是没有回答。

“你们还有那些药是不是,叔叔阿姨也应该是吃了那些药才会恢复的这么快的对吗?”张栎已经激动的双手抓紧着我的胳膊。“你为什么不回答,你说过我们是朋友的。”

“张栎,有些事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实在是我也不知道。”我被他抓的有些疼了,才不得不回了他一句。

张栎看着我好久才慢慢的松开手说:“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再勉强你。”说完就下楼了。

生活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了,老妈在厨房做饭,我在一边打下手,老爸和莫拖在店里忙着。张栎这个人几乎可以忽略,也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只是每天晚上他都会回到我家来的。这夜他却没有回来,这还真让我有些担心,他来了这么多天了,我也没尽地主之谊带他四处走走,还真是有些对不起他,就像他说的那样,好歹他也是为了我才来这里的,我又怎能这样忽略掉他呢?除去摸拖的事,我们也都还是无话不说的朋友呢。只是,他这些天到底都在忙些什么呢?我竟然连这也不曾过问过,我还算是什么朋友?

“小芊,怎么没有看到张栎呢?他昨晚是不是没有回来啊?”老爸一早起来就问了我这个问题。“他每天都在忙什么呢,总是早出晚归的。”

“老爸,你就不用担心他了。”我也还是在朦朦胧胧当中,要不是口渴我才不会起来呢。

“再怎么说他也是你朋友啊,再说,我和你妈生病时他也帮了不少忙,你说你怎么可以对他不闻不问呢?”老爸已经吃上了早餐了。他现在身体已经恢复的很好了,比以前还要好了,人看起来也年轻了些。

“爸,他有脚有想法,他去做什么想去哪也不是我能左右的呀,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回去补一觉。”我把满满的一杯水灌下肚,就返回了房间去了。

“还睡,太阳都爬的老高了……”身后还在不断的传来老爸的声音,可我实在是困的不行,昨晚为了等张栎回来给他开门,我可是到了后半夜才睡的。那张栎也是不回来也不早说,害死人了这是。

直到刺眼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光亮的我实在无法入睡了,我才不得不爬起来。看看时间也已经是十点多了,要是再不起来就要饿扁了。我还在房间里收拾着自己,就听到外面吵得很。听声音好像是张栎,他这是怎么了?在跟谁吵架呢?我急忙走了出去,刚到门口就被堵住了去路。

“小芊,你们是不是还有那种神奇的药?我想让你们拿出一些去救一个人。”张栎说,他两眼发红着,想必昨晚一夜没睡。“那个人你们也认识,就是苏江川,他现在病的很重,有可能坚持不过今晚了,你们可以帮他一下吗?”

“苏江川?他怎么了?他又怎么会在这里?”我问。我实在想不到这个人会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他昨天昏迷被人送进了医院,他也染上了你们这里的感冒病毒,而且还相当严重,已经连续高烧一天一夜了,要是再不退烧,那么他就有危险了。”张栎说。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莫拖,他还是一句话也没说。我想想刚刚张栎就是找他要的生命水,结果肯定是没有要到,所以才会急着来找我的。我又看着张栎很抱歉的说:“我说了那药已经没有了。”

张栎静静的看了我一会说:“小芊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人。”说完转身走了。

我看着那个孤独的背影,心是五味杂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要说生命水是早就没有的了,可我的血不也还能救人吗?不对,要是我每一个人都要去救的话,那我怎么会有这么多血去救人。这个世上每天都有那么多人要死,我难不成也还要都去救活不成。我去救他们,又有谁来救我呢?

我吃着无味的早餐,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你不可以去救人。”莫拖冷不叮的插进了话来。

“恩……为什么……我真的可以救活他吗?”我说。我也不是很确定我的血能有那么大功能。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莫拖强硬的说。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有这样强烈的反应,以前的他不是对任何事都是漠不关心的吗?还是在里面又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没有再说什么,起身走下楼去了。

我还是懒散的躺在藤椅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心里却想着一些有的没的问题。我还在纠结我到底该不该去救人,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莫拖不让我去救人,他说的不可以是指我的血不可以救人还是我不可以去救人,我都被他搞糊涂了。

“小芊,一个人在那里发什么呆,要是没事做的话,就去把那堆苹果挑一下。”老爸指着脚落里的一箱箱的苹果说道。

“老爸,你没开玩笑吧,那些也都还没开封呢?有什么可挑的?”我也只是躺着斜了一眼那脚落,心不在焉的说道。

“没开封的就表示它没有坏的吗?小芊,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家的生意会这么好吗?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年代,我们只有保持诚信才能把生意做下去,别看只是卖水果,要是客人们在这里买了坏的水果回去,你说他们还会再来你这买吗?”老爸说。

可是我还是没有动的意思,还是慵懒的躺着说:“做生意讲诚信,那么做人呢?应该讲什么?”

“做人也要诚实守信,宽厚带人,还要知道感恩,能帮就帮,多做一件好事,也就是在为自己积德。”老爸说完,停下手头上的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接接又开始忙了。也许他又想起了我生病住院的时候了,那时急需要钱,他就去找家里的亲戚,挨家挨户的去借。等有钱了,他又去找一个又一个的专家来替我诊治。我不知道他那时候求了多少人,但是我能感受的到那种到处求人的滋味,老爸是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却还是拉下了脸去做了。想到这些,我又不知不觉的流下了眼泪。

“能帮就帮。”我重复着老爸的话。对啊,能帮就帮,既然我能帮别人脱离苦海,为什么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走向深渊呢?

“老爸,你太棒了。”我高兴的一跃而起,跑到老爸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就跑开了,只留下一脸错愕的老爸。

一路飞奔到了医院,在询问之下,很快找到了苏江川的病房。我推开了门,看到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苏江川,旁边的张栎抬起了头,一双熊猫眼格外的清楚。他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很快也就露出了微笑。他又向我身后看了一眼,我知道他想看到的是莫拖,很遗憾,让他失望了,我来的时候没有告诉莫拖,我知道他是不允许我这么做的。

“你来了。”张栎站了起来,虽说没有看到莫拖让他有些失落,可还是很高兴我的到来。

“他还好吗?”我依旧在门口站着问,苏江川还在昏迷中,脸色也白得像张白纸。

“他,情况不是很好。”张栎说。“从我看到他起就一直昏迷,看来这次他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也许会有其他办法的。”我喃喃的说。然后走进了病房,从身后拿出了一瓶水,其实也就只有三分之一的水了,这是我在来医院的路上买的,还在这里面放了一点我的血。我把这些水全灌进了苏江川的肚子里,很庆幸他还能咽下去。

“这不会就是你们所说的神奇的药吧?”张栎在一边已经激动的站了起来。

“也许,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反正是从莫拖那里偷来的。”我一直看着苏江川把所有的水都咽下去之后,才把视线移开。“要想证明是不是,那就要看他能不能醒过来了。”我把瓶子收了起来说。

张栎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默默的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

我确实不确定这水能不能救活这个人,所以也救只能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