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十九章 将军府邸

春日迟 顾希行 3124 2017-05-14 11:59:52

  苏梓墨吩咐刑部尚书一定要“好好的”招待这四个越国人,然后安心的在扬州等着越王扬逸带人来献上越王印和越国地图。沈暮和张衍则是带了一百精兵回到边境去找薄浅的尸体,一路上沈暮都希望自己真的找不到薄浅的尸体,这样起码说明薄浅可能还活着。

清婉则是每天待在侯府里拿着那封薄浅寄回来的书信,等着苏梓墨处理完越国的事情之后给她和薄浅下旨赐婚。安云和得了苏梓墨的允许时常会来侯府陪她。沈暮他们走了好些时日清婉才从薄浅的死讯中回过神来,每日就在侯府门前巴巴的盼着沈暮他们能够带回薄浅没死的消息。

越国那边扬逸带着几位大臣准备好了传国玺印和地图踏上前往楚国的投降之路,那条路并不长甚至不久前他还带人走过,但如今早已没了当时的威风凛,取而代之的是缓慢前行所留下的深深的车辙和一寸寸令他蒙羞的大好河山。

白亦安和薄浅丝毫没有受到越国战败的影响,一路游山玩水回到了并州,亦安想着即使是战败白亦琛肯定也会回来的,到时候再把事情跟他说清楚撒个娇,亦琛一定不会怪她的。

二人好不容易到了将军府薄浅却突然停了脚步,亦安奇怪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薄浅抬头愣愣的盯着将军府三个大字说道:“将军府?里面住的是谁?”“这是我哥哥的府邸啊,你怎么了?”

薄浅与亦安这一路走来她都没有跟薄浅提过她哥哥,失忆之后薄浅只记得一些从前跟亦安在一起的时候,其他的都忘的差不多了。现在听白亦安提起她哥哥薄浅更是疑惑,“你哥哥?你什么时候有个哥哥?”亦安这才想起薄浅失忆的事,开口解释道:“那个...你失忆了所以不记得了,你以前见过他的。”

薄浅闻言只以为是自己忘记了,点点头随亦安一起进入将军府。亦安把薄浅带到她的房间让他休息,自己则是去了白亦琛的房间。白亦安躺在床上想睡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亦安躺在床上发着呆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起床去了白亦琛的书房。

从前白亦琛在家的时候向来不喜欢她到书房去因此亦安很少进来,现在趁着她哥哥不在亦安就像偷偷溜进来看看。白亦安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她的一幅画像。亦安从不记得之前见过这幅画,她走上前去盯着那幅画看了许久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亦安伸手摸了摸那幅画没想到突然竟然触动了墙上的机关,亦安的画像缓缓上升露出一个嵌入墙中的黑色盒子。亦安大吃一惊,刚想把盒子拿出来就听到薄浅在外面叫她。亦安连忙关上门出去找他。

薄浅看见她从房里出来笑着迎了上去:“你在这做什么?”亦安摇摇头回道:“没事,没事。我就是有些无聊来书房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书可以看。”薄浅对她说到:“亦安我现在有些饿了,现在有吃的东西吗?”“哦有,你等着,我让下人去给你做。”

亦安刚要去厨房让人给薄浅做些吃的就被薄浅拉住了,薄浅笑着同她说道:“我想吃你亲手做的桂花糕。”亦安从未下过厨,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很是疑惑:“薄浅,我不会烧饭啊。”薄浅愣住了奇怪的问道:“怎么会?我记得你之前给我做过很多吃的。”亦安摇摇头说:“没有,我几乎连厨房都没进过,你可能是记错了吧。”

薄浅点点头说道:“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亦安拉着他的手笑道:“好啦你不是饿了吗,我让人去给你煮东西吃。”“好。”薄浅看着亦安离去的身影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他仔细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失忆了脑子有些不好所以才会胡思乱想。

薄浅又在将军府随便逛了逛,等他走回正厅的时候正好遇上来找他的亦安。亦安笑着拉着薄浅去吃东西,吃饭之后她又对薄浅说到:“马上要到寒衣节了我们去街上玩玩好不好!”薄浅无奈的看着她,“寒衣节不是什么吉利的日子,这个时候出去做什么。”

白亦安拉着他的胳膊晃个不停冲他不停的撒娇:“诶呀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晚上的并州了,去嘛去嘛。”“好,我答应你还不行吗。”亦安钻到薄浅怀里得意地冲他笑个不停,薄浅温柔的把她搂在怀里说笑话给她听,逗得亦安险些喘不过气来。

