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始终

三十八 邪恶的开始

始终 徐花子 4084 2017-06-01 19:08:51

  苏江川醒了,是在凌晨两点半的时候醒过来的,我得知这个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因为我没有在医院里陪他,在他喝了水之后,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就被莫拖拉回了家。这一次,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莫拖生气了,他拉我的时候,手抓得紧紧的,把我的手都抓疼了。他的样子也阴郁到了极点,就像是一个快爆发的火球一样,人见了都会远远的避开了。而他也根本不顾别人的眼光,只一个劲的拉着我走,马路上就连车辆也都在为我们让路。这一路上我也不敢开口说话,任凭着他带着我走着。回到家后,他直接把我拉进了我的房间,放开了我,然后他又狠狠的把门一摔,就在门口缓缓的坐了下来。他并没有出去,而是在我房间里靠着门坐了下来,他把眼睛睁到最大,还大口的喘着气,就这样盯着我看着,那眼神就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似的。

门的响声引来了老妈的疑问:“小芊,你们在干嘛,弄得乒乒乓乓的。”

“没事。”我喊了出去,看着就像是对着莫拖喊一样。只是现在我还不敢向他这样说话,我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乖乖的在床上坐着,静静的等待着家长的训斥,这一等就是一天。莫拖一句话也都没说,只是在闭目养神着。

晚饭时,老爸老妈都来敲门了,莫拖还是不出声,也没有要出去的意思,我也只好说不饿。爸妈催了好几次,我都是这样答复着。直到看到我们实在不愿意出去,他们才放弃。

不吃饭我可以忍,可是不喝水我就受不了。最近,我疯狂的爱上了喝水。一天几乎要喝完一桶水,才能让我不觉得渴。对此,老爸老妈还说我是不是变成了水桶了,竟往体内装水。

我舔着干燥的嘴唇,眼巴巴的看着莫拖说:“我……要喝水。”

莫拖睁开了眼,思考了一会,还是动身了。他打开了门,我疯似的的跑了出去,我是恨不得拧开水龙头直接往嘴里灌水了。老妈听到了响声,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是不是吵架了,那也犯不着不吃饭啊。”她一边唠叨着一边走进了厨房。

她再走出来时,我依然还在喝水着。我也都不记得我喝了多少杯,只看到水桶里的水少了大半,就算这样也止不了我的渴。

“你还在喝,是不是光喝水就喝饱了呀,还要不要吃饭了。”老妈把她热着的饭菜端了出来说。

“好了,老妈,你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吧,这里等一下我收拾就行了。”我喘了气说着。

在饭桌上,我和莫拖还是沉默着吃着,他不在盯着我看,可是还是形影不离的跟着我,我睡觉,他就在门口坐了睡。他以这样沉默的方式惩罚着,让我憋着难受。

第二天早上,张栎回来了,兴奋的告诉了我苏江川醒来的消息。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好好的休息了,两眼通红的像变异的人一样。他虽然很累,可还是想问我关于那些水的事。我说等你休息好了再说。他才恋恋不舍的去睡觉。

我还是被莫拖管着,不得踏出房门。只要我有想出去的念头,他就会出现在门口,最后,他干脆就在门口坐着,我也只能在房间里闷着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这个问题我问了不下十遍了。从今早一起床开始,当我看到莫拖还是板着一张脸的时候。无论我说什么,道歉也好,解释也好。可是他回复我的还是沉默,这都快把我给逼疯了。

下午,老爸在楼下喊着,说有朋友找我。我很纳闷还有谁会来找我?不过我还是要感谢这个朋友,因为我终于可以出去了。

莫拖没理由不让我见朋友,他也就只能跟着去了。我走到门外,门口站着四五个年轻人,可我根本不认识他们。

“爸,你说谁找我。”我不得不向老爸求证。

“就他们啊,你们不是朋友吗?”老爸指着门口的人说道。

我又一次看向那些人,他们个个都长的很高大,也很结实,我想在那一层布料的遮挡下,应该是一身结实的肌肉。他们也都长的很黑,不是黑种人的那种,而是长年在外被晒黑的那种。

“我不记得我有认识你们,请问你们是……?”我走过去问道。其实这些人也好像挺面熟的,可就是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你不认识我们,可是我们老板认识你,他想请你还有你旁边的这位吃顿饭。”其中一个人靠近我一点说,他还真是高大,身体靠近时就像一座山一样压下来。而且因为皮肤黑的缘故,显得他老了许多,应该也是这群人中最年纪最大的一个。

“你们老板?我们认识吗?为什么他不亲自来呢?”我向后退了一步说。这样也好让我好打量这一群人。他们真的有些熟悉,在哪里见过呢?我在脑海努力的里搜索着。

“你去了自然就认识了,”另一个人走上前说,他也是那么高大,背也挺得直直的,有些像电视里演的那些保镖,他比刚刚那个人要矮一些,只是都是板着一张脸,严肃的像是我欠他们东西一样。其他的人就有些像街上的混混,贼眉鼠眼的。哦,对了,这些人不就是最近经常出现在我家附近的人吗?那些左顾右盼的陌生人。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我又不认识你们。”我说完就往后走去。我确定这些人都不怀好意。

“这由不得你,”第一个说话的人上前截去了我的退路,然后用头示意着让我回头看看。我向里看去,老爸的身边也有两个陌生人,一个手里拿着个西瓜,一个拿着切西瓜的刀,而老爸就在他们中间,给他们挑选着西瓜。

