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十七章 班师回朝

春日迟 顾希行 3072 2017-05-12 16:15:20

  白亦琛听他这样诬陷自己瞬间怒从心起,“荀彧,你不要血口喷人!”“哼,我血口喷人?那你倒是说说这几日你鬼鬼祟祟的是在做什么?”

在越国,战场上最忌讳的便是动情,讲究的是就算站在你对面的是你血肉至亲你也要毫不犹豫地把剑刺入他的身体。也正因如此越王扬逸登基后就对军队进行秘密管理,凡是出征的将士一律不得告诉家人,更不允许携带家眷。

白亦琛担心若是让他们知道亦安偷偷跟来会让她惹上麻烦,只好撒谎道:“我是想看看我们的士兵分配可有什么不妥之处,毕竟这几日就要同楚军决战了不是吗?”“呵,看来白大将军还没糊涂,我还以为你这几日忙晕了头什么都没听进去呢。”

殷兴看见白亦琛也有些生气连忙上去拉着荀彧,说道:“诶呀误会误会,亦琛怎么可能跟楚国通风报信呢!快别说了,我们还是好好商讨如何应对楚军吧。”孙皓也点点头表示认同,上前把亦琛拉到桌边开始与殷兴讨论对策。

荀彧虽然没有再多说什么可还是对亦琛心怀芥蒂,这次之后凡是白亦琛开口说话荀彧就一定是默不作声的。白亦琛看他像防贼一样防着自己心里也是万分不悦,二人这尴尬的关系着实让殷兴他们为难,更何况在当时的情况下内斗无疑是导致失败的最大根源。

楚营里沈暮并没有因为打了胜仗而开心,萧焱等人自然知道沈暮是在担心什么,看沈暮一脸忧愁的样子他们纷纷开口安慰道:“你别担心,薄浅那么厉害一定没事。”“是啊,荀彧他们肯定不敢动他的!”

沈暮无言的点点头然后强扯出一抹苦笑,“是啊,大哥不会有事的,明天我一定会把他救出来!”张衍搂住他的肩膀鼓励道:“没错!”

第二天卯时一刻,天色微凉晨露从营地帐篷上缓缓滴落。清晨的气温较前几日忽然低了许多,空气中甚至隐约冒着浮动的白气,营地内外一片肃静唯有士兵集合的口号声让人忽觉振聋发聩。

沈暮、萧焱、韩武、张衍四人穿上厚重的黑色盔甲站在十几万大军面前注视良久,而后沈暮先开口道:“兄弟们!今日便是我们与越军决战的日子,不是他们死便是我们亡!你们怕吗!”“不怕!”

萧焱转身走上高台,大声说道:“众将士听令!”“在!”“越王无道,犯我边疆。忠义候薄浅与之拼杀至今深陷敌营,此次一战九死一生!”萧焱停下来看着士兵们坚定的眼神,继续说道:“我希望你们记住,我们是楚国人!楚国的军人即使战至一兵一卒也不决让半寸河山!”

随后沈暮和韩武三人也站上高台,四人一齐喊道:“食楚之粮,护楚四方!”下面的十几万士卒用他们最大的力气喊出楚军的口号,“食楚之粮,护楚四方!一人苟活,万夫莫当!”

这句口号是当初薄浅提出来的,是十多年来楚国的军魂所在。每当楚军喊出这句话,他们所肩负的责任与使命,所承担的拥戴与荣耀,都会在他们脑海里浮现出来给他们无限的动力与支持。

沈暮他们带着十多万楚军浩浩荡荡向越军军营进发,越军军营里荀彧他们也是严阵以待。没过多久荀彧他们就听到沈暮前来宣战的声音,孙皓和殷兴骑上战马走在前面,荀彧和白亦琛领着两队人马走在后面。

刚看到孙皓他们沈暮就大声说道:“你们快把我大哥交出来!”荀彧闻言放声大笑,“你是说那个薄浅吗?前几日我们把他扔到后山给埋了!”

“你说什么!”沈暮大吃一惊,殷兴笑着说:“那小子被亦琛刺伤前两天病情加重晕了过去,我们嫌他碍事就让人拖到营地后面给埋了。”萧焱等人闻言很是震惊,沈暮举起手中的剑吼道:“杀!”

楚军得了命令一下子蜂拥而上,两军瞬间陷入激战之中。沈暮直直的往白亦琛那里去,嘴里高喊着:“白亦琛,我要你为我大哥偿命!”亦琛躲闪不及被他刺了一剑,沈暮在听到薄浅死了的消息的时候就已经快要崩溃,现在面对害死薄浅的罪魁祸首他根本抑制不住心里的怒火。

这最后一仗双方整整打了三天三夜,最终还是楚国大获全胜。等到萧焱他们汇合的时候四人身上已经都被鲜血染红,其中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沈暮是最后回来的一个,见到萧焱他们之后忽然就开始抱头痛哭,张衍上去紧紧地抱住他给他安慰沈暮却哭的越来越凶......

