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花殇

6.夺命生死一线天,血溅凶禽染苍穹

雨花殇 暗月夜明 4049 2017-04-29 08:49:37

  茂密的原始森林中成片的合抱之木遮天蔽日,即便已是正午时分,也透不过多许的暖阳,森林中显的寒气袭人,阴深昏沉。

连那成片的树叶都郁郁葱葱,泛着深绿色阴稠,一花一草都隐约间透漏着死寂的静谧,整个森林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而此刻一位白袍少年嘴里叼着一根狗尾草,正悠哉悠哉的在森林里到处晃悠着。

此人正是刚刚从莫家跑出来的陆锋。

自从追着神秘黑衣人若有若无的气息一直进了杀虎口附近的原始森林里,原本以为进了森林可谓是如鱼得水的陆锋却郁闷的发现:人跟丢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舌头上传来的阵阵疼痛让陆锋忍不住直吸凉气。

想起莫家那位神仙女,陆锋就舌头疼,绝对不怀疑陆锋要是再迟跑半步,那位大小姐绝对不会让自己竖着从莫家大院里爬出来。

翻了翻脚下常年积压的枯枝残叶,陆峰停下了脚步,有些奇怪的抬头看着一直在自己头顶上盘旋着的一只乌黑禽鸟。

禽鸟浑身上下包裹着一种阴森的灰气,即便是正午时分也看的让人浑身不舒服,仿佛天空上有一道怨恨的目光阴阴的盯着自己,让陆锋有些眼皮微微跳了跳。

正失神间,突然心中一凛,背后突兀的一阵凉风袭来,几乎下意识的准备侧身躲避,莫名的危机感却让陆锋生生地止住了身形。

几乎同时身旁两道寒光便以犄角之势锁死了陆锋的前路,朝着门面直扑了过来。

不容多想,也没有考虑什么形象问题,陆锋一个不雅的狗吃屎直楞楞的趴在了地上,接着一个驴打滚,两把箭镞便擦着脑袋直直的钉进了刚才躺下去的积叶之中,深入地底。

反身单手撑地,刚刚起身。心口处一把短刀便几乎插了衣服跟了过来,半空中的陆锋右手毫光一闪,一道银光突然从袖口间飞出。

铛的一声脆响,那道银光撞在了短刀之上,又弹回到了袖口之间。却使得短刀微微一偏擦着衣服玄之又玄的划过,留下一道血痕。

躲过了几乎是连环杀的危局,也顾不上什么怒气冲天,站起来身来和他们理论一番,再来个一决雌雄。

陆锋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逃,赶快逃。刚起身抬头飘了一眼,便看见有六个黑衣人冲着自己而来。

还没有站稳脚根,一炳大刀照着陆锋的头顶就砸了下来。

陆锋反手拔剑,举剑相抗,只感觉一道巨力从手臂上传来,砸的陆锋手臂发麻,差点手中一空没有抓住宝剑。

压住翻腾的气血,陆锋反倒是借着这一股巨力,逃出了七个人的合围圈,深深地提一口气,头也不回的几个闪身,便借着茂密的大树,消失在了树林里。

看着陆锋逃跑的方向,七个黑衣人非但没有一丝慌乱的动身追上去,反倒无声的聚笼在一起,相互对视一眼,再次向着各个方向四散分开,分别朝着陆锋逃跑的方向分别合围而去。

一阵清风拂来,吹的树叶微微摇曳,一只乌黑的禽鸟振翅而起,转眼间消失在了天际……

?

擦了擦嘴角的血,陆锋目光有些阴沉的扫了一眼四周,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盘旋的禽鸟,此刻心中却翻起滔天巨浪。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要不是陆锋在森林里摸爬滚打多年,提前感觉到了危险,换作其他人早已经被留在了那里。

即便是自己,只要刚才反应稍微的慢上那么一点点,恐怕同样当场就毙命在此。

七个人时机把握之精准,出手动作之凌厉,毫无疑问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之前隐避毫无迹象,配合默契不留空隙,陆锋可以肯定,这些人绝对是一群专业级别的杀手。

