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雨花殇

17.祸乱阴云起东南,万古天妖惊出世

雨花殇 暗月夜明 3082 2017-05-12 08:33:21

  象郡,陈家府院的一个房间里。

陈福天此刻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耳边便传来一道有些关切的声音:

“陈老弟,你醒了!”

“城主大人!”看见来人,陈福天赶紧挣扎着要起身,被旁边的中年人按住,让他重新的躺了下去。

“你我之间用不着这般多的俗礼,又不是朝堂之上。”中年人看着陈福天的脸色,有些责备又有些关心的问道:

“没事吧!”

陈福天摇了摇头,脸上的气色却比不久前明显好多了。

“医生先帮你调理了身体,蛊毒也暂时压制住了,我已经排人去请苗族的大巫师了。相信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这次还要多谢老哥了。”

“你我之间还谢什么,只是这次没想为了这东西竟然引出来这么多人。”说到这里中年人有些凝重。

“我决定要把这东西送走!”房屋里此时只有两人,陈福天一脸坚定的突然小声开口。却让中年人有些诧异:

“老弟什么意思?”

“东西放在我陈家是祸非福,我想把它直接送到帝都去。没有比帝都更安全的地方了。”

“你想让灵卫把东西护送到帝都。”

“不错!老哥你这么看?”

中年人起身负手想了想道:“这样其实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量他们再胆大也不敢将主意打到帝都去。”

“只是帝国方面的人还有些时日才能来,而我陈家现在却是这个样子,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挺过这次劫难!”陈福天道出了自己的忧虑。

“帝国的人明天就会到了。”

“这……不是最快也要十天后吗?”

“唉!岭南怕是要变天了。”

说到这里,中年人面色有些忧色的叹了口气:

“昨天晚上刚刚接到消息,东南边疆地带有些不安宁,怕是要发生叛乱了!帝国方面现在十万火急催促,他们已经日夜行军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了!”

“什么?叛乱?”陈福天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帝国和平稳定了近百年,战争这个词已经很久未出现在人们的话语里面了,突如其来的叛乱消息不得不让人震惊。

?

“大人”正在这时,一个士兵轻轻的推门而进,打破了屋子里的安静氛围。

中年人看着进来的士兵问道:“什么事?”

“帝国先锋部队刚刚已经赶到。此刻正在城外驻军之地等待。”

“知道了,告诉他们,我一会就过去。”

“是”士兵得令,恭谨的将屋门带上退走。

中年人和陈福天对视一眼,此刻皆看出了彼此眼中的诧异。

“老哥先忙吧!公务要紧,我这里已经不碍事了。”

中年人沉吟了一会突然转头:“福伯”

“老爷!”一位干瘦的老者一脸恭谨的凭空出现在了中年人的身旁。

“保护好陈老弟,我去趟许将军那里。”

“是”

中年人对着陈福天嘱托了几句,安顿好了这里,便转身离开了屋子……

?——————

?

数十里军旗猎猎;几万人战马连天。

三万帝国的军队突然高调的出现在了象郡城外。

安营扎寨,布防列阵,休养整顿,粮草尾随。这一切都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

象郡城内突然之间变得戒备森严起来,士兵开始严密盘查各路来往之人,巡逻的官兵成倍增加。

第二天,城主大人突然宣布:象郡开始实行军队管理。

街头巷尾各种小道消息疯传,人心惶惶。所有人都意识到了:

要出大事了!

一天天过去了,象郡城里的氛围越来越压抑,森严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连普通的居民都感受到了象郡如今的不同寻常。

终于,第七天,一则消息证实了人们的想法:

边疆告急!岭南诸部联合叛乱!

?

东南十万火急,羽书直奔帝都。

?

象郡实行全城戒严,夜晚实行宵禁。

?

战争,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爆发了。

第十七日,大将军赵洪率领骑兵突袭岭南诸部联军,大胜。

第二十九日,帝国大军鏖战岭南诸部联军,七战七捷,岭南诸部溃败。战线推进至百断山脉边缘。

好消息一个接一个的通过象郡穿到帝都。

谁也没有料到,帝国的军队竟如此神速的取得了战事的节节胜利。似乎这场叛乱的主动权自始至终都掌握这帝国一方的手中,整个战局从一开始就几乎呈一面倒的方向发展。

就在所有人都密切关注岭南局势的时候,又一则消息突然传来:

?

