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十章 硝烟弥漫

春日迟 顾希行 2115 2017-05-03 19:58:39

  越王扬逸派了越国宣武将军荀彧和建威将军白亦琛做主将,领兵十五万先行。这两位将军是越国最擅用计的,尤其是宣武将军荀彧,据说这天下兵法计谋没有他不知道的,而先前越国大大小小无数场战役,有他和白亦琛在,几乎也没有输过。此外扬逸还派殷兴和孙皓做副将,让他们领兵十万跟在荀彧他们后面做后援。

殷兴、孙皓这二人与荀彧他们不同,在战场上他们最擅长的便是杀敌,纵然他们并不精通兵法谋略,打起仗来却是一点也不含糊。他们带出来的兵,且不论实力如何,只要一开战个个都是冲锋陷阵、勇冠三军的。扬逸这次把这四个人放在一起,既有了出谋划策之人,又有了英勇善战的人,当真是有万夫莫敌的架势。

楚国这边萧焱等人走了之后薄浅就开始与苏梓墨商议后事,没能跟去战场的沈暮则是被苏梓墨下旨“禁足”在了他的将军府,他每天在府里舞刀弄枪上窜下跳的,恨不得跑上战场把那个徐林宇千刀万剐。

薄浅他们自然也是知道沈暮肯定不能老老实实的待着,为了不让他有偷偷跑走的机会,特意下了道圣旨让他在府里好生歇着,修身养性。

萧焱他们估计还要过个七八日才会传消息回来,苏梓墨和薄浅纵然有心谋划如今也是白费力气,于是二人也就只是简单商讨了一番此战结束之后的收尾问题。

薄浅每隔三四天就会入宫一次,然后和苏梓墨一起顺便去沈暮的府里看看他。后来为了安慰他那据说伤的很深的心,薄浅还忍痛把清婉亲自做的糕点带了一些给沈暮。

结果没想到沈暮一吃就吃上瘾了,时常吵着要和薄浅一起回府去见见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厨艺绝佳的大嫂,当然,薄浅每次都非常坚决的拒绝他。被拒绝的多了沈暮也就习惯了,反正他不过是想吃好吃的,至于人,反正薄浅会娶她,到时候总能看得到。

萧焱等人在边境紧张的排兵布阵,薄浅他们却在扬州过的逍遥,这似乎不该是大战前的状态。但是没办法,薄浅他们几个从小就不是会着急的人,小时候闯了祸明知道会被自己的爹娘狠狠的教训,他们却从来不躲,大大方方的就承认自己的“罪行”了。

后来他们几个长大了,苏梓墨是做太子的人,面对时常会送去他宫里的奏折他也没有郁闷过,只是认认真真的把它们都批阅完然后去给自己父王汇报里面的大事,再趁机要些赏赐。而薄浅呢,据说他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双方刚开战他就一个人冲在最前面杀了几个人,把后面还没反应过来的士兵和敌军都吓了一跳。

当时敌军还以为他是疯了,还没打一个个就要往回撤。年纪最小的沈暮就不必说了,有这两个哥哥护着,根本不存在什么什么能让他着急的事。他们三个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性子后来被先王发现了,不仅没有因为他们这样而生气,反而说这才是大将之风,帝王之相。于是他们三个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在一些重要的场合常常都是别人都快急死了,他们还是一脸淡定的该做什么做什么。

大概过了五六日,萧焱他们传信来报平安。说一切都已经安顿妥当,正在派人打探越军的情况。又过了三日,萧焱来信说越军大概来了十五万人,只来了两员大将,其他的几位将领都是先前和徐林宇一起驻扎在边境的。苏梓墨他们看完信之后有些疑惑,那个徐林宇如今居然不在边境驻军的将领之中。

沈暮开口说道:“当时我在北境的时候听那几位将军提起过,这个徐林宇好像是新提拔的将领,没什么打仗的经验,估计那个越王也看不上他,没敢让他上战场。”薄浅听了有些莫名其妙,“这个越王又不傻,怎么会让一个没有经验的人去驻守边境。就算是因为什么原因想封他个官,封个爵位也就好了,为什么是将军?”

苏梓墨想了想,开口说道:“越国的官职是世袭的,或许徐林宇的父亲是个将军后来传给他,但他没什么能力,就让他和其他几个将军去驻守边境。不在王城他便没有办法对自己造成威胁。”沈暮有些不明白,“他反正没什么本事,留在王城也不会给那个越王造成什么威胁吧。”

“他没本事只是没有军事才干,王城是个是非之地,你怎么知道他日后不会与哪个厉害的权贵勾结起来。”沈暮表示自己除了在战场上脑子还算好用,对这些争权夺利可真是一点都不懂。薄浅突然想到了关东三省的事,“梓墨,徐林宇会不会被派去管那关东三省了?”

苏梓墨这才想起这件事来,“对啊,这关东三省本就是徐林宇得去的,而且是在我们楚国境内,把徐林宇派到这里能大大的压制他。”薄浅点头,随后笑着说道:“当初把关东三省给他们就是为了停战,如今既然还是要打仗,这关东三省也该还给我们。”苏梓墨看向他,“你的意思是?”

“先让人去同那徐林宇商议,他若是愿意交出来是最好。若是不愿意,楚越两国的战火怕是要现在关东三省烧起来了。”一旁的沈暮听了很是高兴,连忙开口:“让我去,让我去!”苏梓墨看看薄浅,薄浅点点头表示同意。“好,就让你去。”“谢君上!”虽然没能去北境,但想到能亲手教训那个徐林宇,沈暮还是开心的不行。

沈暮回将军府好好准备了一番,只带了五万人就奔向辽东郡。待他到了地方,徐林宇早就派人在城门口候着他。沈暮见了徐林宇也不拐弯抹角,开口就问:“先前越国答应我们只要得了关东三省便不出兵,但如今大战在即,不知道徐将军以为这关东三省该如何处置的好。”

“沈将军当初说了,这地方谁得了便是谁的。既然这如今是我们越国的了,该如何处置自然是我们越国的事。”“既然你们想要过河拆桥,那我们也只好陪你们玩一玩了。”徐林宇笑笑,对着沈暮行了个礼,说道:“那,真是荣幸之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