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帝脱胎记:师傅太狠心

第2章 助君登位

  为图个清净,调理身子,池殇翊挑了个偏远处,但景色秀美,如同世外桃源,直至丑时,池殇翊才到住宅。

马车里的小息让他恢复了几丝人气,长长的睫毛如小扇子般遮住了眼下淡淡的乌青,骨架分明的手指依旧捏这那块碧结螺纹玉。

“王爷,到了。”

睁眼,理了理衣裳上的皱褶,池殇翊将玉佩戴在腰间,一蓝衣小厮为池殇逸掀开帘子,入眼,是跪了一地的黑衣武士,精致的眉头不免一皱。

起身,下车。

“王爷。”为首的黑衣武士起身上前,将一卷圣旨连一封书信奉上,刚毅的脸直直的看着她。

一旁,一抱着披风的青衣小厮跑来,看到池殇翊面色一喜,就那么单膝跪下,面色含愧:“王爷,恕属下无能,未能拦住他们。”

池殇翊摇摇头,道:“起来吧,不关你事,你拦不住他们。”说罢,他看向众武士腰间的玉佩。

那黑色的玉佩上,精细的刻着一红字。

染。

文染帝亲自训练出的暗卫,只听从文染帝做事,以一顶十,是染国的一股暗势力。

自开国以来,也只有文染帝池澜锦用国名封帝号,却无人反对。

广开言路,取信于民,封疆固池,对外开放,怜民勤政,文染帝生前功勋无数,死后受人敬仰,但在她眼里,不过是黄土一杯。

池殇翊将书信收入其中,再接过圣旨。

这道圣旨,恐怕是哥哥最后的字迹了吧……

旨曰:今儿女亦小,无承大事之德,朕将帝位传与其弟池殇翊,国君之位,愿其意,毕。

愿其意……

遵从她的意思吗?

“王爷,陛下生前将我等交付与您,从那天起,您便是我们的主子,染国国君!”男子再次单膝跪下,恭敬的说道,眼底尽是火星。

背后,数百名武士齐声道:“愿陛下登帝位,保我山河,兴我染国。”

幸好池殇翊自小体弱,喜静,住所也从皇宫搬到了这偏僻清净之处,否则,这话,恐是要掀起轩然大波。

百姓皆知,染国有一王爷,却不知他长何样,官臣皆知,染国有一王爷,却不知她的权利仅次皇帝,世人皆知,染国有一王爷,却不知在他聪慧的表面下是一具体弱的身躯。

池殇翊垂下眸,不知在想什么。

众黑衣武士连同青衣小厮也不语,等待着池殇翊的判决。

“不喜。”

两个字,就决定了池殇翊的意愿,众人一惊,为首的黑衣武士更是猛地抬头道:“王爷,陛下生前付出了多少心血才造出这大好河山,你真的忍心让他付之东流吗?”

池殇翊摇摇头,道:“不是我,我不适合,煜白,你该知道我的眼睛。”

煜白一愣,垂下头不语。

或许是外面的凉风,池殇翊又咳嗽了起来,声声打在煜白的心上。

这伤,是为他而受……

如果不是那次意外,他依旧是那个健朗的人儿,跟着他们做任务,无奈看着他们的玩笑。

青衣小厮急忙跑来,将披风披在池殇翊身上,一脸愧疚。

池殇翊止住咳,示意小厮退下,伸手将披风拉了拉,好裹住身躯,道:“煜白,国不能一日无君,但那位君,不会是我,我只是推那君王上位的手,又或者说,是利器。”

煜白不语。

池殇翊将煜白扶起,但面前的身躯却如石头一般,只好用内力,方才将煜白托起,看着眼前人倔强的脸,直觉得一阵好笑:“国不能一日无君,你先将这道圣旨颁下去吧,如果有人违抗,先不要过激,哥哥终年困于奸臣,是该好好清理下了。”说到后时,池殇翊不禁加重了语气。

煜白不语,但还是接下了圣旨。

池殇翊笑笑。

煜白看着那温和的笑,只觉得刺眼。

这般如冰雪般的人,为何上天待他如此不公,现在连他的眼睛也要夺取。

“王爷,助谁登位,你想好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