而且到现在身后都没有人来追自己,陆锋可没有庆幸的认为他们就此放弃了,恰恰相反,说明他们早已经是准备充分,根本就不怕自己逃跑。

陆锋一咬牙,压了压身子,一个回身便向着来路反杀了回去。

然而还没有真正接近对方,陆锋就悲催的被他们发现了。被一群人在屁股后面整整兜杀了一个上午,最后才侃侃的拉开了一段距离。

有些悲剧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反身向着杀虎口方向逃离的机会,反而被围着越来越退进了原始森林的深处地带。

而且期间陆峰多次反杀回去,却都提前的被几个人发现,倒是落的身上多了不少的伤势。慢慢的陆锋就再也没有心思耍什么花招,认准一个方向辛辛苦苦的埋头一直跑路了!

………………………………

三天,整整被追杀了三天。

陆峰真的没有料到自己这一跑,就是整整的跑了三天三夜,更没想到是对方一直咬住自己,竟然也硬生生的整整追了三天三夜。

期间,陆锋跑的马不停蹄,对方追的锲而不舍。

一路跑的过程中,陆锋也曾尝试着借地形反杀了几次回马枪,虽说没什么好的收获和战果,却打乱了不少他们围剿追杀的节奏。

更重要的是也让对方有些忌惮于陆锋的大胆反杀。慢慢的开始采取了稳扎稳打的套路,一直在试图合围着陆锋,而不给陆锋单独面对的机会。

双方你来我往胶着难分,陆锋的身上却是越挂越多,当然对方几个人也并不好受,其中几个人几次都让陆锋差点得手,奈何对方配合的实在是太过于默契,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反倒让自己几次陷入危机。

陆峰一直都没有和他们选择硬碰硬,而是一门心思的一路狂奔,因为陆峰知道,现在不是时机,自己这样的状态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时机,一个恰当的脱困机会。

而转机也就出现在第三天……

正是正午时分,此时的陆锋满身血汗,有些无力的靠在大树下恢复着体力。心中却有一百万只***在奔腾。

有些郁闷的感叹这一群人为何要这么认真的一直锲而不舍的追杀着自己,却不敢大意的时刻留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就在这时,晴朗的天空下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异响,惊的陆锋都忍不住抬头有些震撼的看着天空中的异象。

只见这几天一直盘旋在陆锋头顶的那只乌黑禽鸟,此刻正在发疯似的振翅向上。

而其下方,同样一只巨禽扶摇而上,如同一支利箭般直插青天,冲着乌黑的禽鸟扑杀过去。

利爪如同钢钉般一下子就扎进了大鸟的胸口处,只听见高空处一声悲鸣,声音凄厉如同婴童啼哭一般,刺骨摄魂。

大鸟剧烈挣扎着,奈何巨禽的利爪如同钉在了禽鸟的身上般,任其如何挣扎都始终无法摆脱,天空中一阵激烈的撕扯悲鸣,羽翼满天凋零。

不一会的功夫,禽鸟便在巨禽的利爪撕扯之下没有了声响。

巨禽似乎宣示般的抓着禽鸟在天空中盘旋了一圈,却没有离开,反倒是凶光一闪,直接照着陆锋这个方向俯冲了下来。

从地上抬头看观战还感觉不到巨禽的庞大,然而等到巨禽俯冲而下的时候,陆锋这才感受到了什么叫庞然大物。

只见得四周枝叶杂飞,劲风刺脸,一片阴云飘过,一只相貌骇人的异禽便已经落在了离陆锋不远处的一颗粗大的树干上,腰粗的树干竟被压的咔咔直叫。

然而最让陆锋称奇的却是巨禽奇丑无比的外貌。

巨禽鸟头硕大如盆,却光秃无毛,反倒是纵横交错的血痂和零零散散的鳞片挂满了整个头部。

钩魂的目光赤红如血,直勾勾的盯着陆锋,巨大的五爪如刀,愤怒的来回踩抓着巨大的树枝,在枝干上留下道道深壑的抓痕。

而巨禽爪子下的禽鸟此刻早已经毫无了生机,定眼一看,禽鸟的心口处不知何时已经被掏空了。

目光一转却使得陆锋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刚刚死去禽鸟的头部不似普通禽鸟的喙嘴尖头一般,反倒是一张娃娃脸。

