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花殇

雨花殇

暗月夜明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9上架
  • 6059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晚风秋意熏浓月,深夜桂芳香满院

雨花殇 暗月夜明 3549 2017-04-29 08:38:00

  第一卷:林静风动

月色皎姣,清风拂衣。

那林静风动的宁谧到底是静待花开的沉默?还是即将风起云涌的前奏……

1.晚风秋意熏浓月,深夜桂芳香满院

龙泉镇。

位于漠北边陲地带,西北毗邻广袤原始森林,东南背靠繁华中原地带。如一条鲜明的分界线,突兀的点缀在了文明与荒蛮之间,是一个近乎快被世人所遗忘的地方。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平凡而不起眼的边陲小镇里,却隐逸着一个传承久远的古老世家。

漠北陆家——这个在世人眼里近乎渐渐消逝的名字,却在整个漠北地区都拥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和影响力。

让人疑惑的是:就是这样的一个武学世家,一直以来却异常低调。只是偏居一偶,很少与世人接触。

传承久远,但与世无争;底蕴深厚,却不彰不显。

再加上地处偏远地区,陆家之人又很少入世为事,更是让这个隐世的大家族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陆家大院就坐落在龙泉镇西北的平河谷一带,这里也是龙泉镇与原始森林交接的最前沿。

东南相伴龙泉镇的最高峰龙首山,西北则是一望无际的茂密森林,身后便是整个小镇子,而正门前一条象征着平安如意的平河从未知的原始森林中流淌而出,从大院的正前方横流而过,而后斗然一转,贯穿入整个龙泉镇之中。

整个陆家大院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绿水环绕,青山相伴。飘飘然如世外桃源,恍恍惚似超然于世……

—————

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的中秋佳节,微风轻抚,桂月当空,整个龙泉镇灯火辉煌,热闹非凡。

整个镇子上的人们此刻都沉浸在欢庆喜悦氛围之中。真可谓是:

家家团聚日,人人赏月时。

然而龙泉镇的西北方向,神秘的陆家大院此刻却大门紧闭,即便是中秋佳节,却依旧寂廖无声,隐约透漏着与此截然相反的静谧安然。

整个陆家大院灯火通明,空气中都仿佛弥漫着一种莫名的肃杀之气。

在陆家的西北外围,这里与广袤的原始森林接壤。

深夜的原始森林里寂寥无声,犹如一个连接着地狱之门的黑洞,无声的吞噬着一切的生机,整片森林散发着渗人的阴寒。

漆黑的森林里偶尔闪烁起淡淡的幽光,犹若那勾魂的无常。

一双双阴阴的幽光闪动着摄人的诡异,仿佛下一刻就会有未知的凶险扑面而来。

在这无尽的漆冷空间里,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也许平安无事,也许却杀机四伏。

然而人面对未知的黑暗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与戒备,因此这片地带一直以来都是陆家戒备最森严的方向。

因此,即便是中秋佳节,整个森林边缘都依旧是暗哨林立,戒备森严。

巡视的陆家子弟们个个表情严肃,锐利的目光戒备的扫视着周围的风吹草动,凛冽的刀锋在幽静的夜空中泛着冰凉的寒光,隐藏在黑暗中的箭簇包裹着魄人的锋芒。

在这片漆黑的森林深处,一颗合抱的高大奎树下,一只浑身墨黑的野猫静静地趴俯在树下,两只泛着蓝光的眼睛如同鬼魅一般,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悄无声息的潜伏,静等着猎物的到了。

目光上移,就在这颗高大的奎树树枝上,此刻竟突兀的悬立着一位白衣少年。

微风飘拂,黑发轻扬,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少年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懒散的笑容,一身随性的白袍却掩不住他卓尔不群的英姿,整个人透漏出一种游戏人生的洒脱。

少年目光幽远的注视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陆家大院,纤长的眉宇下,一双清澈的眸子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坦诚。

少年的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的飘逸出尘,却也掩饰不了的放荡不羁。

在那少年的身后,随意的斜挎着一把古朴的宝剑,锈迹斑斑的剑鞘顶端上系着一块幽蓝的通灵宝玉,玉石在月光的映衬下隐约间流转着妖异的流光。

从森林深处毫无征兆的刮出一阵瘆人的阴风。少年如同被那清风吹散了一般缓缓消散,又似乎这一切原本就只是如梦似幻。

只是那趴伏在树下的山猫貌似察觉到了什么异常一样,猛的毛发根根战栗,身体微微紧绷,趴伏在了地上警惕的巡视了一下四周,有些疑惑的盯着头顶微微轻颤的树枝,耳朵有些不安的向后立了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阴风扶过,让巡逻在森林边缘的陆家子弟们也毫无征兆的心中一紧,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

八月份的天气已然转凉……

?

