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十一章 薄浅出征

春日迟 顾希行 2514 2017-05-05 18:01:24

  沈暮那次难得没有气得在徐林宇那大闹一场,而是淡定的回去开始排兵布阵准备开战。而徐林宇虽然看起来很是忠君爱国,心里却早就对扬逸有所不满。当初他被派去驻守边境他就知道越王抱的是什么心思,但他在边境守了那么久,如今要开战了,居然被调来管这没有用处的关东三省。

徐林宇想着要趁这次与沈暮一战证明自己的实力,然后一步步在军中立威。他可不想一辈子都这么守在荒芜的边疆默默无闻。而王城里苏梓墨和薄浅收到了沈暮的信,又派兵五万前去支援,沈暮带着十万人马顿时信心大增。相比之下,徐林宇如今只有六七万人,虽然前几日曾向越王请求增加人马,但那扬逸只给了他两万人,还说如今要与越国开战兵力都集中到南境去了。

原本沈暮也只有五万人,徐林宇想着再不济自己在人数上还是胜过他的,没想到如今沈暮的人马居然有十万之多。虽然曾经也不乏以少胜多的例子,但那是对于那种能够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厉害的人来说的。而如今还活在这个世上的,怕是也就是一个薄浅了。

徐林宇突然庆幸薄浅如今已经做了侯爷,不会再管这些事情了,现在来的这个沈暮,他先前听说似乎也是个没什么经验的将军,而且在如今已经29岁的徐林宇看来,沈暮不过是个年少轻狂的毛头小子,怕也是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徐林宇越想越觉得虽然自己人少,但自己对付沈暮应当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徐林宇一人在孤军奋战排兵布阵的时候,北境那萧焱与荀彧他们已经硝烟四起,萧焱也有三四年没有上阵杀敌了,这一仗以二十万兵力对战越国十五万人马,他志在必得。毕竟楚国人多,萧焱又是急性子,战场上杀红了眼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对战越军二三十人,几日下来,楚国略占上风。

而楚国境内的关东地区战争远没有如此激烈。以前一直被称作意气用事的沈暮这次异常沉稳,他先是带兵夜间袭城攻下辽东郡襄平县使得徐林宇被迫退守新昌,然后又派几员大将烧了徐林宇的粮仓。等到徐林宇发现粮仓起火带人去救,粮草已经没了大半。

这行兵打仗最重要的便是军粮,徐林宇本就没什么威望,加上沈暮人比越军多了三四万,士气本就低落,全靠上面的圣旨强撑着,如今没了粮草,沈暮觉得他们只能做困兽之斗,只是派了些人在新昌周围埋伏着,等待时机把他们一举歼灭。

萧焱他们报告军情的信件时常也会先送到襄平县来让沈暮看看了解形势,再由沈暮派人送回扬州。沈暮看着北境那边也是一切顺利,更是不着急与徐林宇决一死战了,每日喝喝茶听听探子报来的军情,顺便考虑一下什么时候再去与徐林宇大打一场,好好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火气。

沈暮这边算是胜券在握,北境情况也不错,但苏梓墨才刚放下心来萧焱那边就传来了噩耗。前几日萧焱他们与白亦琛大战三天三夜,战场上血流成河、白骨森森,白亦琛在大战之中也被张衍刺了一剑,张衍本想就势取利趁胜追击,却没想到途中中了荀彧的埋伏。

后来韩武带一万人前去营救,被荀彧困在峡谷中。荀彧和白亦琛汇合之后带人从峡谷两侧将乱石推下,一时间韩武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到了夜里约莫戌时左右,韩武带着剩下的人趁着月色想要逃出山谷。第二日他们走出峡谷,远远的看着张衍带着人往这边来。

韩武见状赶紧迎了上去,因为张衍他们伤的太重,二人决定先在原地歇息一番再穿过峡谷回军营,却不想荀彧早就派人在回去的路上做了埋伏,张衍他们慌不择路又往回跑,正好遇上殷兴和孙皓带着十万后援把他们的后路堵上。张衍与韩武见无路可退只得迎战,带着剩下的几千人与十万越军殊死一搏,最后张衍借机逃回给萧焱报信,带上十万人马来救,双方一时僵持不下。

但无奈张衍重伤,韩武也渐渐有些体力不济,而殷兴他们带来的人马刚刚加入战争,自然是精神百倍,萧焱带着张衍他们且战且退,等到成功脱身时十万大军只剩七万余人。回到军营萧焱连忙写了书信让人百八里加急送回扬州。

苏梓墨接到消息急召薄浅入宫,薄浅看了信开口道:“如今张衍受了重伤怕是扛不住了,萧焱和韩武只剩下十几万人,那越国算上后援有将近二十万人,怕是抵挡不住。”苏梓墨点点头,“正是。我已经让人送信给沈暮,让他先带兵前去支援萧焱。”“嗯。这一仗越军怕是会士气大涨,而且他们的十万援军前几日才到,我们的士兵却已经连续战斗将近一月,就算沈暮去了怕是一时半会儿也没法脱身。”

“不错,不如我们也派一队后援军去。越军这几日士气大振,等沈暮的人到了,估计少不了几场恶战,他们一定想不到除了沈暮之外我们还会有援军去。”“好,那我带人去。”“你带人去?”“对。这一仗我们已经损失惨重,还是尽早脱身的好。我再领兵十万前去支援,一月之内必能结束。”“也好,那你收拾一下明日出发。”

薄浅回到侯府第一件事就是将此事告诉清婉,清婉吓得当场就愣住了,薄浅劝了许久她才缓过神来。清婉愣愣的看着他,缓缓问道:“你走了,我怎么办?”薄浅笑着摸摸她的头,“自然是留在府里等我,不然你还想去哪?”见清婉又沉默起来,薄浅伸手把她拉入怀中静静抱着,也是一言不发。

夜里清婉默默走到薄浅房中看他整理行装,黑色齐腰甲在火烛的照耀下闪着白光,薄浅将短褐色罩甲置于其上,盔甲碰撞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犹如战场上刀剑相交。他转身看见站在门口的清婉,笑着把她拉到桌边坐下,温柔地对她说:“你就好好待在侯府等我,我很快回来。”

清婉点点头,不一会儿就再也忍不住泪水。她主动伸手去抱着薄浅,内心的焦虑不安再也遮掩不住,“你一定要好好的。”“放心吧。这又不是我第一次上战场,不会有事的。”这不是薄浅第一次上战场,这一仗也不是薄浅打过的最有危险的一仗,但却是清婉认识他一来,第一次同他分开,而他,是要去上阵杀敌。

清婉的眼泪止也止不住,薄浅只得慢慢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然后问道:“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好不好?”清婉正是伤心的时候,哪里管他说的是什么,只是点头答应。等到反应过来,一下子就离开他的怀抱,赌气道:“谁...谁说要嫁给你,哼。”

薄浅伸手摸摸她的头,宠溺的说道:“口是心非的丫头。”后来清婉又拉着他说了很多事,什么记得经常写信回来、要好好吃饭、不能太累、不能受伤之类的,薄浅自然都是一口答应。清婉越说越多,不知不觉靠在薄浅怀里睡了过去,薄浅也没把她送回去,和衣同她一起躺在自己床上。

窗外只有些许微弱的月光,月亮弯的仿佛要消失在黑暗的夜空里。薄浅看着怀里的人,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自顾自的说着,清婉,等我娶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