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冰璃倾城

冥心4+煮酒1

冰璃倾城 谭左心 2014 2017-05-28 16:23:10

  ……西月王宫……

“晴书的事儿怎么样了?”幻影細闭着眼睛,靠在龙椅上,脸色暗沉。

“陛下,公主……”可蝶低着头,欲言又止,“殿下,我们派去的人都没有回信,不过我已经又派人去了。”

“废物!”幻影細突然睁开眼,端坐起来,“这件事一定要尽快解决动作不要太大。还有,一会儿把凛园带到赫椒殿。”

可蝶脸色一暗,默默撤了下去。

……璞箫殿……

“清竹。”肃璃停下手上的动作,动作轻柔地把手上的义甲褪下,“同我去蚕宿閣,别让别人知道。”

“是。”清竹走到肃璃身边,伺候肃璃起身。

“殿下。”一个小侍女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可蝶大人在门外,说要接殿下去赫椒殿。”

肃璃微微顿了顿,马上又恢复了平时自若的神态:“就说我已经就寝了。”

“云王妃还没休息呢,刚好,陛下那里为您准备了夜宵。”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可蝶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

“你……”肃璃怒不可遏,却也无可奈何,“陛下身边的人真是没有规矩啊。”

可蝶冷笑一声,毕恭毕敬的请了个礼:“王妃的话,臣会谨记在心。”

肃璃缓慢地走在可蝶前边,每一步都无比沉重。

赫椒殿的门已经敞开了,清竹把肃璃送至赫椒殿内,便默默退了下去。

肃璃强压下内心的焦躁,稳重地走向内厅,在内厅外,双膝跪地,双手叠加举过头顶,微低着头,提高声音:“臣妹海凛园问大王安。”

“进来。”幻影細的声音有着明显的压抑。

肃璃起身,不疾不徐地走进内厅,绕过随意摆放的酒坛,在幻影細一侧离着几丈元的地方跪坐下来。

“来,倒酒。”幻影細朝肃璃摆摆手,示意她过来。

肃璃跪着向前挪动几步,为幻影細倒酒。

幻影細看着肃璃的手,缓慢地开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自幼处在深闺,没许给云王之前,应该并未见过晴书吧。”

听到幻影細提及晴书,肃璃一怔,慌忙撤回了手,小声答着:“回陛下,是的。”

“那,你每次进宫,似乎都会去看一看她。”幻影細话中有话,轻笑一声。

“公主与臣妹很合得来。”

“哦?是吗?”幻影細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那,晴书她是不是私底下谋划着什么事?”

“怎么会?”肃璃牵强地笑笑,“公主殿下才只有十六岁而已,怎么会谋划什么事情。”

“奥,那就好,倒酒。”幻影細倒是必须要问出点儿什么,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幻影晴书会正好在那天晚上非要见父皇,其次,海凛园,小时候和晴书不相识,却一嫁给幻影知云,就和晴书走得那么近。莫非,他的父王早就在为幻影知云铺路了吗?

肃璃起身,继续为幻影細倒酒。

……帝洛城……

“掌柜,人字房里的那个女孩儿去哪儿了?”宋谣希城急冲冲地从楼上跑下来。

掌柜的手里打着算盘,头也不抬,慢悠悠的回到:“奥,就是那个瘸子吧,她……”

宋谣希城猛地抓过掌柜的衣服,满眼怒气地盯着他:“你嘴巴放干净点儿。”

……

宋谣希城怅然若失地走过无人的小街,微闭着眼,仔细听着周围的声音。

“殿下。”宋谣希城心不在焉地轻声叫着,“您在哪儿?”

忽然,宋谣希城睁大了眼睛,朝旁边的小巷奔去。

“殿下。”宋谣希城跑到幻影晴书面前蹲下,借着月色看着她惶恐的脸,手扶着她在黑色斗篷下瑟瑟发抖的肩膀,“您怎么来这儿了?”

“希城。”幻影晴书惶恐的睁大眼睛看着他,“你去哪儿了?”

宋谣希城缄口不言,低着头,他不能告诉她,否则,她会多心的。

“希城。”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丛帘钥正站在宋谣希城身后,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幻影晴书,“这就是妹妹吧。”

说着,丛帘钥善意地伸出手,想摸摸晴书的脑袋,以便晴书镇静下来。

“别碰她。”宋谣希城声音带着警告的意味。

听到这一句,丛帘钥的手立刻停在半空,难堪地把手伸回来:总之,这又不是自己的错,妹妹突然消失不见,自己也担心啊。

幻影晴书低着头望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宋谣希城不安地颤抖着,眼里悬着泪水,丝毫没有在意一旁的丛帘玥。

丛帘钥则是独自一人,转身离去。

“希城。”幻影晴书低声开口,“其实,你可以留在帝洛城,我可以一个人去耽夏国。”

宋谣希城出乎意料地看着幻影晴书坚定的眼睛:他的殿下,什么时候学会一个人做决定了。

“这样当然不行了。”当宋谣希城和幻影晴书说话的时候,无论心中多焦急,语气总是那么平和,“我是殿下您的侍卫,自然是至死陪在殿下身边。”

他当然是不会同意这个提议的,即使是耽夏国派人来接应,他也要和她一起走。

……如果,她一直是他的纯情公主,他一直是她的忠实护卫,如果没有冰璃城,没有茗回……

宋谣希城为幻影晴书拉拉黑色的斗篷,凝视她颤抖的弯睫毛;“那,我们回去吧。”

……第二天晚赫椒殿……

“陛下已经饮酒饮了一天一夜了,明天便是王族家宴了,陛下应早做准备。”肃璃露着淡淡的笑,动作娴熟地倒着酒。

幻影細停下手中的动作,酒杯悬在半空:“明日让人传话,就说,本王前几日,忙于与耽夏国之事,导致身体不适,让各位王室自己尽兴吧。”

肃璃半合着眼睛,还是故作镇静:“可是,臣妹也要梳妆打扮一番啊。明日的王族家宴,臣妹不是还要……”

“那你也就不要去了。”幻影細继续端起酒杯:海凛园关乎着幻影知云和晴书,他幻影細怎么会轻易放了她。而且,与其让海凛园身着百凤华服丢幻影知云的脸,还不如让幻影知云彻底摸不清楚海凛园的情况干着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