此时沈暮和张衍仍然在北境拼命的寻找薄浅的尸体,他们已经找了两三天了却还是一无所获。虽然有些沮丧但沈暮常常想着,如果他们真的没找到薄浅的尸体是不是说明薄浅当真还活着。或许,他是被人救了或者自己跑了呢。

沈暮和张衍带人连续找了七八日,将先前越军所在的地方前前后后都挖了个遍依然没有发现薄浅的尸首,苏梓墨只给了他们半月时间,眼看半月时间就要到了他们只好带兵回去。

张衍虽然不敢相信薄浅没死的消息,但这次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薄浅的尸体着实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回去的路上他和沈暮还曾多次认真的讨论过如果薄浅的真的没死他会到哪去,但终究还是觉得这种可能性当真是微乎其微。

当他们俩带着人回到扬州的时候苏梓墨已经接手越国,荀彧、白亦琛他们四人也被越王扬逸带回了并州。苏梓墨并没有打算把扬逸囚禁起来,并且还允许他继续待在并州但要求不得住在王宫,迁到白亦琛的将军府去。

至于荀彧他们几个苏梓墨则是允许他们继续留在自己府中,但他要求白亦琛必须迁居,住到只有将军府一半规模的地方去。

亦琛自然是知道苏梓墨这是在为薄浅出气,但如今薄浅已经死了可他还好好的活着,与薄浅比起来他这亡国之人的待遇似乎还是好了不少。白亦琛想着想着对自己的悲惨处境竟然觉得很是圆满,没想到当他回到府中却看见亦安正挽着薄浅的手要出去。

亦安看见白亦琛回来了吓了一跳,连忙放开薄浅上前去抱住他,“哥你终于回来了!”白亦琛出乎意料的没有抱她,冷漠的说道:“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哥哥?”亦安被他的冷淡惊到,放开了抱着的他,问道:“哥,你怎么了?”

薄浅在一旁看了他们许久,见他们分开了他才走了过来。白亦琛指着他生气地质问道:“白亦安,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他这个时候应该死在南境!”亦安看薄浅马上就要走过来生怕亦琛一生气就会冲上去把薄浅打个半死不活,连忙拉着亦琛回了他的房间。

薄浅本想跟着他们却被亦安出言制止了,“那个你...你先回我房间等着我。”薄浅不明白为什么白亦安会突然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等他想追上去的时候白亦安他们早就不见了,薄浅也只好听白亦安的话去她房中等着。

亦安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拦住亦琛,白亦琛一进门就把亦安一把甩开朝她吼道:“白亦安,你是不是疯了!”亦安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从小到大就算她闯了再大的祸亦琛都不忍心这么大声的对她说话。

她本以为亦琛顶多就是几天不同她说话或者骂她几句,但现在看白亦琛震怒的样子亦安着实被吓了一跳。她低下头去不敢看白亦琛的脸,嗫嗫嚅嚅地说道:“我...我是不小心偷听到你们说要把薄浅埋了,然后就...就...”“然后你就一声不响地去救他?”

“我本来是想告诉你的,可是当时没来得及,而且...而且我要是告诉你了,你肯定不让我去...”白亦琛本就是被突然出现的薄浅吓得有些愣住了,现在看亦安被自己吓成这样他的火气也消了大半。

白亦琛冷静下来双手搭上亦安的肩膀,“安儿,对不起。我刚才是担心你所以才...”亦安眼中含泪抬起头看着他,慢慢说道:“我知道,哥...我错了。”亦琛把白亦安抱到怀里轻声安慰着,然后问道:“安儿,那薄浅怎么会跟你回来?”亦安又心虚的低下头,吞吞吐吐地说:“他...他失忆了。”

亦琛被白亦安的话吓了一跳,惊讶的问道:“失忆?”亦安点点头,把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白亦琛,亦琛听完她的话考虑了很久,对亦安说道:“既然他随时可能恢复记忆,你有没有过若是他恢复记忆了该怎么办?”

“我...我没想那么多。哥,以后的事情谁能猜得到,说不定他永远都不会想起来呢?”白亦琛一下子激动起来想要对亦安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忍住了。亦安奇怪的问:“哥,你怎么了?”白亦琛有些失神的摇摇头,“没事,既然你还是放不下他,就随你吧。但是这将军府我们是住不了了。”

“为什么?”“那楚王让扬逸住到将军府来,让我搬到别处去。”亦安不明白为什么苏梓墨要这么大费周章的让他们换地方住,但看到白亦琛担心的神情她还是说道:“没事的,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我住哪里都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