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花殇

13.象郡地霸小三癫,陈家存亡危机端

雨花殇 暗月夜明 3771 2017-04-30 09:51:35

  象郡是岭南有名的城市,也是岭南的行政中心。不论规模还是人气,在岭南都是首屈一指。

这里虽然没有中原的繁华昌盛,却也因地处西南,当地少数民族众多,有着包罗万象的精彩。

当地的城没有中原地区那样的宽厚城墙,也没有什么防御性质的堡垒,完全是人多以后聚集而成的一座天然城市。

这里汇集着南来北往的商客,也接纳着天南海北的游人,更包容着形形色色的少数民族人群。

整座城市鱼龙混杂,而当地官员也选择了放任自由的政策。

仅仅在城市中央设有一座城主府,平时里除了用来调节偶尔出现的纷争以外,由于少数民族众多,风俗习惯各迥异,其他的大部分事情都交给了少数民族之间各自进行和平解决。

整座城市只留下了一支帝国的军队,一直驻扎在城市外的郊区地带,平日里也不管不问,仅备不时之需。

这座城市仅仅定下几条简单的规矩要求所有人共同遵守以外,其他一切自便。这是一座自由之城,也是一座精彩之城。

象郡,也正是取了包罗万象之意。

这里每天客流量极大,绝大多数人都是商人、游客和前来交换商品的少数民族之人。因此城里客栈林立,叫卖不断,可谓热闹非凡。

一处颇大的客栈里,一群南来北往的散客们聚着一群闲聊着,交换着各自的信息。

各种信息在这里汇聚,然后又从这里流出,传向四面八方。

因此可以说商客们几乎掌握着天下最灵通的消息。各种各样的传说和真假难辨的小道消息也是从这里率先流出。

黄昏时分,天气清爽,此刻正是商客们清闲的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的时候。一群人聚在一起,天南海北的胡扯着,好不热闹。

“听说没?前些日子金家好像丢了件东西。”不知道说突然道出了这样一则消息。

顿时整个客栈像炸翻了天,一群人都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了起来。

“像人家江南金家这样的大家族,丢件东西有什么大不了的。依我看呀!帝国国库加起来都不见得有金家富裕。丢就丢了呗!”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金家这次丢的东西意义非凡,现在金家疯了一样的发动人脉在到处找。”

“什么东西啊?怎么重要。”

“这我就不晓得了。”

“听说是一块玉。”

“那可一定是块了不得的宝玉吧!”

“其实这不是一般的宝玉,据说这玉关系到一个大魔头。”

“对对对,我也听老一辈人说过,相传一共有八块这样的宝玉,而且分别被七个大家族掌握着。分别由金家、莫家、洪家、陈家、陆家、沈家七个家族各自掌握一块。而这八块玉听说关系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存在。”

“不对呀!七个家族每个家族一块这才七块了,那第八块玉呢?”

“最后一块宝玉听说在死亡之地,而且那个大魔头据说就是被封印在死亡之地,而集全这八块玉就可以解开这大魔头的封印了。”

“这金家丢了这块玉。不是还有六块玉安全吗?可能只是小偷不小心顺走了而已!”

“这你就忘了吧!八十年前陈家已经被神秘灭门了。沈家那块玉早就已经不见了踪迹。”

“说起来这七大家族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前些日子淮河的洪家家主洪荒外出说是被仇家给杀了,看来这事有猫腻呀。”

“还有我也听说漠北的莫家前些日子也让神秘人进去了,不过听说是被莫家老爷子惊天狐给惊退了。”

“哎!这陈家莫非就是咱们象郡的陈家?”

“我听说这几天陈老爷子不是病了吗?有人说其实这陈老爷子是被人给下毒了。”

一群人大惊,越说越惊人,也说越越离奇,众人都有些吃惊不已。

“这么说来这几个家族都出过事?不对呀!你们为啥就说了六个,不是还有一个陆家吗?”

一个老者这时候也开口:

“这七个家族其实说起来:金家最有钱,莫家最强盛,陆家最神秘。陆家一直以来都神秘莫测,几乎不和人打交道,很少有他们的消息。”

“到底是什么人在打这八块玉的主意?”

“据说有大魔头的属下一直想收集八块宝玉想为大魔头解除封印。”

“听说百断山脉这几天颇为不平静?你们听说了吗?听说连帝国都坐不住了。”

“越说越邪乎!别捣古了,说正经事,谁手里有茶叶,给我来点,这几天手头有点紧。”

…………

说起买卖来一群人顿时收起了好奇心,开始谈论起生意来。

只是没人注意,一旁的角落里,一位少年自斟自饮,一直静静地听着这一切。

少年低声自语了一句:“洪家、金家下一个应该就是陈家了。”

说罢便再次沉默不语,声音低的只有他一个人听见而已。

少年面色清秀,目光澄澈,只是身后却背着一把颇为破旧的宝剑,显得有些唐突不适。不过在这象郡,奇装异服数不胜数,众人倒是见怪不怪。

少年看着一群人又讨论起了买卖,便将目光收回,转向了客栈门口方向。

只见客栈的对面街道上蹲着一位光头男子,年纪二十三四的样子。

如此的大热天,身子上居然奇葩的套着件药草黄般的大皮袄,浑身上下土里土气,小眼睛贼机灵的四处轻巧的扫着,极像个地瘸流氓。

就在这时,一位商旅行头的中年人刚好从光头男身前走过。

光头男毫无征兆的突然一伸脚,绊了一下中年人。

中年人走着光明大道,却猝不及防的莫名被人绊倒了一脚,一个趔趄差点一个狗吃屎栽倒。

莫名其妙的一个无妄之灾,任谁都气不打一处来。

中年人抬头就对着光头男怒骂道:

“小兔崽子,没长眼睛呀!”

