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七章 突发瘟疫

春日迟 顾希行 2177 2017-05-03 19:47:10

  远在京城的苏梓墨收到沈暮派人送回来的加急信件,第一时间就把薄浅召进宫来。“这是沈暮派人送回来的,越国同意了。”薄浅接过信件仔细翻看,对越王的轻易妥协还是有些怀疑,“这也太快了。算算日子,他不过在那待了七八日,这么容易就谈妥了?”

“或许他们本来就是想从我们这捞点好处,如今得了关东三省也就罢休了。”薄浅摇摇头,“怕是没那么简单。”“那依你看,该怎么办?”“既然他们同意了,你先让人送信给越王,同他商议这关东三省的事,且看看他的反应。”“好。”苏梓墨写好了信件让人快马加鞭送去给越王。

大概过了十几日,越王才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扬州。苏梓墨带着薄浅好好招待了一番,很快就把关东三省的事定了下来。十日后,越王派徐林宇带兵接管三省,原先住在越国边境的百姓大多也陆陆续续的迁了进来。这样过了一个月,越王确实遵守约定没有出兵,沈暮已经准备从军营赶回来,薄浅也在侯府乐得自在。

正当苏梓墨悬着的心刚放下来却遇上江淮地区连降暴雨,洪水泛滥成灾。苏梓墨赶紧命令地方官员好好治理水灾,拨款五万两用于地方灾后救助百姓。

然而十天之后灾情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愈发严重了,由于洪灾造成的大量人口和牲畜死亡,部分腐烂后没得到及时清理的尸体所带有的各种病菌在百姓身边传播开来,一时间幸存的百姓多半都染上了瘟疫。

苏梓墨很是着急,连忙又拨了十万两白银下去,命令地方官员先抓紧将染病的百姓隔离起来,并且把其他的百姓转移到安全地带,安排预防瘟疫供给粮食。

那些地方州牧和县令接到圣旨连忙寻府建院把没患瘟病的百姓保护起来,又召集所有大夫共同研究对策。于是几个州县十几位大夫聚在一起,把几个地方的安宫牛黄丸、至宝丸和紫雪丹等治疗瘟疫的药都去寻了个遍,按量给百姓们都分好让他们服下。

朝廷那边苏梓墨一心想着赈灾根本没心思考虑别的问题,而闲在家里的薄浅可就不一样了。他总觉得这突如其来的瘟疫一定跟越国脱不了干系。他进宫去与想苏梓墨讨论一下这次瘟疫的问题,苏梓墨却没心情与他仔细考虑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联系。任他在旁边说了半天,苏梓墨只是不停地点头回应着。

最后苏梓墨拗不过他,听了薄浅的建议派了两位太医去查这次瘟疫的起因,美其名曰为他们日后治病救人“增加经验。”

那两位太医到了地方就开始向当地百姓和几位官员打听这次瘟疫的起因。起先他们还不报什么期望,这种事本来就是单纯的奉旨行事,傻子才会去非要弄出个所以然来。结果在那待了两日他们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从染病的百姓来看,这瘟疫的源头明明是在河流下游,但中上游的河水却也受到了严重污染。

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出个究竟,于是二人商量之后赶紧写信把情况呈报给苏梓墨。苏梓墨这才察觉到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赶紧找来了薄浅和太医令荀安。荀安听了这情况建议苏梓墨让人先好好统计一下疫情发生的具体地点,然后再派人去没有出现疫情的地方,问问那里的百姓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薄浅从前是个将军,昔日带兵打仗驰骋沙场,如今虽然是大名鼎鼎不管闲事的忠义候了,但军中一遇上什么大事还是要来向他请教,或者有些有关军事谋略的问题也可以常常来问问他。

但如今这治病救人之事可真不是他的强项了,听完太医令的分析他只是默默赞同了一下,然后又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听太医令给苏梓墨提了很多解决的方法。看到苏梓墨完全忽视自己,薄浅愈发郁闷,这些事他本就不擅长,这小子故意让他来跑这一趟做什么。

思虑一番他觉得,苏梓墨一定是看他最近总是在家陪着清婉,而他却没这么一个人陪着,他羡慕了,故意想没事找事把他跟清婉分开来。他越想越觉得苏梓墨一定是嫉妒他了,然后自己还因为得出这个结论暗自窃喜,在旁边一脸愉悦的看着最近忙的焦头烂额的苏梓墨。

他一直耐心的等苏梓墨与荀安讨论好解决的方法,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苏梓墨一眼,最后和荀安一起退下。等到苏梓墨想起来自己想同他商量什么的时候,薄浅早就不见了,于是苏梓墨只好又埋头开始处理那一堆令他头疼的奏折。

被派去察看疫情的两位太医接到圣旨就在县令的帮助下开始调查了。他们没想出什么方便的法子,就每天把县衙里的师爷找来,他们负责问,师爷负责记录,把每个人的姓名和详细住处都记了下来。这一天天问下来,他们累,百姓累,师爷更累。

后来两位太医心想,我们这么累不能找不出什么结果吧,这回去也没办法交待,于是他们两个白天询问百姓,晚上就看看师爷做的记录,几天下来,他们还当真发现了些什么。他们借了县衙记录着百姓名字的名簿来和师爷记下的人名进行对比,这么对比了几天他们终于发现问题了。

那师爷写下的一个叫许武的人并不在官府的名册里,也就是说如果名册没有错的话,这个人原先并不是住在这个地方的。第二天他们就去把这个许武找了出来,两位太医又派人去问那些百姓,没有一个人说认识他。于是太医就让县令把许武带去好好审问一番。

许武被带去县衙大堂,见到县令吓得立刻就跪下了:“大人饶命,草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那县令本来就因为这次疫情十分厌烦,如今这两位太医还整天在那审问百姓故弄玄虚弄的他更是不悦,现在听到许武这样说,他一下子来了火气,大声说道:“本官还没问你话呢,谁让你说了!”

许武把头低下去不再说话,县令看着他再次生气的问道:“你说,你到底是从哪来的,为什么在本县的名册里没有你的名字,也没有人认识你!”许武闻言磕了几个响头,说道:“大人英明。草民是住在这长江上游的,这次下游爆发瘟疫,草民担心我那住在下游的表哥,特意来探望他。”县令怒极,将惊堂木狠狠拍在案上,“笑话!这里的百姓都说不认识你,你探望的是哪门子表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