天妖出世了。

谁都没有料到,原本以为岭南局势会因帝国的军队入驻,渐渐的平复下去了。

就在这时却又得到了这样的一则消息。

不过此消息一出却让整个岭南、甚至中原地带都一下子炸了锅,引起一片哗然。

帝国的军队停止继续向前推进,开始构建防线。

象郡城主下令:百断山脉附近所有人员全部撤离,并开始对岭南全境实行盐货临时管制。

岭南边疆的大批人民提老携幼、拖家带口,纷纷向着象郡方向迁移。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名字:

天妖。

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妖尊。

有传言说:

他,岁月悠长,可追溯到远古时期。

他,妖法通天,世间已经少有人敌。

他,妖族至尊,可以号令整个妖族。

只是一直以来,人们都相传着天妖常年隐于昆仑山修行,致力于成仙之道,很少出世。

不过一旦天妖出世,便意味着整个妖族暴动的来临,将给世间带来的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浩劫。

没有人敢小觑天妖的凶名。百断山脉近百年来一直荒无人烟的最主要原因,便是上一次的妖兽暴乱,使得整个百断山脉附近方圆百里再无人烟生机。

天妖当世,屠戮不止。

天妖的凶名,是无数血与骨堆积出来的。

天妖出世的消息甚至比岭南诸部联合叛乱所带来的影响更加严重。

然而祸不单行,坏消息接连不断。

有人看见前些日子百断山脉中阴兵过道,无数阴兵从百断山脉腹地走出。

据说金家金玉堂还与其相遇,之后重伤而归,到达象郡金家的分堂便昏迷不醒,至今生死未卜。

还有传言,帝国前线部队失利,战争阴影弥漫整个岭南

……

就在所有人都密切关注岭南局势的时候,很少有人留意到,一支神秘的队伍却悄悄地出陈家出发,秘密的离开了象郡……

?

——————

漠北莫家。

一处典雅幽静的书房里,一位白发老人此刻倚躺在太师椅上,手中握着茶杯眯着眼闭目养神,一位儒面中年人恭谨的站在其身旁。

不远处的窗户旁,一位衣着五彩凤銮衣的少女倚窗而立,目光有些游离的望着窗外,无聊把玩着手中的茶杯。

这三个人正是如今莫家的三代领军人物,莫灵和她的父亲莫承和以及爷爷莫惊天。

此刻的莫承正在不急不缓的述说着近些日子的一些琐事,老爷子偶尔有一没一的搭上几句。

不过一旁的莫灵显然对此没有丝毫兴趣,反倒是小小的茶杯在她灵巧纤细的小手里不停的旋出漂亮的旋花。

“最近帝都的局势有些乱,帝国内部意见分歧很大,形势怕是有些不明朗!而且岭南听说也发生了叛乱。”说道了近期帝都方面的近况,莫承显然有些忧色。

“找个人去帝都好好打听一下吧!”老爷子眼皮都没有睁的开口道。

“爷爷,我去吧!”就在这时,一旁一直安静不说话的莫灵突然开口。

“去吧!说不定陆家那小子也在帝都了,你和他也应该见一见面,也好相处相处感情。”莫惊天放下手中的茶杯,慢吞吞的睁开眼睛抬头说道。

“我不是去看他。”莫灵一个激动差点将茶杯砸了过去。

莫惊天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女。莫承则有些诧异的看着这爷孙俩,有些不可思议的转头看着自己的女儿。

莫灵被盯的有些脸红,凶巴巴看着二人怄气道:

“看什么看,不去了。”

老头子这才又笑眯眯的开口道:“去吧!正好也出去闯荡闯荡,就当是顺便见一见他,不管怎么说你们之间也是有…”

“他又不喜欢我。”莫灵打断爷爷的话,却莫名的蹦出来这样一句,只是说完自己就后悔了,连脖子都红了。

“唉,他不是不喜欢你,只是他这种人不喜欢受人约束,让别人来安排他而已。没有人会不喜欢我孙女的。”

莫灵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说的你有多了解他似的。”

“我不是了解他,是了解他爷爷。陆家都是一脉相承的性格。”莫惊天有些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女开口安慰道:

“再说了,爷爷也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你要是有自己喜欢的人,爷爷也不会反对,要是没有,就听着爷爷的安排吧。爷爷不会害你的。”

“我不喜欢他,胆小鬼一个而已!”

“以后你就知道了,这么好的孙女婿,爷爷可是拉了脸皮才给你争取过来的,能不能得到就看你的了。”

“切,谁稀罕。”

“哦,那就让管家去好了,你就在家里吧!”一旁的莫承在一旁突然开口打趣道。

莫灵恨恨的瞪了眼一脸玩味的父亲,愤愤的转身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