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春日迟

第四十二章 哀莫心死

春日迟 顾希行 2282 2017-07-21 22:24:30

  未时二刻,清婉与沈暮一同回了将军府。婢女识相的上前接过清婉手中的包袱,沈暮挥手撤走了站在一旁候着添茶的下人。着急地问道:“嫂嫂,你在侯府怎么了?大哥他…”

  “沈暮,他的眼里如今只有那个女人。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甚至我足不出户,他都不信我。”沈暮看着清婉伤心绝望的样子,心疼地问道:“嫂嫂,你快些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好想想办法啊,你们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你别担心,我去同大哥解释一下就好了。”

  廖清婉摇摇头表示抗拒,轻声说道:“没什么好误会的,他明明可以看见真相,只是他不愿意。”沈暮沉默了一会儿,柔声说道:“嫂嫂不愿意说就算了。君上说王后娘娘很想你,让我今日带你进宫去与她说说话。”“好啊,我也很想云和姐姐。”

  沈暮看见她强打起精神的脸,轻声问了一句:“嫂嫂可用过午膳了?不如先吃些东西好好睡上一觉我们再去。”

  清婉点点头,吃了午膳便要沈暮带她进宫去。二人刚踏出将军府的大门,清婉忽然腹痛不止。沈暮连忙扶她回房,正要让人请大夫来清婉却拉住他不让他去,“我现在已经好多了,不必那么麻烦。”

  “不行,一定要让大夫来看看我才放心。嫂嫂你等一下,大夫很快就回来的。”“沈暮!我说了没事的。我想先睡一觉,睡醒了就没事了。”沈暮知道他这个嫂嫂与大哥是一样的脾气,也不再劝,默默走出去让她休息。

  清婉睡了约莫半个时辰,小腹的痛感也不似睡前那样强烈。起身收拾一番就去正厅寻沈暮。坐在正厅里的沈暮正愁眉苦脸地想着如今这状况该如何跟苏梓墨和安云和交代,看见清婉连忙起身问道:“嫂嫂,你身子怎么样了?还疼不疼?”

  “没事了,我们这就进宫吧。”“好。”沈暮让人弄了辆马车载着清婉,自己骑马先行至宫门外等着。落云宫里,云和知道清婉要来兴奋地不停踱步。苏梓墨坐在一旁无奈地看着她,对女人的多变感到很是惊讶。

  清婉二人很快就到了王宫东侧门,苏梓墨派去接待的太监看见沈暮急忙迎了上去。“奴才见过怀化大将军,廖姑娘。”“免礼,快带路吧。”二人随着太监走了许久才到了落云宫,一见到苏梓墨沈暮就忍不住说道:“君上这王宫实在是大,走的我都快累死了。”

  苏梓墨笑笑一拳打在他肩上,“大将军的体力竟如此不济了吗。”沈暮瞪大眼睛看着他,大声说道:“我的好国主,我可是从并州马不停蹄赶了好几天才回来,去侯府接了嫂嫂还没休息呢又急匆匆进宫来了。”苏梓墨没有再与他玩笑,走到清婉面前问道:“嫂嫂这些日子可还好。”

  清婉点点头,并不打算把侯府的那些事说出来。沈暮却摇摇头说道:“好什么,嫂嫂摊上大事了。”苏梓墨疑惑地看着她,一旁的云和也忍不住上前去拉着她的手问道:“怎么了?怎么会惹出麻烦呢?”

  “我今天去侯府接嫂嫂,大哥一见我就说嫂嫂想杀那个女人。可是嫂嫂就是不肯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杀人?薄浅他是疯了不成,这种话他也相信!”

  当苏梓墨、沈暮与云和都在为此事生气的时候清婉却开口道:“其实此事怪不得他。你们是因为认识我才相信我,薄浅他已经把我忘了,自然是会相信那个白亦安了。”

  沈暮听到她这番话火气更大了,怒道:“都什么时候了嫂嫂你还替他说话!”苏梓墨认真地看着清婉,开口道:“不管薄浅是怎么想,杀人这种事都不能默认。就算他不相信,我们也应该让他知道。”

  云和紧紧握住清婉的手,急切地接过话来,“是啊嫂嫂,你快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清婉看他们担心的样子只好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原委都讲给他们听。

  三人听完清婉的话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沉默良久,沈暮率先说道:“嫂嫂,你说的真的有些…难怪大哥会不相信。”

  苏梓墨冷冷看了他一眼,解释道:“沈暮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件事疑点太多了,我们没办法解释。”苏梓墨正想着该如何说下去比较合适,云和抢先问道:“嫂嫂,那你可知道那个女人的伤到底是怎么弄的?你走的那条巷子后来还去过吗?”

  “我那天在街边看见她的时候他就已经那样了,裁缝铺的老板说她在店铺里看了几眼就走了。我根本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沈暮沮丧的挠挠头,哀叹道:“这可怎么办,没有人证物证,我们说破天大哥也不会信的。”

  苏梓墨摇摇头,淡淡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她为什么要陷害嫂嫂。”“她知道我的身份。”清婉此话一出其他三个人都惊讶地看着她,“什么!”苏梓墨紧蹙眉头,不解地问:“她怎么会知道?”

  “她说是薄浅告诉她的,薄浅还跟她说我总是缠着他,他很烦我…”清婉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紧张地说道:“她是越国人!”沈暮震惊地看着她,低声吼道:“嫂嫂,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

  苏梓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清婉再次开口:“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她说她是并州人,还说薄浅也知道她的身份。”苏梓墨听到越国彻底怒了,握拳的手愤怒的青筋暴起,冷冷说道:“看来我对越国终究是太仁慈了。”

  云和许久看见他这样生气,紧张地握住他的手安慰道:“君上不要气坏了身子啊。”苏梓墨知道她如今总是胡思乱想,侧过身去对她微微一笑,柔声道:“我知道,不必担心。”

  沈暮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疑惑道:“大哥家里世代忠贞为国,现在与君上更是情同手足。他若是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怎么可能跟她在一起?”

  清婉苦笑着回应道:“或许他真的是爱极了那个女人。而且…即使越王有错也不该牵扯到无辜的百姓吧。”沈暮摆摆手说道:“嫂嫂,你真是太仁慈了。我和大哥二哥可没你那么宽广的胸怀。只要是我们讨厌的连着它周边的东西我们都看不下去。”

  苏梓墨生怕沈暮要把他们三个的“英雄事迹”全都说出来,连忙说道:“我这两日叫薄浅来问问,现在先不想了。云和,你跟嫂嫂好好聊天吧,我和小暮出去走走。”

  沈暮挣开他的手,傻傻地说道:“不行我还没说完呢,嫂嫂…”苏梓墨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然后把他硬拉出去,“闭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