陆家大院最深处,这里是整个陆家的核心,却也是整个陆家最安静的地方。

一个个独立的小庭院依照地势而错落有致的分布着,简洁随意,其中装点着各式各样随院主人所喜爱的花花草草。

其中一个简洁清雅的小庭院里,端庄而不失美观,明显是出自一位女子料理的手笔。

小屋中淡淡的烛光从轻倚的竹窗里悄悄地渗漏了出来,点缀着不大的院落,院子西南角落里随意的栽种着颗高大的桂树,淡黄的桂花肆无忌惮的绽放着,妩媚的飘散着淡淡的桂香,东北角有一口小井,井口还点缀着一些明艳的君子兰。

朗镜悬空,乾坤朗朗空明;兰芳桂馥,天地幽幽暗香。

几分清淡,一点优雅,在这静谧的院落里显得殊为难得。

树下一张精致的汉白玉石桌上,一盘桂花糕点倒也衬托出了节日的氛围。

小石桌旁边的石凳上,一位和着紫色衣裙的妙龄少女此刻莹莹而坐。

一条浅粉色的青丝腰带无力的束在腰际,如玉的芊手轻轻的单拖着光洁的下颚,精致的小脸蛋压着有些微鼓鼓的煞是可爱。

一根精致的镂空碎花簪随意的挽在柔顺的发髻上,说不出的空灵出尘。

唇若点樱,眉如墨画。

好似那细笔精描的水墨画女子。

发似流泉、衣如蝶舞。?

好一个沁香温润的如玉佳人。

少女只是静坐在空明的月光下,曼妙的身影却不经意间有着说不出的孤寂与没落流露而出。目似秋水般看着远方有些怔怔的出神。

不知何时,少女身后的墙角下,一道白色的身影竟悄无声息出现在了院子里。

清秀洒脱,飘逸出尘。只是在少年背后斜挎着的破旧宝剑却有些格格不入的不搭配。

少年静静地宁凝视着衣着单薄的少女,不羁的脸上终究留漏出些许不忍和心疼。

从少女身后缓缓走近,轻轻从身后搂住那道有些冰凉的身子,却惊的少女一阵慌乱,差点从小凳子上跌坐下去,抓着少年的手,轻轻的依靠在少年的怀里,这才堪堪的站稳了身子。

少女挣扎着转头,却瞧见了近在咫尺的少年面颊,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又有些气鼓鼓的怪瞋道:

“大晚上连个声响都没有,想吓死我呀!”?轻灵的嗓音轻声温润似水,只是没有半丝的气恼。

少年有些心疼的责备道:“这么冷的天气,不多穿点,还要出来乱跑。”

有些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少女轻声的解释道:

“今儿不是八月十五嘛,我也出来看看月亮,而且也是刚刚才出来没多久呢。”

少年握了握少女有些冰凉的小手:

“你这是在看月亮?光是一个人在这里发呆吧。”

“哪有,我这不是看到了吗?”握着少年温暖的大手,目光有些狡黠的看着少年,少女低声嘀咕道:“就知道你会回来!”

“回去吧!”少年一只手端起桌子上的糕点,另一只手不由分说的反手拉着少女冰凉的小手向屋子里走去。

少女乖巧的跟在身后,静静地低头不语。

推开屋门,淡淡的檀木香便充斥在鼻尖,细细打量一番,最先入眼的是一张轻纱虚掩的柔软木床,床头紧挨着一个木制的女子梳妆台,梳妆台上摆放一面精致的铜镜和一些零零碎碎的小饰品,一进门右手边书桌上烛光轻颤,书桌邻近的木窗轻倚半开,一张古琴静静地立在书桌旁,桌子上整齐的摆放着几卷手抄的书卷。

整个小屋子书香典雅,清新简洁。

少年大大方方的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拿着手中的糕点尝了尝,随意的翻了翻书。

少女却立马关怀的出声问道:

“没有吃饭?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去。”

“等等~~等等,不用了,我吃过了,不要忙了。”一把拉住少女,少年突然有些疑惑的问道:

“对了!小琪,家里为什么突然戒备这么森严?要不是我熟悉,都不一定能悄悄地溜进来。”

“叫姐,小琪也是你叫的,没大没小。”叫小琪的少女有些无奈的白了一眼一脸随性的少年,有些头疼的摇了摇头。

“家里前些日子家里好像有神秘人行窃,凶手到现在都还没抓到,老爷为此大发雷霆,把老管家他们叫过去都骂了个遍。

而且前些日子莫家老爷子带了些年轻人过来切磋,连大师兄都被打败了。老爷为这事正在气头上呢。

大师兄这几天都到处躲着不敢见老爷,带着人到处在抓凶手,这几天大家每个人都不敢松懈。”见少年无所谓乱翻着东西,小琪也不恼,反而是温声细语的解释道。

“屁大点的事,弄的跟惊天动地似的。”少年显然对这些不太感兴趣,不屑的撇了撇嘴。

“好啦!赶了一天的路,赶紧回去好好睡你的觉吧!这些事情也用不着你操心。”

少年赖皮的起身将身后的宝剑摘下倚在床边,直接舒舒服服的躺在少女的闺床上,枕着柔软的绣枕,一脸享受的眯着眼乖巧道:“嗯,姐~知道了~~”

“……”

有些心疼的看着耍无赖的少年,小琪过去轻轻的拉过少年宽大的手,有些溺爱的注视着少年的眉宇,没有出声斥责,反而贴心的给他轻轻的盖好了被子。

少年有些调皮的咧嘴笑了笑,感受着少女轻柔细腻的小手,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也许是真的累了,也许是回了家后彻底的安心,不消一会的功夫,少年便沉睡了过去。

少女看着熟睡中的少年依旧眉头微微紧锁,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少年英俊却依旧有些稚嫩脸颊,像是想要抚平那眉目间的愁绪。

过了一会,见少女熟睡下,这才轻轻的叹了叹气,温柔的小脸上有着化不去的忧愁。

晚秋,深夜,明月。

清风送来那满屋的桂香,悄悄装点入梦乡。

旧屋,古琴,残卷。

耳边又是谁的一声轻叹?丝丝解不开愁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