地瘸男老神在在的蹲在那里揶揄道:“我嘞个擦!老王八眼睛长天儿上了呀,没看见小爷的眼睛。”

中年人脸色一黑,却出乎意料没有还口,而是瞪了一眼光头男,居然转身离开。

连那光头男见状都一脸懵逼,看着转身离去的中年人,一时间也呆住了。

只是中年人走出三步突然神色一僵,伸手一摸腰间空空如也,脸色大变。

突然转身拔出身上的腰剑,照着光头男心口就刺了过去。

“混账东西,居然把手伸到爷爷身上来了。”

当的一声脆响,出乎意料宝剑刺在光头男子的大棉袄上非但没有刺穿,反而响起了金属般碰撞的声音。仿佛有什么坚硬之物挡住了剑锋,保住了光头男一命。

光头男身子一滚,滚到了旁边,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小钱袋子。

光头男摸了摸有些干扁的钱袋子不屑的撇了撇嘴:“钱不多脾气倒挺大。”

看见自己的东西,中年人大怒,再次举剑变刺为砍,朝着光头男再次砍了过去。

当、当、当。

只听见又是三声脆响,光头男依旧无碍,只不过衣服上多了几道划痕而已。

只是这时候街道上的情况早已经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所有人都顿时傻眼了,敢情这小哥的大棉袄里还包着刚丝不成。

虽说没有受伤,但是长剑的力道可不是概的,巨大的力道拍的光头男疼的龇牙咧嘴,一个阵的吸气。

周围人哄笑着,却没有人上前。在象郡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司空见惯。

不过却人中年人脸色酱紫,拿着剑就朝着光头男的脑袋削去。

吓的光头男一缩脖子怪叫一声:“妈的,小爷先撤了!”

看了一眼中年人手上的宝剑,光头男突然起身,几乎是快到了不可思议,几个闪身就窜到了人群里消失不见。

中年人大急,赶忙怒气冲冲的追了上去。

客栈里显然有人认识光头男,道出了此人的身份。

“这不是小三癫吗?”

“癫酒、癫武、癫乐天,整天嘻嘻哈哈没有样子。又偷人东西去买酒了。”

“唉!好好的一个人成了这个样子,可惜呀!”

听着众人的谈论,陆锋起身在桌子上留下了一些碎银,平静的走出客栈跟了出去。

因为就在刚才在中年人在用剑的那一瞬间,陆锋分明发现中年人的剑身上隐约有一丝死气缠绕。

象郡,陈家。

岭南地区的建筑与中原地区不同,简单,实用,简约。

没有那么多装点,相当的直白。

大屋子里,就几张桌子和十几个椅凳。

此刻的陈家大厅里站着十几号人,每个人都穿着统一的青蓝色习武之装,短袖口,略宽松。灵活、方便、不羁绊。

此刻大厅首座上坐着一位相貌平凡的中年人。

普普通通,衣装同样一身青蓝,且略有些简朴,毫无出众之色,而且此刻的中年人脸色还有一种病态的苍白。

此人正是陈家家主陈福天。

周围的几个人都恭敬的侯在旁边,等待着陈福天的吩咐。

其中的一个人上前禀报道:“老爷,据探子回报,陆家少主陆锋已经出现在了象郡了。”

“没想到连陆家都来了人,不过我原本以为陆家来人也一定是麒麟王陆云,没想到居然是陆家的小少爷陆锋。”陈福天颇有些惊讶的说道。

“不是说此子幼年差点夭折,落下病根,根本不习武术吗?”一旁一位和陈福天有几分相似的青年人开口有些好奇。

陈家家主陈福天思索了一会开口:“陆家之人,一旦出世,便无凡人,都注意一下吧,不可大意。不过陆家之人,是友非敌。尽量于他多行便利!”

“是!”

“还有,百断山脉方向尽量回缩势力,暂时不要理会哪里,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回象郡。”说道这里陈福天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父亲,你没事吧!”下面人群里一个青年有些紧张的问道。其他人也莫不紧张的纷纷上前一步。

“无妨!一个蛊毒而已!就想要了我陈天福的老命,没那么容易。又不是没经历过。”陈福天摆了摆手辞退了众人,表示无碍。

“好了!都散了吧!吩咐下去,这几天一定不可大意。都注意点。我已经通知了帝国方面,帝国过几天就会来人。在此之前一定不能出了差错。”

“是”一群人领命退了下去。

原地只留下了刚才喊父亲的那个青年。

青年人上前走到陈福天身旁,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陈福天脸色却颇为慈祥的看了一眼青年开口道:“毅儿,还记得为父和你说过的话吗?”

青年闻言却脸色复杂的有些犹豫:“父亲,你不会有事的,放心吧!不要多想了。”

“唉!希望吧!不管怎么说,帝国既然已经出面了,至少也能保我陈家不至于断了血脉香火。”

叫毅儿的青年闻言脸色大变:“父亲!”

陈福天摆了摆手:“毅儿!一个巨大的阴谋已经开始铺开了,或许我们陈家可能只是这其中的一个小小的棋子罢了。”

说到这里无不忧虑道:“现在的陈家已经不是十几年前的陈家了,这次危机我们能不能挺的过去都心里没底。”

“父亲,我们不是还有那么多的人帮我们吗?放心吧,会没事的。”

“哎!别人的帮忙终究还是外物……算了,你这几天也小心点。”

“是,父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