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二十四章 薄浅失忆

春日迟 顾希行 3203 2017-05-19 12:03:31

  清婉手中的杯子应声落地,沈暮也一脸震惊地看着薄浅,问道:“大哥,你?”薄浅把手中的茶慢慢放下若无其事的说道:“我也不清楚,但亦安说之前我们两个被人偷袭所以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失忆?那你...”薄浅看他有些着急笑着安慰道:“没事的,亦安说我只是忘记了一些小事,既然不重要忘了便忘了吧。你看我现在不是还认识你吗?”

沈暮有些生气地看着坐在薄浅身旁的白亦安,怒道:“什么是小事,大哥你忘记的是...”沈暮刚要把清婉的事说出来苏梓墨就到了,看见薄浅苏梓墨当场就愣住了。

薄浅见到苏梓墨上去行了个礼然后问道:“我回来的不晚吧?”苏梓墨摇摇头说道:“只要你能回来,什么时候都不算晚。”“那吴国国君与公主大概什么时候到?”

苏梓墨看着他奇怪的问道:“吴国国君?你在说什么呢?”“前几日管家给我寄信说吴国国君即将来访,所以你让我早些回来。”

苏梓墨刚想否认突然想起前几年吴国国君来访的事,问沈暮道:“怎么回事?”“大哥他...失忆了。”苏梓墨眉头紧蹙,“失忆是什么意思?”沈暮无奈地摇摇头指着亦安说道,“大概只有她知道了。”

苏梓墨顺着沈暮手指的方向看去心里的担忧更甚几分,“你是?”“民女白亦安拜见国主。”苏梓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忽然记起几年前薄浅醉酒之后总是喃喃不清的喊着什么,当时他一直没能听清,如今再想想似乎就是“亦安”二字。

“白亦安?原来是你。”沈暮闻言有些奇怪,“君上,你认识她?”苏梓墨摇摇头说道:“这个不重要,薄浅到底是怎么回事?”几个人坐下来听白亦安讲了薄浅失忆的来龙去脉,当然亦安对于薄浅跟她在一起的原因只字不提。

苏梓墨他们知道了薄浅失忆的事又是一阵沉默,白亦安看到那么尴尬的场面对薄浅说到:“我有些累了,想先去睡一觉。”“我带你去我的房间。”薄浅点点头站起身来对亦安说道,然后又对沈暮他们说了一句,“你们现在这坐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苏梓墨点了点头,看薄浅带着白亦安消失在视线里他才看向清婉。“嫂嫂,薄浅他...”清婉早就没有任何心情听他们在说什么,薄浅失忆了但他记得所有的人,甚至不知道从哪带回来了一个女人,然后把她忘得一干二净,

清婉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更没办法想象自己日后该如何在侯府待下去。她站起身来,刚要开口眼泪就止不住的涌了出来然后哽咽着说道:“我...我还是离开吧。”

沈暮听到清婉要走生气的拍了拍桌子,“嫂嫂,你怎么能走呢!大哥他只是失忆了才会被那个女人趁虚而入的!”沈暮拉着清婉不让她走,而清婉也只是站在那哭个不停脚下的步伐怎么也不舍得迈开。

苏梓墨看着他们突然说道:“你们两个有没有想过薄浅怎么会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沈暮仔细想了想方才白亦安说的话猛地反应过来,“对啊,大哥怎么会跟她在一起?”“看薄浅的反应两个人似乎不是初识,可是若是旧识我们怎么会不知道?”

沈暮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是一无所知,从他今天见到薄浅开始他的脑子除了震惊之外就没有别的反应了,面对现在这混乱的场面更是不知所措。

苏梓墨思虑一番同清婉说道:“如今薄浅忘记了一些过去的事,嫂嫂若是继续住在侯府也是有些不妥,不如随我回宫里住一段时日,也好给云和做个伴。”

“二哥,这王宫毕竟是有规矩在的,嫂嫂去了也不大方便,还是去我府上住一段日子吧。”清婉默默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沈将军说的是,我还是去将军府借住些时日吧。”

苏梓墨点点头又说道:“那嫂嫂便去沈暮府上住几日,待我们把薄浅的事弄清楚了再作打算。”“没错,嫂嫂且安心在我府上住着。那白亦安也说了大哥的记忆总会恢复的。”

清婉坐回原位喃喃道:“记起来了又能怎么样呢...”沈暮挠挠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苏梓墨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在清婉对面坐下。

三人方才停止了谈话薄浅就回来了,苏梓墨见他来了率先上前去说道:“马上要到用午膳的时候了我得回去陪着云和,你刚回来这几日就在府里好好歇息吧。”