不错,就是一张极为怨毒的娃娃脸。

娃娃脸上此刻竟还挂着阴森的幽怨,让人心中不由的冒出一阵恶寒,肚子里忍不住有些反胃。

陆锋下意识的的打了一个冷颤,即便是此刻烈阳高挂。陆峰都不由有些后背发凉。

艰难的咽了咽干涩的喉咙,此刻也终于明悟了一直在自己头顶上盘旋的东西是什么了。

这哪里是什么禽鸟,而是一种被称为“观”的鬼疫——据说这种东西会飞但却不是什么活物,而是一种由无尽的死童怨气积聚而成一种怨灵。

在特殊的诅咒下这些无尽的婴灵会慢慢的纠缠到一起最终化形。

如果有人不小心被这种东西跟着,据说会给这个人带来无尽的不详和晦气,那些婴灵会一直纠缠着宿主至死方休。

陆锋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种只在传说中才会出现的邪恶东西。

再抬头有些细细的打量着这只模样怪异的巨禽,陆锋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两个字——委随。

尾随,这种被道教尊为道教护教神兽的异禽,专以观、咎、寄生为食,相传尾随与甲作、巯胃、雄伯、腾简、揽诸、伯奇、强梁、祖明、委随、错断、穷奇、腾根并称道教十二护教神兽。

据说这些神兽专门捕杀鬼虎、疫、魅、不祥、咎、梦、磔死、寄生、巨、蛊等十一种鬼疫,最后还要将这些危害人间的邪异之物掏心、挖肺、抽筋、扒皮,用以警示邪恶。

陆峰真的有些庆幸自己能有幸偶遇到这种神兽,虽然样子是有些丑陋了不说,却真的帮了陆峰一个大忙,要不然陆峰可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摆脱这那只观。

只是面前的尾随此刻有些凶狠的看了看陆锋,却让陆峰有些心里发毛的后退的靠在了树上。

这东西可真不是闹着玩的,自己感谢虽感谢,却也不能把自己当成点心喂了这只神兽吧。

不过头顶的那只尾随只是扫了一眼陆峰便将凶光一转,看向了陆锋的身后。

那一刻陆锋清晰的感觉到了一直在自己身后紧追不舍的一群黑衣人的气息有了一刹那的消失。

尾随有些愤怒的抓着观的尸体甩了甩,最后有些不甘的一把抓起观的尸首,突然奋力振翅,顿时使得方圆四周掀起一股劲风,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锋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身后,清澈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忧色。

不过此刻的陆锋却没有丝毫迟疑,转身撒腿就跑。

没有了一直尾随着自己的观,而且一群黑衣人还被暂时的惊退,如此大好时机陆锋自然没有放过。

果不其然,不一会的功夫身后的黑衣人便再次加紧了对陆锋的围杀,甚至开始不计后果的打散了配合严密的包围圈,开始了疯狂的追杀。

根本不敢作丝毫停留,因为陆锋知道此刻一旦被他们再次纠缠住,对方一定会想尽办法缠住自己,不会再给自己逃跑的机会了。

因为如今没有了观给他们提示位置,一旦跟丢了陆锋,再想要在茫茫的原始森林中追踪一个人,光凭着这仅有的七个人,这无疑似大海捞针。所以时间拖的越久对陆锋越有利。

然而对方又未尝不知道现在的局势,更加不计后果的紧追不放。

不过所幸茂密的树林给了陆锋很大的优势,而原始森林中各种未知名的奇兽异类混杂的气息,给陆峰的隐藏提供了太大便利。

?

终于在趁着夜色的掩护,在夜幕时分,已经成功摆脱追杀的陆锋满身是血的站在河边,大口地喘着粗气。

虽然说摆脱了追杀,不过最近几天的交锋却让陆锋身受重伤。

精疲力竭,身心俱疲。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势仿佛掏空了陆峰整个人的精气神,最关键的是陆峰在这几天的交锋中早已经积累下了严重的内伤。

扶着身旁的大树,抬头看着静谧夜色下幽静的有些朦胧,陆锋长出一口气。

人有时候长时间紧绷的精气神一旦松懈下了,就会立马陷入虚脱。看着越来越模糊的河水,陆锋终究是没有坚持住,两眼一黑,一头栽进了河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