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九章 迎战越国

春日迟 顾希行 2098 2017-05-03 19:55:24

  薄浅起先并没有防备,一下子被他扑倒在地。待他反应过来立刻翻身把他压制住,冲进来的侍卫怕伤到薄浅也不敢有动作,只能拿着刀在一旁看着。薄浅双腿压在许武的脚上,一只手紧紧扣住许武交叠在一起的双手,另一只手试着去抓他的脖子。

许武把力气都集中在腿上然后挣扎着起身,没想到把薄浅撞的往后倾倒了去,他赶紧站起身往大殿外跑。侍卫见了纷纷聚集起来要拦住他,打斗之中许武夺了一个侍卫的剑然后转身几个箭步想去刺薄浅,薄浅弯腰躲了过去,顺势伸出右手想要抓住他拿剑的手,没想到那许武往后一退一箭劈了过来,薄浅的手被划出一道伤口,立刻血流不止。

侍卫见了都赶紧冲上来与许武厮杀,场面一时混乱至极。等到薄浅终于寻到机会想要从背后去打许武的时候,门外来看苏梓墨的沈暮却快他一步抢过侍卫的剑去刺许武,薄浅还没来得及阻止沈暮的剑已经穿透许武的身体,许武登时气绝。薄浅见此冲着沈暮就是一声怒吼,“你疯了!”

沈暮还没缓过神来,听到薄浅如此生气的话语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苏梓墨也没管他让人赶紧去请了御医,薄浅吩咐侍卫把许武的尸体丢到天牢里关好,然后一言不发的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手。

等到御医来了,薄浅半边袖子都被鲜血染红,御医大惊,连忙给他止血。那白手帕换了三四条才把伤口的血擦干净,然后撒上金疮药,在苏梓墨的要求下把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裹得薄浅眉头都皱了他才停手。

御医退下之后苏梓墨看着他无奈地说:“多缠几圈绷带怎么了,反正别人也看不见。”薄浅把衣袖整理好,瞪了他一眼,“再缠下去我的胳膊就动不了了,多缠几圈又不会好的更快。”

苏梓墨无言,须臾又想起什么来,问道:“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扶风人,还会说越国话?什么时候学的。”薄浅微微一笑,回道:“我不过是骗他的。从看到他的刺青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是越国人,只是不骗骗他他又怎么会这么简单就暴露身份。既然他是越国人,当然会忍不住心虚。”苏梓墨了然,又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

“原本我是想活捉他,借此与越国谈判,他们理亏定然不会说什么。”薄浅顿了顿,给了沈暮一个白眼,又开口道:“现在好了,都被沈暮这小子给搅和了。”

沈暮低下头,小声的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啊,当时那么多人,你还流着血,我就只想着赶紧把他给杀了...”苏梓墨开口劝薄浅,“好了你也别怪他了,他也是好心。虽然那个许武已经死了,但他身上的刺青不假,越国也没法否认他的身份。”

“人都死了,越国想要否认还不简单。现在一切都掌握在越国手里,他们若是想借此事开战,我们怕是挡不住了。”“我先派人去将此事告诉越王,看他是什么态度。”薄浅点点头,“现在也只能如此了。我回侯府了,有事派人去找我。”“嗯。”

沈暮本来是想看看苏梓墨他们有没有问出什么来,结果现在被薄浅好好骂了一顿,苏梓墨见他沮丧的样子开口安慰道:“你这次确实做的不对,他骂你也是应该的。别烦了,过几天他气消了就没事了。”沈暮点点头对苏梓墨行礼,“那我也回去了。”“去吧。”苏梓墨看着沮丧的沈暮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道:“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一些。”

越王扬逸因为关东的三省的安置一事特意在楚国逗留了些时日,这下听说苏梓墨想要诬陷自己,他带着人就又去了楚国王城扬州。苏梓墨见到扬逸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先前江淮地区突降暴雨引发洪灾,后来洪灾还没结束又发生了瘟疫,闹得本王很是疲倦。结果本王让人一查,发现瘟疫是一个越国人引发的。不知道越王对此有什么想说的?”

“楚王说笑了。自从上次得了关东三省,我越国人就再也没有去过别处,不知楚王何来此说。”“或许不是越王下的命令,而是受了他人指使呢。我们抓到的那人手腕上有着越国勾云军的纹饰。”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楚王认定是我让人做的这件事,那你倒是把那人带来让我看看。”“前几日他企图行刺本王,被侍卫当场刺死,如今尸体还在天牢关着。”

越王大笑起来,“楚王是在说笑吗!这人都死了,谁又能证明是真是假。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故意让人纹了一个我越军的纹身,然后把他杀了嫁祸于我呢。我知道,楚王一定是因为我得了关东三省,心里不平,但你这手段未免也太不高明了。”

苏梓墨听他这般强词夺理有些生气,“越王到底想要如何!”“楚王身为一国之君却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诬陷于我,未免有失风度把!既然我们辨不出个是非曲直来,不如就战场上见分晓!”越王说罢转身离去,出了宫他便带人回了越国。回去的途中还专门派人去让徐林宇加强军队戒备,带人守好关东三省。

另一边,苏梓墨把薄浅和沈暮、姜遥等人都叫来商议此事。张衍听说越王这般作为,怒道:“我就知道这个越王没安好心,当初就应该直接开战,现在把关东三省也赔上了,还是躲不过大战一场!”

沈暮更是生气,当初他还以为那个徐林宇真的想要和解,结果居然暗地里捣鬼,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于是沈暮率先开口请战,“国主,臣请带兵出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越国!”苏梓墨还没开口薄浅就先说话了,“这一仗没那么简单,沈暮性子太急,不能让他去。”

“不行,我一定要去!”苏梓墨也说道:“看这扬逸的反映,估计越国这次是有备而来。还是让萧焱去吧。”薄浅点点头表示赞同,萧焱拍了拍沈暮的肩,上前领旨谢恩。最终决定萧焱为主将,张衍、韩武为副将,领兵二十万前去迎战越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