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花殇

7.救死扶伤菩提心,悬壶济世视同仁

雨花殇 暗月夜明 3290 2017-04-29 08:50:17

  昏昏沉沉间脑海中有了些许意识,陆锋下意识的挣扎着起身。

刚一动身,瞬间的酸痛感差点让自己再次昏阙过去,喉咙间浓烈的血腥味呛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意识在强烈的求生欲刺激下终于渐渐的清晰,微微有些艰难的撑开眼皮,隐约间只感觉一位白衣女子在自己身旁不停的忙碌着。

想努力的睁大眼睛仔细看清楚她的面容,视线却越来越模糊,只感觉胸口被什么小针一样的东西轻轻的扎了一下,那种窒息感才渐渐的消散。

白衣女子,脑海中想努力的构建起出一个身影,昏昏沉沉的疲惫感却再次袭来,如同儿时母亲的召唤般,渐渐将陆锋重新拉入了馄饨之中。

???

再次睁开眼睛,先是警惕的扫了一眼四周,缓了缓神。有些艰难的坐起身来,靠在床头将片段的记忆重新拼接起来。

此刻的陆锋身处一间简朴淡雅的小木屋里,一桌一椅简单搭配,一门一窗轻倚洞开,简简单单的布局,清清淡淡的装点。

唯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屋子里摆放着的各种各样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五颜六色种类丰富。

满屋子的花花草草使得整个屋子里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草药味,其中又掺杂着若有若无的清香,给人一种宁神的芬芳。

眼前,木窗轻倚视野开阔;远方,醉意盎然花草芬芳。

时间已然到了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分,不远处一位白衣少女此刻正侧对着陆锋,于花草间独立。

金色的余晖轻轻的洒在少女的身上,宛若蓬莱的仙子般静怡安然。

手持一小水壶,神情专注的打理着身前的花草,仿佛世间的纷杂都与她无关。

似心有所感,少女微微抬头,刚好看见陆锋坐起身来,有些诧异,却不慌忙。而是缓缓放下手中的小水壶,将有些散乱在额前发丝轻轻撩到耳后,不急不缓的走进了房间。

少女素雅脱俗,容貌清丽,一双秀目明亮无尘,整个人看起来如幽谷清荷。

而她的身上仿佛与生俱来的有一种恬静宁雅气质,给人以温润如玉的感觉。

衣裙洁净,素颜清雅。

神态清淡怡然,小眼明亮动人。

柔丝三千,轻轻散于双肩;脸颊微润,好似刚沾佳酿。

她的五官并不惊艳,也没有倾国倾城的容姿,却给人一种耐看的舒怡。

她的样子看得越久,就发现她越来越好看。尤其是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清淡怡然的气质。

视之以初,恋之以宁;

视之以详,迷之以静。

少女的身上仿佛有一种让人宁静、使人舒心的气质。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少女的声音温润而不亲昵,平静却不疏远。只是简简单单的娓娓道来,却不点缀一丝波澜:

“你是随河水飘过来的,村子里的人见你还有些呼吸,就救你上来送到我这里,我是这里的医生。”

看见陆锋有些疑惑的眼神,少女善解人意的开口解释道。

“多谢姑娘相救。”陆锋微微一怔,便瞬间明了,有些感激的沙哑出声。

“在这里安心的好好养伤吧!你的伤势挺严重。这几天最好不要剧烈运动。先养一阵子再说。”看了看陆锋有些苍白的脸色,只是有些不放心的开口道:

“把手伸出来,我先为你号号脉。”

闻言陆峰下意识的把手伸了过去。

少女伸出手,轻轻的搭在陆锋伸出来的手腕上。

手指清凉,温润如玉。

有些感叹女子年纪轻轻却已然举手投足之间有了一种医者风范。

陆锋有些感激的报了一个自认为和善的微笑,在白衣少女有些诧异的目光下,有些艰难的忍着疼痛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大体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叹了口气。

少女看见陆锋痛苦的神态,声音不急不缓的安慰道:

“放心养伤,会好起来的。”

“多谢姑娘了!”

“你先休息一会吧!有什么事叫我。”似乎看出了现在的陆锋有些精神不佳。少女收回手,给了陆锋一个放心的笑容,却什么也没有说,反而留给陆锋一个单独的空间?,转身离去。

目送着少女离去,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用四个字形容陆锋现在的身体状况,那就是一塌糊涂。

此刻陆峰的身上绑着几乎满身的绷带,一些已经隐约的又渗透出血迹里。现在的自己仿佛一个大粽子一样,被包裹的严严实实。

躺在床上陆锋有些感叹于自己的福大命大。没想到死里逃生,居然会阴差阳错的被人救起。

脑袋又有些昏沉的难受,陆锋只好闭目养神,先安静下来调整着自己的心神。

晚些的时候,少女又送来一碗汤药,询问查看了一些伤情,又顺便聊了几句,临走的时候却递过来一把剑交给了陆锋。

少女目光有些异样的瞟了一眼陆锋,却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吩咐陆锋好好休息便转身离去。

