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十二章 烽烟四起

春日迟 顾希行 3235 2017-05-06 15:10:09

  第二日一早薄浅便要带着十万大军奔赴战场,清婉不好进宫去,把薄浅送到侯府门外就止了步,拉着薄浅的手又是一番说不完的嘱托。薄浅笑着听她一字一句的说个不停,一直等到小厮提醒他确实该入宫了他才开口打断,“好了,我该进宫了,许多人在等着我。”

清婉愣了神,似乎还是不太能接受薄浅要上战场这个事实。她安静地盯着薄浅看了一会儿,默默伸出手搂上了他的腰,侯府的下人都被清婉吓了一跳。

薄浅向来不喜欢同别人靠得太近,尤其是那种主动靠上来的人。先前除了沈暮沈大将军和当今圣上,别人只要离薄浅两步以内的距离,他必定会往后退把距离拉开,以致于别人同他讲话却总有一种要打架的感觉。现在清婉居然敢主动抱他,而薄浅不但没有生气还开心的抱了回去,这着实颠覆了他们对于薄浅冷漠形象的认知。

薄浅抱着清婉,柔声说道:“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没事就待在侯府,不要整日想着跑出去。如今我们还没成亲,宫里那些人都不认识你,若是遇上什么事会比较麻烦。”

清婉在他怀里略微点了点头,薄浅又开口道:“若是实在闷得慌可以去宫里找梓墨,让他带你去同王后聊聊天。王后也是个心善的人,同她聊聊天也很好。如果真的想上街去玩一定带上我给你安排的侍卫。”

方才自己这般啰嗦的嘱咐薄浅的时候,清婉心里只有对薄浅的担忧与不舍,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如今听他这样叮嘱自己的时候清婉才感知到,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的,会真的为他担心,为他难过。

清婉抬起头看着他,透过泪水看见他深邃眼眸中映着的都是自己,小声的同他说道:“侯府的紫薇花开得很好。”薄浅闻言整个人都温柔下来,松开放在她腰间的右手去给她擦泪,“等到它们都开花结果了,我会陪你回来一起看。”薄浅又抱了抱她,偏过头去在她右耳落下一吻,说道:“乖乖等我。”

话音刚落薄浅就上马朝着王宫急驰而去,待清婉缓过神来,他只剩一个小小的影子,犹如一颗辰星归于星空,毫无波澜。清婉想起他昨日谈起上战场时泰然自若的神情,仿佛他不是离去,只是回到他本来的地方。

薄浅入宫时大军已经整装待发,苏梓墨朝他伸出手,薄浅笑笑,握上他的手来了个兄弟间的拥抱。二人没有多言,检阅军队之后,薄浅转身跨上战马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扬州。

与此同时沈暮收到了苏梓墨的信,连忙带人攻下辽东郡,徐林宇带着士兵想要奔北境去,一路上沈暮又与他纠缠了许久,后来嫌他碍事,沈暮干脆亲手带兵杀了徐林宇,他余下的一万多人都走的走逃的逃,沈暮这才放心的带着他的七万人马也朝北境赶去。

沈暮离得近,带的人也少,两天就与萧焱他们汇合了。荀彧他们见楚国来了后援,觉得是时候同他们决一死战了,鹿死谁手,总归要有个结果的。那边沈暮他们与萧焱算了一下,算上沈暮带来的七万人,他们如今大概还剩二十万人,不算受伤的,大概是十七八万,与越国人数相当。

双方在人数上势均力敌的时候拼的便是计谋了,可是这薄浅不在,沈暮和萧焱他们还是杀敌比较在行,四个人商量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后来越想越着急,沈暮生气的拍了拍桌子,“大不了跟他们硬拼,他们人多又怎么,我们一人多杀几个,就不信还会输给他们个几百年没有动静的小国!”萧焱摇摇头,“不行,虽然先前荀彧他们带的人作战能力不强,但后来殷兴他们带来的人的实力我们还摸不清楚,不能贸然出兵。”

这边萧焱他们拿不定主意是攻是守的时候,白亦琛已经带人前来宣战,张衍受了重伤,韩武萧焱他们曾经与白亦琛交过手,怕是几斤几两都被白亦琛知道得一清二楚,思虑一番沈暮决定自己去迎战。白亦琛不知道他的底细,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沈暮带上带上五万人前去迎战,白亦琛看来的是个没见过的,对沈暮说道:“初次见面,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较量?”沈暮不屑的一笑,“乐意奉陪。”白亦琛带人走在前面,沈暮他们在后面跟着,白亦琛带着沈暮穿过先前打败张衍他们的那个峡谷,在韩武遇上张衍的地方停下。

山谷里一些楚国士兵的尸体还留在谷中,有的压在碎石下,有的已经面目全非,沈暮看着那种惨状怒从心起,对白亦琛大声喊道:“你这是想要如何?”

