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三十九章 孰是孰非

春日迟 顾希行 2220 2017-07-21 22:17:15

  白亦安狠狠地打了清婉几拳,看她快要昏过去才住了手。扶着墙缓缓站起身来,亦安右手抚上左臂长长的伤口。在暴雨的冲刷之下伤口已经泛起白皮,鲜血染了满身。看了一眼昏迷的廖清婉和狼狈的自己,白亦安挣扎着朝侯府走去。

  从王宫回来的薄浅对方才苏梓墨的回应很是不满,此刻正坐在侯府正厅等着亦安她们回来。没想到等了半晌竟然只等回身受重伤的白亦安。薄浅见到她浑身是血的模样连忙走上前去将她抱回房间。下人原想去请外面的大夫来,薄浅拉住对他吼道:“去宫里告诉皇上,让他叫太医来!”

  那小厮被他疯狂的模样吓了一跳,一边不停地点头一边往后退。一不留神摔在了门槛上,爬起来转身就走。薄浅坐在床边着急地喊着:“安儿?安儿?白亦安!”亦安勉强睁开眼费力地回应着,“廖...廖姑娘...”薄浅听到她低语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看到清婉,连忙问道:“清婉呢?她怎么样了?”

  白亦安故意偏过头去没有回应,薄浅忽然着急起来紧紧握着她的手,亦安疼得叫出声来。薄浅正要继续问她一名小厮就带着太医进来了,薄浅起身站到一边给太医让出位置。那太医得了苏梓墨的命令跟着侯府的人火急火燎往这赶,此时放下药箱大口的喘着气,几个下人看到薄浅着急的样子都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生怕薄浅一个不开心上去把那太医大揍一顿。

  太医缓过神来不紧不慢地拿起药箱走到床边,薄浅站到一旁问道:“太医,她怎么样了?”“侯爷不必担心,这位姑娘的伤口不深,只是因为淋了雨加重了伤势。我给她开些药好好休养一下就好。”薄浅点点头,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淡淡说道:“有劳了。”“侯爷不必客气。”太医把药方递给薄浅随后替亦安把伤口包扎好,起身给他行了个礼说道:“这位姑娘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我就先走一步,若是有事侯爷再派人告诉我。”

  薄浅点点头亲自将太医送了出去,回到房里又问道:“廖姑娘人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亦安闻言忽然落下两行泪来,哽咽道:“我本是好心想带她出去散散心,没想到她故意支开我,然后...然后...”薄浅皱了皱眉冷冷问道:“然后怎么?”“她居然派人要杀我...”

  亦安话说到一半大哭起来,一旁沉默的薄浅等了许久才又开口说话。“你在胡说什么!她怎么可能派人杀你?”亦安擦干眼泪抬起头看着他,“我...我也不相信她会这样。可...可是刺伤我的那个人...说...说,我居然敢惹君临阁的人,一定要给我点惩罚...”“君临阁?”

  “没错,那人就是那么说的。”薄浅背过身去不看她,继续问道:“那现在廖清婉人在哪?”亦安摇摇头,“我不知道。当时我们才裁缝铺分开之后...”亦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给薄浅听。

  薄浅听了她的话只是淡淡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亦安看见薄浅方才的反映以为他大概信了大半,喝了药便安心睡下了。在府中又等了半刻钟的时间也没见清婉回来,薄浅担心地跑出去寻她。刚走到侯府拐角那个巷口就看见倒在路中央的清婉。薄浅急忙跑过去抱起清婉赶回侯府,下人们也都被这场景吓了一跳。短短一个多时辰,这两位姑娘居然都身受重伤,侯府之中一时流言四起。

  等到薄浅把清婉安置好,一直候在门外的管家和大夫走了过去。大夫走到床边看到清婉,摇摇头惊讶的问道:“怎么又是这位姑娘?”薄浅低头不语,管家接过话来说道:“大夫,还是麻烦你先给廖姑娘治伤吧。”

  “没什么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薄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只是皮外伤吗?”大夫冷哼一声,回道:“侯爷是在质疑我的医术吗?”“不敢,麻烦您了。”大夫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来,仔细嘱托着用药的方法。薄浅听得很认真,一旁的管家也早已拿了纸笔来记着。

  清婉伤得不重,大夫刚走她便醒了过来。一旁的薄浅却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一边担心着清婉的伤势,一边又不停地想起白亦安浑身是血的模样还有她说的话。清婉一个人挣扎着坐起来,原本精致好看的脸因为受伤肿了起来,她捂着脸想要下去倒杯茶来。

  薄浅见她要下床担心终究是胜过了纠结,不自觉地伸手去扶她,紧张地问道:“你要做什么?”“我...我想喝水。”薄浅轻轻把她拉回床上坐好,“我去给你倒。”“有劳侯爷了。”薄浅端了杯热茶给她,侍奉的婢女也端了药让清婉喝下。薄浅关上房门在桌边坐下,正襟危坐问道:“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清婉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实话,沉默了许久都没有回应。薄浅见她不敢言语更有些相信白亦安的话,开口要把白亦安说的话都告诉她。“亦安说你把她支开,然后...”清婉听完薄浅的话吓得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地辩解道:“不...不是的!是她说要去裁缝铺所以让我先去别的地方的,我是在一条巷口遇到她的,她的伤跟我没关系!”

  “那你找到她之后为什么没跟她一起回来?”“我...我被她打伤了,她突然冲我扑了过来,不停的打我...”清婉回想起那个时候,疼痛与疑惑瞬间浮现眼前。然而这一切在薄浅眼里却几乎都变成了狡辩,有了白亦安先入为主的说辞,此刻清婉一切有关亦安的话都变成了诬陷。

  薄浅只留下一句“希望事实真的是你说的这样。”便转身离去,留下清婉一人愣愣的在房里发呆。另一边,云和听说侯府有人受伤急的在落云宫坐立难安,苏梓墨处理完政务便匆匆赶了过来。“是不是清婉受伤了?伤的怎么样,太医怎么说?”苏梓墨紧紧抱着她安慰道:“好了你别激动,快坐下。”云和挣开他的手继续追问:“你快告诉我啊。”

  “当时情况紧急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太医回宫之后我也还没来得及召见他。你别着急,嫂嫂如今毕竟算是侯府的客人,他们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可是...”“好了,我现在让人把太医叫来,你亲自问他好不好?”云和点点头,握着苏梓墨的手小心翼翼地坐下。“去把李太医和钟太医找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