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此刻天色已然暗淡下来,手中的剑夹依旧破旧不堪,剑端处系着的幽蓝玉石反衬着妖异的流光,陆锋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

不得不说,少女的医术让陆锋惊叹不已,仅仅过去几天的时间,在少女的医治下,陆锋便可以简单的让自己起身下床活动,只不过内伤却颇有些麻烦。

而在此期间,陆锋也渐渐的和白衣少女相知相熟。慢慢的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这里是一处被称为雨花谷的地方,附近零碎的散落着一些村落。

当地民风淳朴,与世无争。一直都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小农生活。

而少女则是以医为生,虽年纪轻轻却医术高超,是当地有名的医生。

少女一直是一个人独居,住所却从不冷清,当地人也对少女照顾有加。

私下里村民们都称她是当地的活菩萨。甚至连周围村落的人都全部要过来寻医问药。

少女这里几乎时常都会有附近的村民陆陆续续的前来看病,而陆锋伤势好了一些能活动以后,也会很有眼色的帮忙照顾一下生病的村民,帮忙打打下手。

村民们也心思淳朴,对于陆峰也只是以为是个受伤来此看病的可怜人,因此对陆峰颇为照顾。

而从前来看病的村民口中,陆锋也渐渐的得知了少女的一些情况。

少女是一位孤儿,小时候被一位道士收养传授医学,而少女也在医学方面表现出了超乎常人的天赋,小小年纪便已经医道小成。

以前道士一直带着她游历天下,悬壶济世。

后来落脚到了雨花谷,道士感其一个姑娘家,却到处奔波流离,孰为不易。便把她留在了这里,托当地的村民帮忙照顾。

而少女也凭借着高超的医术,得到了当地村民的尊重与照顾,附近十里八村的村民,各种疑难杂症都能在少女的医治下药到病除。

偏远小地,一场小小的病疾都几乎关乎生死大事,医生可以说是当地的保护神,因此当地不少人都受过少女的恩惠与救治,而且少女平日里心地善良,与人为善。因此当地的人都是把她既当恩人又看作半个女儿的对待。

少女以医为生,也从不缺衣少食,附近的村民都是将最好的东西先让着少女,从不曾让她受了冷落。

与此同时陆锋也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怪象。

每一个前来找她来看病的人,无论大病小病,治好了以后,也不支付医药费,而是在离开的时候留下一些各式各样的草药。

而当地的猎人们也会在外出打猎的时候带回来一些药草送到少女这里,使得少女这里几乎不亚于一个大药房。

后来才得知少女看病有一个规定:

每一个找她看病的病人前来寻医,都无需支付医药费,只需要每一个人给她留下几株草药作为回报就可以。

取之于彼,用之于彼,无欲无求,不求回报。

??

其实让陆峰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陆锋问起少女的名字时,少女说她叫宁静,陆锋微微一愣。

真配!看着她淡然的气质,陆锋觉得这名字真的是专门为她而配有的。当初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陆锋想到也正是宁静二字。

?

相处的日子里少女也从来没有过问起过陆锋的来历与情况。陆锋也就自然心照不宣的一笔带过。

有些感叹少女的那种与世无争的淡然。你不说我便不问,你想知道我便告诉你,出奇的文静恬然。

无欲故无求,淡然故宁静。

而仅仅过去几天的时间,陆锋的外伤便已渐渐好转,只是内伤却有些头疼,不过让陆峰暗暗吃惊的是,宁静姑娘竟然可以为自己调理内伤。这让陆峰着惊讶的实有些难以置信。

要知道医治外伤是一个好医生的基本能力,可是如果是一个连习武之人内伤都能调理医治的医生,那可就不仅仅是“好”这么简单了。

就陆峰所知的这样的医生,整个漠北也不超过一把手,而这些人无一不是沉浸医学近乎一辈子的医界泰斗般的人物。

而这个小地方却能藏着这样的高人,还是一位年纪轻轻的神医,也难怪陆峰有些吃惊。

不过宁静在这里平日里都是一个人的生活着,平平淡淡却也简简单单。

因此陆锋一边养伤,一边白天帮宁静打打下手,晚上陪着少女聊聊天,说说话,日子倒也清闲。

当然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陆锋一个人在说,少女坐在旁边安静的听着。

从一些边外的奇闻异事到各地的风土人情,所聊甚广,包罗万象。偶尔宁静也会有些好奇的问上一两句。

也不曾多问,却没有冷落。

这几天的日子应该是陆峰从小到大过的最轻松安宁的一段日子,与世隔绝,内心空明。

时间的就这样静静地缓缓流过,自然的连陆锋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