前面的白亦琛停下来,转过身看着他发出一声冷笑,“这里,是张衍他们战败的地方,既然你们是兄弟,自然要在同一个地方倒下。”“呵,好大的口气!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这楚国怀化大将军的实力!”沈暮身先士卒冲上前去与白亦琛较量,沈暮与萧焱一样是急性子,是找到目标上手就往死里打的那种,而白亦琛是比较斯文型的,最好能够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的那种,被沈暮这么一通乱砍,白亦琛有些慌了阵脚。

这一仗直直打了两个时辰,直到沈暮不小心一剑刺到白亦琛先前被张衍刺伤的伤口上,虽然剑伤伤口小,但当时张衍一剑刺得极深,这几日好不容易有要愈合的样子,沈暮这一剑下去伤口又裂开来。

白亦琛疼得不行,连忙下令撤退,楚军见他们败了,忽然士气高涨起来奋起直追,沈暮却把他们拦住了,只说了一句,“穷寇莫追,当心埋伏。”一众士兵打了个胜仗,对沈暮也更敬重起来,既然他说不追了那当然就回去,毕竟再追上去打一仗指不定自己会不会丢了性命。

沈暮带着他们原路返回,看到谷中的尸体不由得心疼起来,他们是为楚国死的,不能连尸骨都寻不到。于是沈暮命令军队停止前进,让士兵们将那些死去的兄弟们的尸首都抬出来带回军营。

沈暮才21岁,正是感情用事的年纪。他不像薄浅、萧焱那样见惯了沙场生死,更没有见过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时候。看着士兵就这样为国捐躯,他不能无动于衷,所以即使知道这个时候不应当在这逗留,他还是要停下来,把他们都带回去。起码,要带回楚国的军营里去,那里才是他们的家,那里才是他们付出生命去保护的地方。

等到沈暮他们快要走出山谷,突然听到山谷两侧传来轻微的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沈暮做了个手势让士兵停了下来,脚步声又持续了一会儿然后一切又恢复平静。沈暮笑了笑,转身让军队往回走,大声的说:“今天大家都辛苦了,现在天黑了,我们就先这里休息一个晚上。明天一早再出发。”

山上的荀彧和殷兴听了都有些疑惑,沈暮这个时候停在这难道不怕他们追上来?二人又看了一会儿,见沈暮当真是要在这歇息的架势,他们也放松了警惕。

戌时时分,沈暮派了一部分人出谷去,荀彧赶紧带人跟上,没想到那些人只是带了成堆的干柴回来烧火。荀彧回来后二人又在上面等到了亥时,谷中沈暮他们的火苗还没熄,这次是沈暮亲自带人出谷去了,荀彧在原地看着,殷兴则是带人跟在他们后面,结果沈暮带着几个士兵去猎了几只野兔回来烤了吃了。

殷兴生气的对荀彧说道:“我看这个沈暮就是个疯子。在这山谷里留宿也就算了,深夜不休息竟然去打什么野兔!”荀彧却摇摇头说道:“他与亦琛大战之后本应当即刻回营,如今却莫名的在这里休息一晚上,看他这么淡定的样子,怕是没那么简单。”

后来每过一个时辰沈暮都要派出去几个人,荀彧他们每次跟去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一直折腾到寅时三刻,沈暮的人已经来来回回出去了五次,荀彧他们也跟了五次,最后殷兴已经跟的失去耐心不再看他,荀彧见他们每次都是一样的把戏,也只当沈暮是没事找事。

他看了看跟来的一百多个士兵,这么来回跑了几趟都是一脸倦容,便下令让他们也原地休息,只留了两个人时刻盯着山谷的动静,待明日一早打沈暮一个措手不及。

那两个士兵守了半个时辰,困的恨不得把眼皮黏在一起,迷迷糊糊的看见下面沈暮带着他的人又出谷去,士兵困得厉害,只当他们又是出去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于是也没有叫醒荀彧他们。

等到天色大亮荀彧他们醒过来的时候,谷中沈暮的人早就没了踪影。荀彧他们带人去追,可沈暮早就带兵回到军中,而薄浅也正好带着十万援兵刚刚到达军营。沈暮回来看到他兴奋的说道:“我们侯爷这一来,一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萧焱等人闻言哄堂大笑,薄浅笑着拍拍沈暮的头,说道:“沈大将军这么抬举我,我可不能让你失望啊。”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就开始商议接下来这仗该如何打,薄浅想了想先说道,“如今荀彧他们还不知道我带了援兵来,不如你们先去同他们较量一番,我带人在后面跟着,最后再出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萧焱他们点点头表示赞同,正当他们在讨论如何引诱越军的时候,一名军中斥候来报,“侯爷,有封来自扬州的书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