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十四章 又见故人

春日迟 顾希行 2165 2017-05-09 23:11:55

  白亦琛本来和自家妹妹聊天聊的很开心,突然想起今日带回来的薄浅,偏过头去看着亦安对她说道:“安儿,如今你也看到这战场是个什么样子了,该回去了。”亦安从他怀中坐起来,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我要跟你一起回去。”

亦琛双手搭上她的肩认真的看着她,“这几日我们就要与楚国又一场大战,是生是死总要有个了结。到时候哥哥顾不上你,你先回去。”“不要!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你一起死在这儿!你若是死了,留我一个人该怎么办?”

他们的父母在亦琛十二岁那年就去世了,那时候亦安只有八岁。他们的舅舅曾经把他们接到自己家养在身边,后来舅母因为他们两个总是与舅舅起争执,于是亦琛默默带着自己妹妹离开了。

没过多久亦琛带的钱就花光了,于是他带着亦安开始乞讨,每天讨来的钱他自己一分不花,全都存着等亦安饿了为她买干干净净的白馒头,自己则是等到晚上偷偷跑出他们歇脚的茅屋到旁边的破庙去,找一些别人倒在这的剩菜剩饭,或是吃一些白日里讨来的饭菜。

后来亦琛又长大了些,在一家小客栈做工,得来的钱勉强也能保障他和亦安的生活。十八岁那年,白亦琛给亦安留了钱,把她安置好以后自己入伍服兵役去了。当时服兵役一月有一两银子,亦琛总是会留下来找机会让人给亦安送去。又过了三四年,亦琛在一次吴越大战中杀了吴国一个将军,被封为宁远将军。接着就开始步步高升,凭着实力到了如今建威将军的位置上。

白亦琛有了自己的府邸以后,对亦安这个妹妹更是宠的厉害,只要白亦安开口他几乎没有不同意的。如今白亦琛要离开这个妹妹,而且或许一战之后没有机会再见,心中自然也是万分不舍。但想到薄浅白亦琛就又狠下心来,他绝不能让薄浅再见到她。

白亦琛温柔的抚摸着亦安的脸,耐着性子哄她。“我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记得我还有个宝贝妹妹在家等着我呢。听话,你先回去。”白亦安摇摇头还是不肯答应他,白亦琛有些急了,语气里都带了些怒意:“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那个薄浅他...”

白亦安一下子愣住了,许久才抬起头看他,问道:“你说什么?薄浅?”白亦琛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偏过头去不敢看她。亦安抓着他的胳膊晃个不停,着急的问道:“你是不是见到他了,他在哪儿?”见白亦琛不再答话,亦安生气的说:“你不告诉我我便自己去找!”

白亦琛拉住转身要走的亦安然后说道:“他被我抓来了,如今关在旁边的军帐里!”白亦安整个人都懵了,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我要去看看他。”

话音刚落她就要跑出去,白亦琛连忙上去拉住她然后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你冷静一些!现在都这么晚了你去做什么?若是被荀彧他们察觉了他就完了!”亦安不再挣扎,倒在白亦琛的怀里痛哭,直到最后累的在白亦琛怀里睡了过去,她的哭声也才随之终结。

第二天一早白亦安就醒了,亦琛将旁人都赶到一旁带着她进去看薄浅。薄浅手臂上伤口流出的血凝固之后把他的衣袖仅仅黏在皮肤上,袖子上裂开的地方露出下面狰狞的伤口。

白亦安看着他狼狈的靠在床边的样子心疼的哭出声来,薄浅听到声音缓缓转醒,看到眼前的人也是心里一惊,强打起精神问道:“怎么是你?”亦安只顾着哭,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白亦琛见状也不好再去说她,只是默默站在一旁看着。过了一会儿,白亦安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扯出一抹难看的笑来,回道:“为什么不能是我?”薄浅环顾四周,看到了旁边的白亦琛,自嘲的笑了笑,“白亦安,白亦琛。我早该想到的。他是你哥哥?”“没错。”

亦安没有再同他说话,过去拉上白亦琛就走了出去。“好不容易见到了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如今,我和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吗?”白亦琛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没事的,没了他还有哥哥在,没有人比哥哥更疼你。”亦安苦笑着说道:“对,哥哥最疼我了。”

又过了两天,亦安忽然同他说想再去看看薄浅,白亦琛只以为她还是有些放不下,为了哄她开心也是一口答应下来。白亦安到了关押薄浅的军帐外面,正好遇上给薄浅送饭菜的士兵,她上去接过来,对那人说道:“白将军说让我来给薄浅送饭,顺便问他一些事情。”“好。”

“你在外面给我看着,我问的事情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那人没有多想,老老实实的站在军帐外候着。亦安转过身去遮住托盘,将一瓶白色粉末倒入薄浅的饭菜中给他端了进去。

薄浅看见是她,挣扎着转过身去背对着她。亦安将托盘在一旁放好,走到他身边问道:“你...还好吗?”薄浅冷笑道:“如今这样,我好不好你看不出来吗?”“我...当初我是...”亦安话还没说完就被薄浅冷酷的声音打断,“当初什么?我们哪有什么当初。”

亦安被他说的接不上话,走到旁边把饭菜给他端来。薄浅却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没有动作也没有言语。亦安把饭菜房在他面前,说道:“我知道,你对我有些误会。但不管怎么样,我不会看着你死,我会救你。”“不必劳烦白大小姐,薄浅命大,不见得会死在这,更不用您出手搭救。”

白亦安没想到他竟然这般固执,开口想要辩解,“当年我不是故意想走的,是我哥哥他说...”薄浅瞪大眼睛看着她,“说什么?说我无权无势,冷酷绝情,还是说我是楚国奸细?”亦安自己抹掉刚溢出的眼泪,“既然你不想听我说,我便不说了。你吃了这些饭菜,我救你出去。”

“我是大楚忠义候,活着就该保家卫国,护天下太平,百姓安居。若是要死,为国而死,便是上苍对我最大的馈赠。如今死在这,也算是忠心为国,薄浅心满意足。”看到白亦安略微惊诧的神情,薄浅又说道:“薄浅自认清高孤傲,自命不凡,无需他人搭救,亦不屑苟且偷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