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二章 规矩

春日迟 顾希行 2249 2017-05-03 10:02:56

  此后薄浅日日上完朝就回府中陪着清婉四处逛逛,日子久了清婉也就对他的侯爷身份不甚在意,二人之间也更加亲近了些。

一月后国君大寿宴赏群臣,薄浅自然是要去的。思虑一番,他把清婉也一同带去了。清婉在薄浅身边看着那些繁琐的礼仪和众多大臣们的相互吹捧,十分难以适应。

纵然以前君临阁也是日日座无虚席,这样盛大严肃的场面她却是第一次见。薄浅看她有些慌乱,大手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略带凉意的手,报以安慰的一笑。

那时候人多眼杂,薄浅还特意带她站的离人群远了些,不想引人注意。谁知他们偏巧被薄浅的死对头看见了,左相黎温朝他们走过来,“多日不见,忠义候近日可好啊?”

薄浅看到黎温那副嘴脸就心生厌烦,奈何这种场合又不得不作势敷衍。略微弯腰,双手抱拳,硬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多谢丞相关心,我好得很。”黎温目光一转看向清婉,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来,“难怪侯爷如今不再在宫里逗留了,原来是有佳人在侧啊。”薄浅见他这副模样不想让清婉在那多待,冷冷的说了一句,“丞相说笑了。国主就快来了,我们先走一步。”说罢便牵着清婉转身离开。

不一会国君苏梓墨就带着王后站上高台,众臣朝拜后便是歌舞赏赐等等,与常年无异。这样的寿宴每年都有,年年都一样,苏梓墨也倍感无趣,很快就结束回宫。薄浅带着清婉跟在身后随他去了龙宸宫。刚进宫里苏梓墨就带着一抹微笑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两个,“我说以前每天都要拉着我谈论时政的忠义候近日怎么不理我了呢,原来是有这么个美人陪着。”

薄浅自是听出他话语中的戏谑之意,不等苏梓墨开口就自己拉着清婉坐下,看着他说,“是啊,每日想着她在府中等我,便顾不得什么国事了。再说了,这国事我终究不该过多的干涉,免得落人口实。”苏梓墨没料到他这般直白,打趣道:“啧啧啧..昔日里一丝不苟的侯爷竟还有这一面,当真让我大开眼界。”

薄浅看着身边的人不再与苏梓墨玩笑,“好了不跟你开玩笑。如今我已觅得良人,日后就不劳你为我的终身大事费心了。”苏梓墨看他这样认真也不再说笑,坐在薄浅身边正色道,“你可当真?不会是故意糊弄我吧。”“你觉得我会做那么愚蠢的事吗?”

苏梓墨知道,若不是真心薄浅定然不会带她来这样的场合,既然带来见他一定是真的了。他起身对着二人作了个揖,先是朝着薄浅道了句“恭喜兄长。”又对着清婉说道“参见嫂嫂。”清婉被苏梓墨的动作吓到,惊慌失措地看向薄浅。

薄浅看着她笑道:“我和皇上是从小到大的玩伴,人前是君臣,人后便是挚友,不必拘礼。我比他大一岁,他便唤我一声兄长。”清婉了然,而后就一直默默等在一旁听他们两兄弟聊天。

苏梓墨与薄浅每逢二人生辰便是要秉烛夜谈的,这是习惯,也是苏梓墨立下的“规矩”。之前从来没有什么事情打断过,但这次却被清婉开了个先例。清婉本在旁安静的听着,谁曾想因为方才席上喝了点酒竟睡了过去,当着苏梓墨的面,她一下倒在了薄浅的身上。

薄浅见了起身就要走,苏梓墨道:“她这样你怎么回去,不如在宫里歇下吧。”薄浅看了看怀里的人儿轻声拒绝:“不了,她认床,不在侯府睡她不安心。”说罢将清婉打横抱起一路出了宫门。

等在外面的小厮看了大吃一惊,先前自己总要等到深更半夜,这次自家主子居然抱着一个女的这么早就出来了。正疑惑间薄浅已带着清婉坐在马车里,小厮连忙驱车回府。而王宫里苏梓墨则是一边为这样的薄浅感到吃惊,一边又为他能寻得良人而高兴。

第二日一早薄浅下朝回来便看见清婉靠在门前发呆,进屋拿了件衣裳给她披上。感受到薄浅的手搭在腰上,清婉才突然发觉那人早已站在身后。

薄浅放在她腰间的手只轻微用力就将清婉抱入怀里。“在想什么,连我来了都不知道?”清婉伸出手去抱着他,沉默许久才开口,“我是不是让你丢人了?”

感受到怀中人方才话语中的害怕,薄浅有些莫名其妙,低头看着她“你在说什么?什么让我丢人了?”清婉抬头看着他“昨晚,面对那个丞相我不知道该怎么行礼,后来在龙宸宫我还睡着了。听说,你和国主每年的昨日都要彻夜长谈,却被我破坏了...”

薄浅明白过来,大手抚摸着她的脑袋以示安慰,“那个黎温向来与我不合,你就算不行礼他也不敢说什么。至于君上那,他必定不会怪自己的嫂嫂抢了他的兄长的。”

他特意将“嫂嫂”二字说的极重,清婉听了果然害羞起来,“你说什么呢,谁是他嫂嫂。”见她被转移了注意力,薄浅与她打趣起来,“昨夜你可是受了他的礼,这国主的礼受了可不能收回的。”清婉被他逗笑了,娇嗔一句“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无赖。”薄浅不再说话,只是默默抱着她....

他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了,却没想到,既是侯爷夫人日后这样的场合清婉自然少不了应对,他势必无法一直护着她。后来因为清婉不知礼仪又闹了几场笑话,虽然薄浅不曾放在心上,清婉却再也无法装作若无其事。

有一日薄浅带着清婉入宫与苏梓墨聊天,出来却刚好碰上黎温与他的夫人,薄浅他们三人都行了礼,只有身旁的清婉愣愣站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薄浅见她有些慌乱,连忙说道:“她平日被我惯坏了,见到丞相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还望丞相见谅。”

黎温露出虚伪的笑,讽刺道:“我自是不敢与侯爷夫人计较。只是这侯府女主人的位置,怕是不能让这么一个不知礼数的人来坐吧。如今是我,日后若是见了别人也是这般,恐怕不是人人都不介意的。侯爷,你说是吗?”

薄浅本就怕清婉因为这件事又胡思乱想,这下听到黎温这般言语更是怒从心起“丞相说的是。但我的夫人,我自己会教。就不劳丞相挂心了。”薄浅拉着清婉转身便走,一路上清婉一言不发,无论薄浅怎么逗她都无济于事。

他心想或许过一晚就没事了,可此后清婉就变得越来越安静,每日除了在书房写字作画、躲在房中绣花,就再也没有别的动静,与他的话也越来越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