两天后萧焱他们打点好一切准备回扬州复命,沈暮跨上战马望着越军军营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最终萧焱上前去说道:“我们该回去了。”沈暮还是没有转过头只是淡淡地说道:“是啊,我们终于要回去了,可薄浅大哥...”

沈暮从前一直闪着光芒的眼眸忽然暗了下来,他抬起头不想让眼泪落下,随即笑着说道:“可大哥...再也回不去了。”萧焱不再说话随后沈暮笑着调转马头,轻轻说道:“走吧。”

楚国大军浩浩荡荡的,像先前许多次打了胜仗那样,带着荣耀回了都城扬州。荀彧和白亦琛他们四个被分别关在囚车里,囚车紧紧地跟在沈暮他们后面,时时刻刻提醒着荀彧他们几个越国的失败。

当楚国战胜的的消息传回越国,越国百姓一瞬间陷入悲伤和恐惧之中,薄浅则是露出了许多天不曾见到的微笑。亦安端了一壶新茶上来然后给他倒了一杯。苦笑道:“你们赢了,你放心了吧。”

薄浅没有回答她,只是说道:“今天我是陪你的第九天。明日过后我就会离开。”亦安喝茶的手突然停住然后把杯子放回桌上,“薄浅,你有必要每天都这样提醒我吗?”薄浅许久没有回应,亦安又开口对他说道:“我想上街去了,你陪我去逛逛。”“好。”

一路上亦安白亦安都在兴奋跑来跑去,薄浅只是慢慢的跟在后面一句话都没说过,与当时带着清婉上街时的反应截然不同。薄浅看着前面活蹦乱跳的亦安又想起了清婉,他真的每天都在担心自己走了这么久清婉会不会遇上什么麻烦。

薄浅一直想着清婉不知不觉前面的亦安已经跑的不见人影了,他加快脚步去找亦安不久之后在一个卖首饰的小摊子前面看到她。亦安在那儿看了一会儿就朝薄浅走来,路上却不小心撞上一伙正在追人的街头混混。

那带头的人右手拿着棍子左手一用力就把亦安推倒在地上,随口骂了一句:“给老子滚开!”,薄浅见状赶紧上去把她拉起来。看见亦安的手受了伤薄浅快步上前拦住方才伤了亦安的那个流氓。那人转过身来对薄浅大声说道:“把你的手给老子拿开!”

薄浅冷笑一声回到:“呵,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薄浅说完一拳打到那人的脸上,那小混混的脸上登时出现一个拳头大的红印。

那流氓气急,提起手中的棍棒朝薄浅的脑袋打去,亦安怕薄浅受伤便扑了上去,流氓的棍子直直落在亦安右肩上。薄浅见亦安又受伤了很是生气,转过身去将亦安护在怀中然后给了那流氓一脚。

流氓的手下见他被薄浅打伤纷纷上前来帮忙,五六个流氓将薄浅和亦安团团围住,薄浅放开亦安让她到一旁去等着,自己走上前去与那群人较量。

薄浅是带兵打仗的人,几个街头流氓自然是奈何不了他。没过多久那群人就被薄浅打的鼻青脸肿,那领头的人从地上爬起来拿着棍子恶狠狠地说道:“你...你给我等着!”薄浅过去把亦安扶起来然后对那几个流氓说道:“我等着你们。”

说完话他就带着亦安转身要走,没想到那个领头的人冲上来照着薄浅头上打了一棍子。薄浅没来得及躲闪登时就晕了过去,亦安被吓了一跳抱着薄浅坐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围观的群众里有一位善良的老人对亦安说道:“孩子,你快带他去看大夫啊。”

白亦安这才有了反应,她扶起薄浅却突然想到自己如今身无分文。于是只好开口说道:“奶奶,我身上没有钱,您能先借我一些吗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老人在袖子里摸了许久,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她,其他人见了也都拿了些钱给她。

亦安向他们道了谢就急急忙忙扶着薄浅去看大夫,大夫给薄浅诊完脉说他只是暂时晕了过去没什么大碍,然后给他和亦安开了些治皮外伤的药。亦安正要把薄浅扶起来他就自己醒了过来,见薄浅醒了亦安也就放了心同他一起回了客栈。

起初亦安并没有发现薄浅有什么不对,直到后来她慢慢发觉薄浅居然开始主动跟自己说话,甚至还会关心她。回到客栈白亦安在一旁偷偷地看着他的眼睛,发现薄浅看她的眼神也跟前几天很不一样,而这种眼神,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