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情深至浅

【十四】封侯剑

情深至浅 楼之卿 3546 2017-05-07 09:04:34

  所谓武侯祭典仪式,谁都知道不过是噱头而已。当然众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了各自的那点小心思,倒是规规矩矩地在边上安静地观看了整个仪式。仪式也没有弄得过于复杂,无非就是这些大门大派的人,给正案头上供奉的天甲子画像上香,然后叩首跪拜。厅舍外的人,自是跟着站起来,微弓着身表达敬意。

仪式从开始到结束大约进行了半个多时辰。等南七派北十一门五大世家的人俱是叩拜完毕,元天虎最后一个敬香,对画像磕了头后,他持着香往左侧站好,扯着嗓门大喊:“祭奠仪式结束。”手中三炷香直送至头上方,“各路英雄豪杰,等一会便请我派四长老抬出天甲残片。”

音落,人群开始有些躁动。

元天虎表情肃然,再次用内力传出声音:“各位稍安勿躁,在我长老请出天甲残片前,且待元某人说上一二句话。”

有一些小门小派的人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叫嚷道:“元掌门,我等今日为见识残片而来。你们这样磨磨蹭蹭的吊大伙儿胃口,有些不厚道了吧?!”这人话一出,就有一些人跟着起哄:

“该不是残片的消息都是假的吧?”

“就是!”

“我们为这次江湖会都耽误了多少事情,怎么不给痛快呢?”

“……”

元天虎并没有被这些人的抱怨给惹得不愉,只是略带歉意地解释:“几位英雄且莫急,元某人后面要说的话很重要,事关到其他残片的下落!”此言一出,原本开始吵起来的众人顿时住了嘴,生怕漏听了重要的信息。元天虎见大家情绪平息下来,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想必大家对于两年前的静禅院血案一事有所耳闻,”话语故意顿了顿,“可就在筹备江湖会期间,元某人遇到一个人,此人正是静禅院法华大师的亲传大弟子,他告诉了元某人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

“到底是什么消息?”包括几大门派的人,都被元天虎吊起了胃口,迫不及待地问出声。

元天虎没有急着解答大家的疑惑,反而问道:“在元某人回答各位问题之前,且听元某人问一个问题:诸位可知,《嚣乱百闻纪》里记载的古武兵器录上的兵器?”众人顿时七嘴八舌起来,可算是知道,这次大会约莫与古武兵器脱不了干系,虽说暂时想不通兵器与天甲残片的关联,但古武兵器录上十大兵器哪个不是江湖人梦寐以求的至宝之物?!

遂听一个三十出头的壮汉大声说道:“元掌门莫不是笑话我等,十大兵器谁人不知?‘破弦’位冠,封侯剑在其次,继而是满月弓鑫水箭,只这三样神器早已失传,尤其是破弦,甚至无人可知那到底是什么武器?便是嚣乱纪里也只是一句话的描述。不知元掌门为何要故作此一问?”

“宴双刀说的好!”元天虎将手中的香再次高举起,“请上封侯剑!”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封侯剑,古武兵器榜上位列第二,嚣乱纪里记载了它的传闻:封侯,顾名思义其主人战功显赫,此剑正是由此得名。据闻彦朝开国之初,名将顾漠风因缘巧合得了一把断剑,断剑原为神器,顾漠风将其剑头重新打磨,改为短剑。从此剑不离身,用此把剑跟着彦圣祖四处征战,立下汗马功劳。彦朝初立,彦圣祖封顾漠风为侯,短剑因而得了封侯剑一名。后来顾漠风自请归隐,从此失去消息,封侯剑也再没了下落。

啸风派竟然得了封侯剑?!无论这剑是真是假,都值得众人好一番的激动。啸风派四长老抬出一个高高长长的黑箱,稳稳地放在了大厅中央。元天虎恭谨地持着香走到黑箱之前,完了弯腰后,将香插到了黑箱下面伸出的台子。

“那么”,元天虎转身对着江湖众人开始解开先前的疑惑,“且听元某人一一为大家说明。不怕大家笑话,这封侯剑就是我元家祖传之物,可笑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无法领悟封侯剑之奥妙,只当作传家之宝保留了下来。数年前,元某人遇到化外高人,他把这封侯剑仔细琢磨了之后,发现剑身之上的细纹竟是由古字排列而成。再后来,元某人找遍天下才子,终于把这把剑上的文字解读开来。”

“元某人把剑身上的文字连起来读通后,顿时吓了一跳。因为此把封侯剑,不仅是顾漠风的兵器,更曾经是天甲子的武器。天甲子双目失明,不适用寻常武器,便取了蓝玉之髓、紫金之汤加之阿萨江金砂,锻铸了两样兵器和一套护甲。兵器之一就是当初还没有断掉了的封侯剑,而兵器之二……”

众人听到此,皆是屏住呼吸。

元天虎扫视各人的表情后,接着道:“便是古武兵器之首,破弦。”

“破弦?!”今日的消息真是一个比一个骇人,人群已经不稳起来。几大门派的小弟子们也忍不住出声问着元天虎。

元天虎郑重其事地点头,道:“适才元某人说了,我啸风派救下了法华大师的弟子净信。据他所说,两年前江湖流传的天甲残片正是静禅院钟塔上挂着的碎玲,此玲便是破弦。而封侯剑上的记录也证实了这一点:破弦为玲,玲心藏弦,弦出则玲发音,音以蛊惑人,弦则取人命!”

