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花酿

第四章 深痛打击

桃花酿 杨桃汐 2369 2017-04-29 16:31:39

  亦如在街上买了些夕夕从小爱吃的小零食,小糕点,她相信这些也必定是诺诺的最爱。似乎好久没这么放松过,和自己最亲的人呆在一起,过着最亲近而自由的时光。她哼着歌,欢快的往家里赶。

阳光四射,竹影斑驳,稀簌的竹叶在斜风中沙沙作响。

她深吸着气,她从西虢镇到京城华安,又从华安躲逃到塞外敦煌,接着辗转到了西域之邦,历时两年,在确定暗阁放弃追捕后,回到了西虢。这两年的经历让她的心境平定了不少,她不想再折腾,如姐姐若婵所说,她黑了,也瘦了,甚至头上多了几缕白花花的发丝。

这两年,她问了自己内心很多遍,为了一个男人到了这种地步,值得吗!?年少的她以为可以为爱付出一切,她愿意,乃至她自己的生命。

竹林小路转几道弯便可到家了,忽地从小路的一旁传过一股子血腥味。她突然莫名的紧张敏感起来。不知道为何,自己心跳开始加速。“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会!”

“姐!姐,是你吗?姐!”她使劲跑起来,左顾右盼,使劲的喊,嘶吼着,她希望那不是事实。

一个人躺血泊中,倒在在竹林的阴影下,她的衣衫那么的熟悉,一身素衣染成了夕阳中最火热的那抹红,她的发簪落在她的身旁,头发早已散落开。

“姐!”亦如再也忍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眼泪肆意而出,她拾起姐姐的发簪,握在手心里,使劲的,使劲的。“姐!你醒醒,我是亦如啊!”

若婵缓缓的睁开眼,苍白无力的看着亦如:“亦如….”

“我在,姐。姐,是谁这么做的,你告诉我!”

若婵摇了摇头,抓住亦如的手,轻轻的笑了笑:“暗…阁…他们把…我…认成了你…”

“我杀了他们!”

“别闹了…当年一命抵现在一命….好好活下去…”

“姐!”亦如抱住她,是她害死了她的姐姐。

娘亲知道她的心思:“帮我照顾好夕夕…和诺诺….他两还小…又不懂事…”

娘亲没来的及等到她的那一双儿女:“照顾好他们…”用尽最后的力气再一次交代给亦如,她不能再看着他们长大,还没来得及给夕夕做她最爱喝的桃花酿。生命就在这一瞬间转瞬即逝,来不及她选择,甚至是她还没有看到他们最后一眼。

娘亲缓缓的闭上了眼,亦如大声的哭啕起来,一边哭一边抽搐着。因为她的回来,带来了一直想杀她的人,本来是她的错,却让一个无辜的人来承担。还害她丢掉了性命。

“该死的是我,姐,你走了我怎么办?夕夕和诺诺怎么办,姐,你不能走,你醒醒,你醒醒好不?”亦如像疯了一般摇动着若婵的身体,她希望她只是睡着了。她又害死了一个生命,害死了她最亲近的人。一个从小就疼爱着她的姐姐。

她恨暗阁,恨这个没有人性的组织,除了杀戮就是杀戮。她失去了齐子欢,她也失去了她的至亲,这两人都是她心头上的朱砂痣,谁也不能少,可是偏偏他们都离开了她。难道命运就真的这么反复无常,这么爱捉弄一个人?

她趴在她身上哭了好久好久,然后又愣愣的起身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今后的生活,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夕夕和诺诺。可是该来的还是要来,她下了决心,握紧手中的发簪,背上姐姐,一步一步蹒跚的走回家中。

我和弟弟无所事事的坐在院子里等着娘亲和姨娘的到来,3岁的小丸子哪是坐的住的主,隔一会就抓着树杈在院子里自顾自的跑起来,院子里有棵大桃树,小丸子把树杈往身后一丢,卷起衣袖开始往树上爬。

他可不是喜欢爬树,他只是看上了一根枝杈上的最大的那朵花,他个头太低,在树下怎么也够不到。来不及多想,便看见一个小丸子挂在树上,甚至不用担心他被摔下来,因为丸子怎么会怕疼,哈哈。

“臭小子,你给我下来,一会儿娘亲回来了,你倒是开心了,我又要被教育了。你给我下来!”上次的教训让我深深的记在心里,可不敢任由弟弟胡来。

只是这家伙分分钟便爬上了树,听见我在叫他,一个神情恳切的眼神便向我投来,楚楚动人,好像在说:“姐,我就玩一小会儿,不然娘亲回来我又不能玩了….”

“行吧,你快点,别磨叽,差不多了就赶紧下来,娘亲马上就回来了。”我脸皮薄可不像我弟,在哪都顶着一副厚脸皮安然无事。

我在树下徘徊着,生怕这家伙有个三长两短,一会不然没法交代。

“砰砰砰….砰砰砰….”院子的门被人叩动,大声的响起来,声音在整个院子里回荡。

“吧唧!”一拖肉从树上落了下来,我看着弟弟的样子,惨不忍睹,只能说叫做自作自受。知道娘亲回来,他来不及从树上慢慢爬下来,直接就从树上跳下,也是蛮拼的。

小丸子就是小丸子,人前也是个马屁精,听见叩门声,分分钟跑到门口打开大门。可是这一打开,小丸子和我却傻眼了。

姨娘背上背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们的娘亲,她衣裳已经被血染尽,嘴角的,胸前,到处都是血。不用姨娘多说什么,我和弟弟已经明白了。

刚刚还喜悦的弟弟,此刻脸上面色发白,他没有哭,眼神中却透露出我从来没见过的神情,坚定,凶狠,他握紧了手中的拳头,他的眼神仿佛可以穿透人心。而我看到娘亲的第一眼,眼泪便再也忍不住的往下落。

“姨娘,你告诉我,娘亲怎么了?娘亲不是出去给你买布料,她怎么了,你快告诉我啊?”我嚎啕大哭,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一切。

“娘亲,你是不是不要孩儿了?你怎么可以扔下孩儿一个人先走呢,孩儿失去了爹,现在也失去了娘亲,孩儿也不想活了…”生活好像总喜欢跟我们开这样的玩笑,早晨娘亲跳舞时的音容笑貌,还存在我的脑海中,而现在…

我深深的啜着泣,姨娘一下抱紧了我。我们两都痛哭着,哭得已经说不出话,也哭得不成了人样。

姨娘把娘亲平躺在地上,让我和弟弟好好的看一下她,因为我们也没来得及好好的道别,姨娘说好好看看,有什么想说的就跟娘亲说,这就算作道别。

“还没有吃到的桃花酿,还没有看够娘亲的舞,还没有背完的诗经50首….娘亲,你还不能走,夕夕还有好多事还没做完。娘亲,你听夕夕背诗好不好,夕夕已经背好了,夕夕背给您听: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弟弟站在一旁,什么也没说,他是愤怒也是质疑的,他发誓要弄清楚这一切。他要变得强大,他要保护身边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