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三十一章 攻心为上

春日迟 顾希行 2305 2017-05-29 09:44:39

  薄浅不知不觉便喝了整整一坛的酒,竹叶青的后劲很大让他又觉头晕眼花起来,颤颤巍巍的放下酒樽趴在桌上睡了过去。第二日一早苏梓墨和沈暮就带着清婉来了侯府,婢女在书房门外敲了许久薄浅都没回应,待她进到书房里的时候薄浅忽然抬起头来吓得她一下子跪在地上。薄浅隐约看到有个人影跪在地上,撑着脑袋醒了醒神,问她道:“你怎么在这?”

“回侯爷的话,国主和沈将军来了。”“梓墨和小暮?”“是,还带着上次那位姑娘,此刻都在正厅等着您呢。”薄浅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许久才又说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婢女退下之后便去了正厅跟苏梓墨他们说道:“奴婢参见国主,沈将军。侯爷说他稍后就来。”苏梓墨点点头,环视四周后问道:“你们那个白姑娘呢?”“回国主,白姑娘还在房中歇息。”“好,你先下去吧我们就在这等着薄浅。”“喏。”

薄浅在一个下人的搀扶下到了正厅,朝梓墨和沈暮行了个礼。苏梓墨伸手去扶他却闻到浓重的酒味,奇怪的问道:“你喝酒了?”“昨日无事就想喝些酒,没想到有些喝过头了。”“没事就喝酒?你...”“好了我没事的。”薄浅出言打断苏梓墨喋喋不休的问题,转而问道:“你们这么早来找我做什么?”

苏梓墨看向沈暮然后走到一旁去,沈暮拉着清婉上前说道:“君上担心那扬逸会不老实,跟他那几个将军暗中勾结,派我去并州看看。”薄浅点点头表示认同,“扬逸阴险狡诈是该好好防着。”“不错。只是我这一走将军府便只剩下清婉一人,我有些不放心。不知道能不能让她来侯府住上十天半月的,一来侯府很安全,而来也可以跟大哥府上的那位白姑娘做个伴。”

“若是清婉姑娘不嫌弃我这侯府我自然是同意的,毕竟是我未来的弟媳不是。”沈暮和苏梓墨尴尬的笑笑,应道:“是...是。”清婉给薄浅行了个礼,笑着说道:“多谢侯爷。”苏梓墨三人留在侯府同薄浅一起用午膳,白亦安过来时看到他们三个吓得迟迟不敢上前,在回廊里站了好久才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薄浅笑着起身去拉住她,问道:“今日怎么这么晚?”亦安看看清婉和沈暮他们摇摇头笑着说道:“没有,只是想学着给你煮些东西吃。”薄浅拉着她在自己右手边坐下,正好坐在清婉正对面。亦安抬起头打量着她,眼神里的担忧与恨意让同时抬起头的清婉吓了一跳。沈暮拿起筷子尝了尝饭菜,高兴地说道:“白姑娘手艺也很不错啊。”

“也?”亦安奇怪的问道。沈暮点点头回道:“原先我想清婉的厨艺真真是天下一绝,今日吃了白姑娘做的饭菜发觉也很是不错。”亦安生硬地笑了笑说道:“多谢沈将军抬爱。”苏梓墨看着一心只顾着吃的沈暮无奈地摇摇头,开口说道:“薄浅,你什么时候带着白姑娘去宫里玩玩吧,云和如今有孕了待在宫里很是无趣,让白姑娘陪她去说说话。”

沈暮闻言急急忙忙地咽下口中的饭菜说道:“没错,顺便把清婉带去吧,王后娘娘跟她比较熟。”“好。”沈暮想了想又说了一句,“明日我便要走了,不如今晚就让清婉留在侯府吧。她的衣裳和上次大哥的裘衣我明早让人送来。”“好。”薄浅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调羹落地的声音,亦安惊讶的看着沈暮他们,问薄浅道:“你...你们在说什么?”

薄浅接过下人拿上来的新的调羹放到她碗里,解释道:“小暮要去并州一趟,让清婉姑娘在侯府借住些时日。”“住在...侯府?”薄浅点点头,亦安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来,愣愣地说道:“我...我有些不舒服,先回房休息了。”余下四人心思各异的看着她离开,一言不发的吃着东西。

沈暮和苏梓墨用了午膳就离开了,“顺便”把清婉直接留在了侯府。送走他们两个之后薄浅就带着清婉去找亦安,白亦安打开门看到薄浅和清婉瞬间愣在原地,许久才开口说道:“你...你们?”“小暮他们走了,我带清婉姑娘来看看你。最近她就住你隔壁,没事的时候可以找她说说话或者去街上走走。”清婉主动伸出手去对亦安说道:“这几天就打扰白姑娘了。”亦安露出一抹难看的微笑,同她握了握手,“廖姑娘不必客气。”

“那我先走了,你们两个聊一会儿吧。”薄浅走了之后亦安和清婉在门口僵持许久亦安才开口说道:“那个...你要进来坐会儿吗?”清婉点点头轻声说道:“那就打扰了。”二人坐到桌前,亦安给清婉倒了杯热茶,问道:“不知道廖姑娘是哪里人,从前是做什么的?”

清婉低下头去喝了一口茶,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从有记忆开始就没见过我的父母,也不知道我的家乡在哪。”亦安点点头看着清婉说道:“我的家乡在...并州。”“并州...并州...”清婉默念着这个地名忽然反应过来,大声喊道:“并州?你是越国人?”“不错。”“那薄浅他...他知道吗?”

亦安露出一抹得意的笑,“他当然知道。不过,他知不知道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我只是听沈暮提过侯爷与皇上是挚友,对国家很是忠心。没想到...没想到侯爷会跟一个越国人在一起。”“是啊,薄浅他跟皇上感情很好,但是你也知道,若是真的爱上一个人是不会在意那么多的。”

清婉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白亦安用力地将茶杯放在桌上对她说道:“你不必再装了,我知道你就是之前薄浅带回府里的那个女人吧。”“你怎么知道?”“薄浅告诉我的。他说你总是缠着他,很是讨厌。”清婉不可思议的摇摇头,大声说道:“不,不可能。薄浅他...”“他怎样?你真以为你很了解他吗?我不管你千方百计想接近他到底是什么目的,但我告诉你,他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薄浅他,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白亦安不屑的看着清婉冷冷说道:“不管他从前怎么样,如今你也看到了他爱的人是我。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吧。”“不,我不相信我要去找他问个清楚。”亦安闻言有些害怕,若是她真的去问薄浅那一切就都暴露了,薄浅一定会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白亦安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的对清婉说道:“他虽然失忆了但是记得他的兄弟还有我,唯独把你忘了,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当然,若是你想亲自去求证,我也拦不住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