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二十章 侯府大婚

春日迟 顾希行 3319 2017-05-15 14:17:54

  白亦琛和亦安收拾好了东西搬到新的府邸,府邸的牌匾也由原来的将军府变成了白府。薄浅此时还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亦安说要搬家他便随她一起来了。然而当亦安他们忙着收拾新住处的时候薄浅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了,晚上他和亦安在院子里闲逛的时候忽然问道:“亦安,我们...这是在越国?”

“是啊,怎么?”薄浅疑惑的开口:“为什么你们要在越国买一处宅子,我们是楚国人啊。”亦安愣住了,她和薄浅是在楚国认识的,后来自己也是因为他们的身份才被迫离开的。现在他已经失忆了,难道他们还是逃不过这个问题吗。

亦安想了想对他说道:“那个,因为我常常喜欢跑到越国来所以哥哥特意在这买了处院子,这样以后来玩也方便些。”薄浅点点头刚要说话亦安突然灵机一动,“况且现在越国已经输给我们楚国了,以后也是我们楚国的一部分!”

薄浅觉得这句话好像说的很对于是也就不再纠结,问道:“亦安,你在这玩够了吗?”亦安奇怪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么问?”“玩够了我们该回去了,前些日子管家来信说府中有些事需要处理。”

白亦安心里一惊,他怎么可能收到别人的信,“收到信?什么时候的事?”薄浅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大概是十天前,我记得当时同你说过的。”亦安装作想不起来的样子笑着问道:“我可能是玩的太开心忘记了,信里写的是什么?”

“下个月吴国国主要带着公主来拜访,梓墨让我尽量早些回去。但你若是想玩我们就再迟几日再走。”白亦安闻言大吃一惊,薄浅现在记起来的居然是六年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见亦安一直一言不发薄浅又问道:“亦安,你想什么时候回去?”

白亦安迟疑了一会儿抬头说道:“我想在这再待几日,我们五天后再走行吗。”“好,听你的。”亦安和薄浅分开后就去找了白亦琛,他正在自己房里收拾着刚搬来的东西,亦安推门进去小声地喊了一句,“哥...”

亦琛放下手里的东西把她拉到桌边坐下,“怎么了?”“那个...哥,我要跟你说一件事。”亦琛摸了摸她的头柔声说道:“怎么了,吞吞吐吐的。是不是之前我把你吓坏了?”亦安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是的,哥。我...薄浅他...”

亦琛皱了皱眉,提起薄浅他从内到外都是不悦。“他欺负你了?”亦安听出他语气中的担忧与怒意连忙摇头否认,“没有。但是他最近有些不对劲,还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以前?他想起了什么。”白亦安低下头去紧张的把嘴唇都要咬出牙印来。

亦安挣扎了许久才断断续续说出一句整话来,“他想起...之前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但是因为他之前被人打了脑子受了点刺激,所以...他的记忆现在出了点差错。”白亦琛听的愈发紧张起来,着急的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就是,他今天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说自己收到了侯府送来的信希望我们这几天能快些回去。”

“回去?”白亦琛语气里的怒意更加掩饰不住,“回哪去?安儿,你不要忘了,到底哪里是你的家。”亦安连忙握住白亦琛的手,“哥你不要激动,我当然知道这里是我的家。但是他...他现在根本不记得,所以我...我只能...”

白亦安紧张的语无伦次,亦琛却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他现在不记得又如何?难道你以为他全都记起来之后还会理你吗?你难道忘了,当初在军营里的时候他甚至看都不想看你!”

“不是的...我没有想他能怎么样,我也知道他总有一天会记起来的。所以,在现在他还没记起来的时候,我真的再不想离开他。哥,我保证,只要他想起来了,我一定马上回来!”亦琛听她这么说顿时生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悔恨之意,早知道她会这样当初就不应该心软让她再见到薄浅。

“白亦安,告诉我你接下来还想干嘛。”亦安不好意思地看着他,轻声说道:“哥...其实我也没想怎么样。但是我答应了薄浅五天后会跟他一起回去的。”眼看白亦琛想要动手打她,亦安赶紧主动扑到他怀里。撒娇道:“诶呀我的好哥哥,你可不能打我。我保证,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亦琛冷哼一声对她的话表示质疑,“尽快?你的尽快是一年两年,还是十年八年?”亦安闻言瞬间有一种想把自己的嘴缝上的冲动,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开口说道:“哥,你真是太了解我了。但是我保证,我这次真的很快就会回来!”