“那么破弦玲何在?”宴双刀第一个焦急问出声。

“宴双刀且莫着急,元某人将要说的,是事关江湖稳定的大事,”元天虎郑重其事地说道,“元某人数月前本是秉着分享之心,故而联络各门派召集此次大会,为大家展示封侯剑。但当净信把两年前的事情原原本本告之元某人之时,元某人顿时气愤不已,更是改了这场大会的初衷!”

“怎么说?”又一人忍不住追问。

元天虎继续说着:“法华大师亲传弟子除了净信之外,还有一人。此人本是吴纪带进静禅院里,为吴纪之养子。吴纪剃度之后,此人便拜在法华大师门下,跟着大师学习了迦空心法。后来此人得知天甲残片一事,便欲想法华大师索要破弦。大师拒绝,此人恼怒之下竟是心生歹意。”

“故而才有两年前的血案,而我们原以为的凶手吴纪,即后来的无尘和尚,实际上是在静禅院血案的同一天被其养子所杀!净信之所以能够死里逃生,是因为法华大师在最后留了些手段,让那人没有察觉到。否则……”

说到这,元天虎又是气怒,又是悲痛。江湖众人也纷纷指责起来,却听飞剑派关明威开口问道:“元前辈,此人竟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来,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元天虎平稳了下情绪:“说到此人,其实大家也不陌生。根据净信所言,当初此人就是夺得破弦,并用破弦血洗了静禅院。而破弦,在杀人之时会发出闷沉急促的铃声,众位可想起自静禅院出事后,江湖上开始多了一个神出鬼没的人来?”

“夺命铃!”

“就是他!”

不少门派弟子情绪高涨,当初夺命铃的出现,让他们各个心惊胆颤,日夜不得安宁。

“对,就是那个杀人无数的夺命铃!”元天虎忽地提起嗓音,“夺命铃有一法号,乃法华大师亲自为他起的,唤作净念!而元某人没有猜错的话,此人定混在人群之中。”

众人顿时混乱起来,连忙相互探视。

明从斐似是愕然,转头看向已经不再吃东西了的少年,嘴唇动了动,没有开口。同桌其他人都被元天虎的话吸引了,也没再注意到净念——他们只是临时坐在一起,彼此连姓名都没有交换。而明刀派其他几人,也似是从未听过净念名字般,都没有多大反应。

沧柒低笑,慢悠悠地喝着茶,意味深长地看着无动于衷的净念。

净念早在元天虎说到法华大师的时候,捉取到这个名字,便仔细听了听。若说这世还有谁在他心里留下了些许痕迹的,法华大师定是其一。对于在静禅院的生活,他虽说不上眷恋,但不得不承认还是有些挂记的。等到元天虎后面曝出了一大堆“事实”,他思索了下,算是明白了大部分意思,只是稍微不解,自己怎么就成了杀死法华大师的人了?而且净信,也不可能活的,他是被吴纪用大刀直接砍掉了脑袋的。当然,净念不解归不解,还是认真地听着。

见众人骚动起来,元天虎抬手示意大家安静:“诸位莫着急,想他净念一个人,在这么多江湖好汉前定不敢随意现身露出马脚。元某人再为大家继续解释一下天甲残片。”

“封侯剑记载,当年公孙武侯共写了两份秘籍,一份是在战火中毁灭的绢布,另一份是由其随侍,把秘籍分别刻录封侯剑、破弦,以及护甲上。护甲的下落,目前尚且不知。封侯剑只是断剑,现存的记载主要是关于公孙武侯的纪事,还有少部分不完整的武功秘籍。封侯剑上说到,破弦玲里记载了武侯最精炼的武功心法与兵法谋略,护甲之上则主要记录的是奇门遁甲与阴阳算法。”

“今日江湖会已经不仅是让各位英雄见识天甲残片,更是要替天行道,诛杀恶人!天下之宝,怎能落得恶人之手?!我等各路英雄好汉,今天便趁此时机,为静禅院与法华大师讨得一个公道,再夺回破弦。天下之宝,当是天下英雄共享!”

“元掌门说的好!”

又有人提出疑问:“可是那个净念,我们谁也不认识啊?元掌门,总不能叫出法华大师的弟子挨个在人群里找吧?”

元天虎信心满满地一笑:“诸位不必担心。净信重伤在身,不便行动,自是无力找出人来。再说那恶人,既是参加江湖会,又怎么可能以本来面目出现?元某人自有别的办法,让他立马现身!”

“什么办法?”

“诸位今天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天甲残片。那净念夺得其一,自然也想着其二,”元天虎肯定地说道,“而元某人就用天甲残片——封侯剑,引他主动现身。”

“哈哈,说什么笑话?”宴双刀嗓子响亮,声音自然穿透全场,“若我是那恶人,在元掌门说了这么多话后,也早就跑咯!”

元天虎摇头:“这就是他的自负之处,因为,他确实还在这里,没有离开。”说罢,他掌上聚力,推开笨重的黑箱顶,大喝一声:“诸位!”

“且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