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三十章 侯府小住

春日迟 顾希行 2002 2017-05-29 09:43:29

  薄浅回到侯府后就径直去了书房,亦安跟着他到了门口却被“嘭”的一声关在门外。这几日薄浅对她愈发冷淡,时常这样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里待上一整天。亦安轻轻敲了敲门却没有回应便一直在门外来回踱步。过了一会儿薄浅打开门走了出来,对坐在门口的亦安说道:“你一直坐在这干什么?”

亦安从台阶上站起身来跑到他跟前,“薄浅,你最近怎么了?”薄浅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没事,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亦安看他冷淡的样子更是觉得担心,拉住薄浅的手激动地问道:“不可能的,你最近明明就是很不开心。”薄浅甩开她的手转身走进书房,“我做什么,与你无关。”

“什么是与我无关?薄浅,你...”亦安话还没说完就又被关在门外,在外面又等了许久也没有见到薄浅再出来,只好回房去自己待着。巳时刚到厨娘就照例到她房中找她,“白姑娘,今日是否还要随奴婢学做糕点?”

“好。”亦安无精打采的站起身来随她一起去了厨房。二人学了一会儿厨娘看出今日她的状态不好,开口劝道:“姑娘今日若是累了便先去休息吧,我们改日再学。”“不必,我没事的。”白亦安对厨娘笑了,拿过一旁的刀将大块的糕点分切成大小均匀的几份,厨娘则是将她切好的糕点放入蒸笼。

眼看第一笼糕点就要出锅,白亦安忽然发出一声大喊而后传来了菜刀落地的声音。厨娘闻声看向亦安,只见她左手小指被刀切出了个细长的口子,鲜血不断流出将糕点都染成了血色。厨娘连忙掏出袖中的帕子给她裹住伤口然后要让人去请大夫,白亦安拉住厨娘摇摇头道:“只是一点小伤,没事的。”“白姑娘...”

“我真的没事。你让人拿些止血的药膏到我房里,我自己上药就好。”“喏。”亦安回房后自己将沾满血迹的手指清洗干净,一个婢女拿着金疮药推门进来了。“白姑娘,奴婢帮您上药吧。”“不用,你把东西放下吧我待会自己来。”婢女点点头放下东西便走了出去。

白亦安上了药之后将包扎伤口用的细布缠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小拇指几乎比原来肥了一圈才停下。没过多久就有人来请亦安到正厅去用午膳,远远地亦安就看到已经坐在桌前的薄浅。他好些日子没有到正厅来用膳了,大多是让人送到房中或者干脆不吃。亦安低头看看自己的手紧张地朝他走去。

饭菜上了桌之后薄浅一眼就看到亦安故意放到桌上的左手,皱着眉头问道:“你的手怎么了?”白亦安避开他的目光低头盯着碗里的食物,“没...没事。”薄浅伸手拉过她的手在绑了白布的小指上用力一捏,亦安霎时痛的叫出声来,方才包扎好的伤口也再次溢出几丝鲜血来。

薄浅慢慢扯开被亦安裹了好几圈的细布,一道正在溢血的伤口便出现在他眼前。薄浅抬起她的手到她眼前,“这是什么?”“伤...伤口。”薄浅无奈的眨眨眼略带怒意的说道:“我当然知道这是伤口!我问你是怎么弄得?”

白亦安抬起头看着他,小声应道:“今日随厨娘学做糕点的时候分神了,就...就被菜刀切了一下。”薄浅看了她一眼对旁边的下人说道:“快去拿药来!”“方才伤口裹那么多层做什么,你想让你的手指头透不了气被憋死吗?”亦安摇摇头没有说话,薄浅结果下人递来的药膏给她抹上然后把伤口重新包扎好,对她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想要下厨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是个意外,我只是一时不小心才才切到手的。”薄浅摇了摇头放下她的手开始用膳,亦安看他方才关心自己的样子也感到有些安慰,开心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饭后薄浅就又去了书房一直到酉时都没出来过,书房里也没有半点声响。

酉时三刻,书房里忽然传出薄浅的叫声。一直候在门外的下人敲了敲门却没有回应,情急之下那小厮直接推门而入看到薄浅正抱着脑袋在案上痛苦的叫着,小厮被他那副模样吓得跌坐在地上,随即想要赶紧去让人寻了大夫来。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被薄浅叫住了,“站住,不要让别人知道方才的事!”

那下人转过身来看他时薄浅已经端坐在椅子上,只有脸上几滴汗水和微弱的喘息声提醒着他方才发生的事。薄浅盯着那小厮看了许久也没得到回应,提高了声音说道:“记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小厮缓过神来连忙点点头退了出去。

薄浅看着书案有些出神,端起案上的茶水的喝了一口,刚才一直充斥在他脑子里的画面又不停的出现。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去过君临阁,想起自己的父亲,想起自己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时候,想起之前侯府里好像有个同他关系很好的女子...

戌时一刻。薄浅已经在书房待了将近两个时辰,有个婢女给他端了杯热茶热茶进来。“去把先前皇上赐的几坛竹叶青给我搬来。”“喏。”不一会儿几个小厮就搬了三四坛竹叶青酒来,薄浅拿过婢女手中的酒樽冲他们挥挥手,吩咐道:“你们留下一人在门外候着,没有命令谁都不许进来。”下人们点点头退了出去,留下方才的那位婢女等在门外。

竹叶青酒,以黄酒和竹叶合酿而成,有时还会加入当归、紫檀等名贵药材,口感清醇但后劲十足。薄浅独自一人想着他回来之后发生的事情,越想越觉得白亦安似乎有些奇怪,跟他记忆中的那个亦安似乎很是不一样:他记忆中的亦安温柔害羞,能做出好吃的糕点还从不会主动去打扰他,而现在的亦安脾气古怪,不善厨艺,近日来还时常要往他身上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