薄浅不解的看着他,“你和王后的感情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有机会了再告诉你吧。”沈暮看苏梓墨都走了自己和清婉再待下去恐怕清婉会更伤心,于是也对薄浅说道:“兄长,我与清婉也先回去了。”

“不留在侯府跟我一起用膳吗?”沈暮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清婉又道:“不了我们自己回去吃就好。”薄浅点点头不再挽留,沈暮拉着愣在原地的清婉也离开侯府。

苏梓墨回到落云宫的时候云和正看着一桌的饭菜发呆,他笑着在云和身边坐下开口道:“怎么,这么多菜都不合你的胃口?”安云和看他回来了激动地抓住他问道:“你去侯府了?怎么样?”苏梓墨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都告诉了她,云和急的站起身就要往外跑。

苏梓墨连忙拉住她,吼道:“你干什么?”安云和拼命要挣开他的手着急地说:“清婉一定很伤心,我要去看她。”苏梓墨手一用力就把云和拉到自己怀里,劝她道:“你不要激动,她如今在沈暮府上不会有事。”

梓墨紧紧抱着她然后让宫里的宫女太监都撤了下去,云和无力的靠在他怀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苏梓墨拉着她坐回桌边,轻声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薄浅的失忆给治好,这样一切就都可以解决了。你好好养胎,这些事情交给我去做好不好?”

云和点点头,苏梓墨拿起筷子夹了些菜给她却不见她动筷。“怎么了?”云和一脸委屈、忧郁地看着苏梓墨,说道:“我不想吃...”苏梓墨皱眉,“你身子本来就不好现在还怀着孩子,不吃东西怎么行?”

“可是我真的没胃口,一点都吃不下。”云和一边说一边靠到苏梓墨身上,苏梓墨无奈地搂着她耐心哄着,“多少也吃一点这样我们的孩子以后才会聪明。”

安云和闻言忽然有些不悦,“君上,若是我没有怀上龙嗣你是不是就不会这样喜欢我。”苏梓墨低头看到她伤心的样子柔声安慰道:“云和,别人都说一孕傻三年,我现在觉得这句话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安云和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苏梓墨笑着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好吃些东西好不好?”云和轻轻的摇摇头,对他撒娇,“我真的不想吃,可以等到晚上再吃吗?”

苏梓墨看着满桌的菜和一脸委屈的安云和,再次开口:“是不是菜不合你的胃口?你想吃什么我让御膳房去做,吃一些去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云和看他那么耐心也不好意思再继续拒绝,小声说道:“我想吃些酸的,酸梅汤行不行?”“好,但是要喝热的。”云和点点头,靠在他怀里不想起来。

苏梓墨好笑地看着她,调侃道:“云和,你若是再不起来我就要让人进来了,你确定你要这样?”安云和闻言立刻坐了起来,害羞的把头靠在桌子上。苏梓墨笑着起身吩咐宫女去准备酸梅汤,然后又坐回云和身边。

“这几日身子可有不适?”云和坐直了身子摇摇头,“只是常常会想吐,每天都有些睡不醒。”“太医说了这怀孕初期最是难受,若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云和点点头笑着说道:“没事的。”苏梓墨听她说话中都带着些疲倦心疼地开口道:“又困了?等一会儿喝了酸梅汤再睡不然睡醒肚子会难受的。”云和伸出双手环上他的腰小声应道:“好。”

苏梓墨抱着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休息,不一会儿云和就已经迷迷糊糊的想要睡着,梓墨看看满桌的菜对云和轻声说道:“云和,把头抬起来。”

怀中的人听到他说话把头略微往上扬了一些,云和已经累的连眼睛都不想睁开。苏梓墨夹了些菜吃然后俯身喂到云和嘴里,云和迷迷糊糊的这么吃了好几口才睁开眼睛。

“唔,君上方才在做什么?”外面的宫女端着酸梅汤进来便看见云和迷迷糊糊的靠在苏梓墨怀里,正想开口说话就被苏梓墨阻止了。宫女得了命令默默地把酸梅汤放在桌上就又退了出去。

苏梓墨端起酸梅汤试了试温度才去叫怀里的人,“云和,酸梅汤好了。”安云和挣扎了许久才睁开眼睛,苏梓墨把碗端到她面前温柔地说道:“快喝了吧,喝完去休息。”

云和慢慢接过酸梅汤自顾自喝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把一大碗汤给喝完了。苏梓墨接过空碗放在桌上抱着她进了内殿,看她沉沉睡去才走了出去。

苏梓墨回到勤政殿就开始批阅奏折,一直到两个时辰之后他身边的高公公进殿内给他收拾书案,他才勉强歇息了一会儿。高公公整理好了奏折照例向他请示道:“国主可还有什么要吩咐的?”苏梓墨挥了挥手,那高公公刚要走苏梓墨又突然说道:“去让人把沈暮给我找来。”“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