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四十章 离开侯府

春日迟 顾希行 2324 2017-07-21 22:19:31

  “臣李邈,钟晨叩见君上。”“平身吧,李太医,侯府那位受伤的女子伤势如何?”“回君上,那位女子左臂被利器所伤又淋了雨,所以昏迷了一段时间。”“什么?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梓墨伸手抱住她安慰道,“你先别激动,等我问清楚。”“那受伤的女子现在怎么样了?”“臣已经给她包扎好了伤口,也开了药。相比现在已经醒了的。”

  “她长得什么样子?”太医低下头仔细思考了一番才开口回应道:“那姑娘是尖下巴,个头...可能跟侯爷差不多,体格也比寻常女子健壮一些。”苏梓墨闻言松了一口气,温柔地对云和说道:“看来受伤的不是廖姑娘,你别担心。”“嗯。”

  云和听完太医的话也放松下来,低头安静地抿着杯中的茶水不再插话。苏梓墨又问了太医几句话,然后看向她说道:“让钟太医再给你把把脉?”安云和应声皱眉,但看到比她眉头皱的更厉害的苏梓墨只好默默伸出手去。

  太医走上前去给安云和把了个平安脉,“君上,王后娘娘脉象平稳有力,胎儿很健康。而且看王后的孕肚是尖的,这一胎很有可能是个男孩。”“本王知道了,你们下去吧。”“喏。”太医退下之后苏梓墨起身想倒杯茶喝,一眼便看见方才云和喝剩的茶水。

  苏梓墨无奈地拿过她的杯子,“跟你说过多少次,太医说怀孕了不能喝那么多茶。”“我都习惯了啊,一时半会儿哪里改的过来。”“我让人把你这宫里的茶全部换了。”“...”

  侯府。白亦安喝了药又睡了两个时辰才醒了过来,刚要下床薄浅就端着饭菜进来了。“醒的刚好,我让人做了些吃的给你。快趁热吃吧。”亦安费力地点点头慢慢走到桌边坐下,薄浅背过身去站了许久,突然问道:“你和廖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亦安放下手中的调羹定睛看着他,淡淡说道:“我已经都告诉你了,是她叫人要杀我。”薄浅转过身依然不死心,再次说道:“可她说是你打伤了她。”“她回来了?”“是,我在府外那条巷子找到她的。”白亦安的手微不可察的抖了几下,“她跟你说是我把她打伤了?”

  “是。”“那你怎么想?你为了她怀疑我?”“这不是怀疑不怀疑,现在我不想说谁对谁错,我只想知道真相。”白亦安重新拿起调羹若无其事地说道:“我所知道的真相就是我说的那样。”亦安执意不再开口薄浅也没办法,一声不吭地就离开了。

  薄浅不知不觉走到了后花园,寻了处凉亭坐下,脑海里不停地回想着亦安和清婉的话。当时看到亦安浑身是血的模样他当真是吓了一跳,清婉的态度也让他对清婉更加怀疑。但他终究是不相信清婉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毕竟在他的印象里,清婉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么可能会动手伤人。

  清婉在房里休息了一会儿也到花园来散心,没想到刚走没几步就看见凉亭里的薄浅。清婉见了他转身便走,一不留神踩断了脚下的几根树枝。薄浅闻声迅速转身,看见了正急匆匆离去的清婉。“廖姑娘且慢。”清婉止住脚步,迟疑许久才转过身去看着他。

  薄浅朝她的方向走了几步,问道:“廖姑娘可否陪我聊几句?”清婉点点头走进亭子里,一言不发地站在薄浅对面。“我想问姑娘一些问题。”

  “侯爷请说。”“我想知道,你和亦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个重伤一个晕倒?”“我...我们。”“你不用紧张,只要告诉我真相就好。”

  清婉鼓起勇气看着他,这是他们认识以来她第一次那样认真地打量着薄浅。清婉盯着他看了许久,弱弱问道:“侯爷...会相信我吗?”薄浅一脸严肃地回应道:“我相信事实。”

  “那天我和白姑娘走在街上,她忽然说想要去裁缝铺看看,让我先去别处走走...”清婉把她那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说给薄浅听,但那些话在薄浅听来只觉有些荒谬。

  那条奇奇怪怪的街道,白亦安莫名的举动,薄浅越听越觉得清婉就像是在说故事一样,而且她还把故事说的惟妙惟肖、滴水不漏。清婉说完了话就一直低着头站在一边,薄浅沉思许久,又开口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清婉不敢同侯爷撒谎。”

  薄浅点点头,语气变得轻柔起来,“你的伤可好些了?”“多谢侯爷记挂,我只是被人打了几拳,没什么大碍。”“还是要注意休息才是。这几日天寒,要多加些衣裳。”

  “谢侯爷关心。”“天色不早了,去用晚膳吧。”清婉拒绝不得,只好默默跟在他后面去了正厅。

  “那个...”前面的薄浅转过身来看她,“怎么了?”“怎么没见白姑娘,她伤势如何了?”“没事了,我刚才已经给她送了些饭菜到房里,不必担心。”

  清婉点点头选了个离他比较远的位置,侍奉的婢女识相的端上饭菜。薄浅只随便吃了几口就离开了,留下清婉一个人坐在那儿埋头苦吃,想借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廖清婉巴巴地看着薄浅走远了,急忙放下碗回了自己房间。清婉关上房门从袖子里掏出方才管家拿给她的信件,而后高兴地松了一口气。沈暮还有五日便回来了,她终于可以离开了。清婉看了信笺心情忽然很是愉悦,让婢女给她找了笔墨纸砚自己写起字来。

  此时沈暮收到苏梓墨的信快马加鞭往回赶,说实话,走了这么多时日他还当真有点想念他舒服的将军府了。王宫里,苏梓墨这些天每日向云和“汇报”侯府和沈暮的动向,云和这才放下心来待在落云宫好好养胎。

  今日知道沈暮很快就会回来,云和心情很是愉悦,竟然带着两个贴身婢女去了勤政殿。殿外的总管太监正要通报,云和挥了挥手自己悄声走了进去。正认真批阅奏折的苏梓墨隐隐约约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执笔的手顿了顿,随即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来。

  等到云和快走到桌案前,苏梓墨忽然抬起头来吓了她一跳。云和看着他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来了。”苏梓墨笑着放下笔绕过桌案去握她的手。“你看看你这肚子,走起路来哪里能像以前那样无声无息的。”

  “今天怎么有闲情到这来,有什么事吗?”云和开心地拉住他的胳膊,“我想去御花园走走,你陪我去好不好?”

  “去御花园?因为沈暮要回来了?”云和高兴地扑到他怀里冲他撒娇,苏梓墨宠溺地搂着她,柔声说道:“难得你有如此兴致,可是我这还有几本奏折要看。你现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看完。”“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