白亦琛伸手去抱着她,感受到背上的重量白亦安就知道她的哥哥又要妥协了,笑着说道:“我就知道哥哥最疼我了。”亦琛揉揉她的头无奈的说:“我就算不答应你也会去的,我能怎么办。”

白亦安见自己的计划又成功了站起来就要走,亦琛一把拉住她,“你去哪儿?”亦安指了指门口,“我出去走走,出去走走。”“是吗,这黑灯瞎火的你可要小心些不要磕了碰了。”亦安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谢谢哥哥关心,没事没事。”

亦琛看着他这个宝贝妹妹当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在她背后喊道:“我饿了,让人给我拿些吃的来。”亦安朝他挥挥手兴奋地说:“知道啦。”

五天后薄浅和白亦安如期踏上了回楚国的路,而这时的忠义侯府内外缟素,虽是要办喜事却没有多少喜庆的氛围。这些日子侯府的人也都明白清婉对他们侯爷的真心,同时也为清婉感到惋惜。

他们侯爷人那么好,在世的时候也很疼清婉,他们若是在一起了一定也是十分恩爱的。只可惜天妒英才薄浅26岁便丢了性命。清婉看着侯府再次被一片雪白装点着,内心的悲切油然而生。

上一次在侯府这样大费周章是薄浅的葬礼。安云和和苏梓墨以及沈暮、萧焱他们几个全都亲自到场,并且亲自操办了他的葬礼。那些大臣们知道苏梓墨去了侯府一个个也都去表示慰问,薄浅下葬的那一天从早到晚侯府的客人就没有断过。

今天侯府要办的是喜事,是大楚忠义候与她廖清婉的喜事。苏梓墨和安云和带着沈暮过来了,原本他们想好的那些想说的话在见到清婉的时候却一句也说不出,安云和看着一身素衣的清婉心疼的上去抱了抱她。清婉朝他们露出一抹开心地笑,“云和,我终于可以嫁给他了。”

云和闻言也笑了出来,“是啊你们就要成亲了...”云和话还没说完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云和与清婉第一次见面就相谈甚欢,后来薄浅出征的日子里清婉也常常入宫去。

云和在宫里没有什么朋友,清婉出现以后她就是云和最好的朋友。现在看清婉如此执着云和当真是非常心疼她,但她知道自己现在除了祝福和陪伴,什么也给不了她。

眼看吉时要到了苏梓墨出言打断她们俩的叙旧,清婉一身素衣同薄浅的牌位拜了天地。那一晚苏梓墨、安云和以及沈暮都留在了侯府,四个人忘却身份只按辈分高低吃了一顿家宴。

苏梓墨与沈暮举起酒杯给清婉敬酒,“恭喜嫂嫂。”清婉点点头把酒喝完。随后她又倒了一杯,对云和说道:“云和,我把你当我亲姐姐一样看,现在我敬你一杯。”云和倒了杯茶回敬她,不好意思地说到:“我最近身子不大好不能饮酒,嫂嫂不要怪罪。”

清婉闻言笑了出来对云和说道:“云和,这按年纪你比我大我该叫你一声姐姐。但如今你却反过来叫我一声嫂嫂,我们这辈分可真是分不清了。”云和看她心情不错也与她开起玩笑来,“谁让我得随着君上叫你一声嫂嫂呢,你这辈分可是高了一级。”

苏梓墨他们二人看着她们俩斗嘴也是笑个不停,苏梓墨又倒了一杯酒对清婉说道:“今天是哥哥与嫂嫂的大喜之日,不能不喝酒。既然云和不能喝那就由我代劳了,嫂嫂看这法子可好?”

清婉笑着说道:“这个法子好,但是既然是你喝你得喝两杯。”沈暮拍了拍苏梓墨的肩膀笑道:“二哥,这嫂嫂才刚进门就盯上你了,日后你可要小心了。”苏梓墨大手一拍让沈暮把刚喝进去的水都吐到了地上,沈暮一边咳一边指着苏梓墨对清婉说道:“嫂嫂,二哥他欺负我!”

云和被他们二人逗笑了,调笑道:“嫂嫂,你看这两个人平日里总是一脸严肃,私下里却是这么不正经,像两个孩子一样。”清婉点点头表示赞同,“这样好,每天开开心心的才会把日子过的好。”

苏梓墨和沈暮听他们这么说都有些不好意思,清婉笑着看着苏梓墨,说道:“不知道国主这酒还喝不喝了。”苏梓墨连忙端起酒杯笑道:“嫂嫂都说话了自然是要喝的。”苏梓墨连喝了两杯还要倒酒,云和连忙制止了。

清婉看着云和笑的合不拢嘴,“怎么,你心疼了?”苏梓墨把云和往自己身边拉了一些,又倒了一杯酒。笑道:“嫂嫂见笑了,我最近政务繁忙有时候连吃饭都顾不上,云和担心我会累坏了身子。我这可是最后一杯了,喝完可就不能真不能喝了,剩下的就让沈暮代劳了。”

沈暮闻言有些不服气,“凭什么让我代劳,我也很累的!”清婉笑着看看沈暮又对苏梓墨说道:“国主还是要好好保重身子,毕竟国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苏梓墨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谢嫂嫂关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