“你们想干嘛?”我说,这些人都来者不善。莫拖也意识到了危险,把我挡在了身后。

“别紧张,我们老板就是想让两位跟我们走一趟,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你们而已。”那个人也在尽量的压低着声音说。“只要你们跟我们走,我保证不会伤害他们。”那个人又看着我老爸一眼说。

莫拖紧紧的拉着我的手不说一句话,可我还是知道他不想让我跟着他们走。可是我还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就是报警也来不及了,只要我们一反抗,首先遭殃的就是我老爸。我不能再看到他们因为我受伤了。

“好,我们跟你们走,我希望你们能说到做到”我说。

“放心,我们可不是街头上的混混。”那人扯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我向老爸说我要去见一个朋友,所以要出去一下。我尽量的保持从容,好让他不要担心。

老爸先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莫拖也没说什么,就跟着我走了。我不知道他的想法,可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对我去救人生气了。他那是在保护我,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血有这样的好处。

我们坐上了一辆面包车,车子缓缓的向市里开去。车子上除了我和莫拖之外,还有四个人。他们两个坐前面,两个坐后面,把我和莫拖围了起来。我们一路都没有说话,我知道我这次遇上麻烦了,可是心里竟然没有害怕。只是担心爸妈他们,没想到我又一次给他们带来了痛苦。我这女儿做的实在是太失败了。我又担心莫拖,也不知道那些人会如何对待他呢?或许我现在更要为自己担心,毕竟,血是在我身上的。我有时候不得不偏向莫拖的观点,人类是贪婪的,也是自私的,他们会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择手段。看来做为人类,我还是没有这虫子了解自己的同类。

车子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市里一家酒店门口停了下来。我们在那些人的带领下走了进去,这是一家还算不错酒店,至少门面看起来还是挺豪华的,大厅里更是奢华。说它金碧辉煌似乎又有些过,不过我想这应该是市里数一数二的酒店了。看来这背后的老板还真是老板啊。穿过大厅,里面又是不一样的风景,那是一个大花园,里面种植着各种花草,在这个刚好是百花盛开的季节里,显得更是美丽了。花园中有两个亭子,是用几根柱子支撑,上面铺着白色水泥,样子有些显波浪形。我也没有想到,在这个危险的时刻,我竟然还有心情去欣赏这些。

我们被带到了其中的一个亭子里,那里早已坐着一个人,那人背对背我们,他旁边还分别站着五六个人。

“老板,人带来了。”带我们来的人毕恭毕敬的向那个人的背影说道。

那个坐着的人转了过身,那是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方脸,下巴处留有些胡茬。从它的眼睛里看不出它是一个坏人,倒是有些和蔼可亲的样子。确实也是,他看到我们之后,露出了和蔼的笑容。把我心里唯一的恐惧都冲散了。

“你们好,我叫苏仲景,是研究药物的。很高兴能看到你们。”

“我们认识吗?”我直接的问。

“呵呵呵……小姑娘直性子,我最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了。我们不认识,我请你们来,只是想请你们解释一些问题,那些我一直想不透的问题。”那人说完还做了个请坐的姿势。

“既然我们不认识,你又怎么会有问题问我们呢?”我拒绝坐下说。

“这事说来话长,我看你们还是先坐下来,我们再慢慢交谈。”

“有话你就直说吧,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帮到你。”我还是站着说。莫拖一直也保持着警惕,他可是一改之前的置身事外的样子,变得认真了起来。样子还是挺酷的。

“好吧,你们想站着就站着吧,不过,你们可以随时坐下。”那人说完向身边的人打了个手势,其中的一个人就走了出来,他手里还拿着一个文件袋。他把文件交给了那个叫苏仲景的人,苏仲景打开了文件袋,从里面抽了一张纸出来,递到我面前。我一看,那上面有一张很熟悉的照片。那是袁教授,背景就是疯子院里的南屋。袁教授身边还站着四个人,他们我也熟悉,那是我们治好的疯子当中的人。照片的上面还清楚的写着,袁教授和他医治好的精神患者留影。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没有接过那张纸,只是瞄了一眼大概内容。我想这应该与那些疯子一夜之间变好有关。所以,他们还是冲着生命水来的,只是他们怎么会想到我和莫拖的呢。

“这一则轰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新闻,你们不可能不知道,这照片里的人应该也不陌生吧。”苏仲景把张放到桌上,手指轻轻的敲着上面的照片说。

“可这关我们什么事呢?”我平静的问。

苏仲景半眯着眼睛看了我们一眼,有些无奈的说:“好吧。那么这里应该跟你们有关系吧。”他说着又从资料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是有关福龙镇的。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字,我也没细看,可我能猜到大概,那就是这也应该和生命水有关。

“福龙镇,我们确实有去过,那里的‘僵尸’真的很厉害,我还差点因此死了。”我轻松的说。

“可是你现在还活着,为什么?……抱歉……我也只是好奇,在当时的情况下,你怎么还会活过来。”苏仲景有些激动了,眼睛冒出了些光。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因为我命不该绝吧。”我又一次向他泼了冷水,让他那双闪着光的眼睛瞬间暗淡了下去。他还是装做无所谓的样子,尽量的把那些失落的表情收在心里。

“我听说你们有一些神奇的东西,那东西能让人起死回生,还能医治百病,我请你们来就是想见证一下这些传闻是不是真的,说实在的,我刚开始听到这些信息时,确实觉得很荒谬,可最后我还是相信了,只因为他。”苏仲景说完后,手指向了一边。我随着看了过去,正看到一个人慢慢的走来,那个人我也认识,他就是苏江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