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四章 同床共枕

春日迟 顾希行 2037 2017-05-03 19:35:10

  第二日丑时刚过薄浅就醒了过来,按照惯例本是半月一次朝会,但因为近日越国在边境地区发动叛乱,苏梓墨便将朝会改为六日一次,昨日他算了算,今天正是该去上朝的日子。他刚要起身却发现右臂被清婉压在头下,薄浅慢慢侧过身去面对着她,想要把手抽出来,然而他刚试着抬了抬手臂,清婉就随着他的动作抬起脑袋晃了一下,然后又把他的手压了下去。

清婉好几日都没有睡的这样沉,况且先前他虽然担心她却也只是坐在她床边守着,如今这样相拥而眠,是第一次。薄浅忽然被眼前人的睡颜迷住了,左手不自觉的抚上她的脸,也不知清婉是有了感觉还是做了个好梦,忽然露出了一抹微笑。

薄浅见状也小声的笑出声来,温暖的大手抚过她的眉眼、鼻梁、红唇,最后又整个手覆在她的脸上。清婉是个眉清目秀、面容姣好的女子,薄浅的手刚好能将她的半边脸完全包裹起来,他安静的看着身旁的人,内心一阵悸动。

昔日他同别人在大殿上分庭抗礼的时候,他与将士血战沙场的时候,他与苏梓墨谈笑风生的时候,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不曾想过无惧生死的自己也会有这样一个让他牵肠挂肚的人,也不曾想,这世上还会有人来心疼他。薄浅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方才一直控制着力度的手不知不觉已经完全放松下来,把重量都压在她小小的脸上。

许是感到有些压抑,清婉伸出手把薄浅的手拉了下来,嘴里还小声的嘀咕着什么,又往薄浅怀里挤了挤,然后沉沉睡去。薄浅从没见过她这副模样,一瞬间失了心神,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嘴角还带着一抹宠溺的笑。清婉睡的没了知觉,他也看的入了神,不知不觉竟然把上朝的事忘了个干净。

话说薄浅盯着清婉看了许久,见怀里的人儿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薄浅也只是将她往怀里抱紧了些,并没有打算叫醒她,结果抱着抱着自己也又睡了去。薄浅再次醒来是被敲门声吵醒的,他看了看身旁不知道何时从自己怀里跑出去的清婉,披上衣服去开门。门外的小厮见了,连忙朝他一拜,说道:“国主派人来问侯爷今日为何没有去早朝。”

“人呢?”“还在正厅候着呢。”“知道了,你先让他等着,我马上就到。”小厮又作了一揖,连忙退下了。薄浅关上门,先是走回床边给清婉盖好了被子,又穿衣洗漱一番才朝正厅走去。

见薄浅到了,那宫人连忙起身行礼,然后就着急的说道:“参见侯爷。”薄浅抬起手淡淡的说:“不必多礼。”“侯爷今日没去朝会,国主特意托我来看看侯爷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我没事,只是前几日偶感风寒,服了药便睡的沉些,误了时辰。”“国主还吩咐了,若是侯爷无事还请马上进宫,商议如何解决越国一事。”“本侯知道了,你先回去复命,我马上进宫。”“喏。”

薄浅转身去吩咐方才的小厮,“清婉还睡着别去打扰她,约莫再过两刻钟她该醒了,先吩咐人去煮些清淡小粥等着。”“是,侯爷。”薄浅刚走了两步远又停下来说了一句,“不要让别人知道她在我房里。”那小厮连忙点头。薄浅没等他答话就出了门,门外已经有人备好了车马等着,待薄浅坐好了,那下人赶着马车匆忙的朝着王宫急驰而去。

等薄浅到了勤政殿,苏梓墨与其他几位将军都已经在殿内候着。因为情况紧急大家也没顾忌那些虚礼,纷纷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上将军张衍与骠骑将军萧焱主战,左将军姜遥与建威将军韩武、怀化大将军沈暮主和。苏梓墨看向薄浅想让他拿主意。

薄浅思虑了一番说道:“越国如今故意挑衅自然是打一仗灭灭他们的威风好。但如今国家方才安定了没几年,若是此时开战,百姓们的日子怕是又要不好过。你这几年的抚恤百姓的努力大概也就白费了。”

“你的意思是,求和?”“你是君王,如今这形势,先攘外还是先安内,你自己决断吧。”苏梓墨想了想,这几年百姓们难得安居乐业,若是此时开战怕是会失了民心,于是问道:“若是主和,你觉得谁能胜任这个任务?”

薄浅弯下腰去双手撑着桌子,带着笑意开口说道:“这块地方,自然是我们沈暮沈大将军的地盘。”沈暮闻言连忙跪下请命,“国主,臣请求前去与越国议和。”苏梓墨点点头,让他们一行人先回府,自己即刻拟旨。

刚出勤政殿张衍的火气就上来了,奈何薄浅就在身旁他也不好说什么,冷哼一声快步离去。薄浅笑着带着身后一群人追了上去,没走几步他便拉住了张衍,笑道:“知道你手痒了想打仗,但如今这形势还是和解最好不是?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不改改你这着急的性子。”

张衍是薄浅带出来的,薄浅一直把他当弟弟看,如今张衍被他这么一说也是难为情,小声说了一句:“这人的性子是改不了的。”薄浅闻言又是一阵大笑,弄的他不好意思起来,随后薄浅又安慰了几句,几人便都笑着各自打道回府。

薄浅回去之后直奔自己卧房,看见下人端着粥和药往房里去,问道:“清婉醒了吗。”“回侯爷,廖姑娘一刻钟前才醒,奴婢这才把煮的粥和药熬好了端来。”薄浅点点头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你下去吧,我来就好。”“是。”

薄浅推门进去,看到清婉无聊的坐在桌边把玩着一个茶杯。他将盘子放在桌上,清婉见了他一下子跳开,紧张的说道:“怎...怎么是你?”薄浅被她这动作逗笑了,故意说到:“清婉,这是我的房间,你是不是问错了?”清婉想起早晨自己竟是在他房中醒的,瞬间红了脸。

她只记得昨晚他们一起在窗边看月亮,至于后来自己何时睡着的,又怎么躺上了他的床一概不知,早晨睡醒她可是吓了一跳。如今听到薄浅这番言语,更是担心昨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一时间紧张的无法言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