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帝脱胎记:师傅太狠心

第4章 立其威先立其行

  皇宫内,由七十二人组成的队伍抬着一块和棺木重量相同的独龙木,大约有万斤,上面放一碗水,六十四位引幡人站在其后。

哥哥在生前就选好了陵墓地址,当时他还笑话他提早自忧。

而现在,看着那用金丝楠木做成的棺材,一时百感交集。

卤薄仪仗队中,池殇翊略看了一下,有一千六百二十八人之多,他们举着各种兵器、幡旗和各式各样的纸扎或绸缎制作的“烧活”,浩浩荡荡,十分威风。

抬棺木的扛夫,身穿孝服,每班有一百二十六人,分三班轮流抬送。

在棺木后面是全副武装的八旗兵勇,然后是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和宗室觉罗的队伍,车轿连绵不断,在送葬行列中,还夹有大批的和尚、道士、尼姑、道姑和喇嘛,他们身着法衣,手执法器,不断地吹奏、诵经。

整个送葬队伍长达十几里,从皇宫到陵地,沿途几百里,第段距离还要搭设芦殿,供停灵和送葬队伍休息。这种芦殿也是玉阶金瓦,朱碧交映,十分华丽。

“王爷,请允许属下通告一声。”面前的侍卫单膝跪在地面,垂着头请示道。

池殇翊隐秘的站在一暗处,看着那具华丽无比的棺材,不语。

煜白冷哼一声,道:“王爷的事也需你来过问,真是胆大!”

侍卫一愣,这才发现煜白的存在,正要反驳,却在抬头间看到了那块泛着红光的玉佩,一瞬间,侍卫的脸就白了,只能匍匐在地面,抖着道:“王爷恕罪,暗主大人恕罪,是小的越矩了,小的该死。”说罢,还不忘重重磕头。

池殇翊皱眉,她很不喜欢这种不爱惜自己身体的行为。

“罢了,起来吧。”说罢,也不再理会侍卫,径直离去。

煜白满意的看着池殇翊,皇宫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要想立其威,必先立其行。

侍卫似是没料到池殇翊就怎么走了,一时愣在那,待反应过来,三人早已走远,只得急声喊道:“翊王爷到。”

煜白寒这脸看了侍卫一眼,紧跟在池殇翊身后,身上的玉佩泛着冷光,表明了他的立场。

顿时,一大波人转了过来,带着各种情绪的眼睛,透视着池殇翊。

常年独居,对这种热闹气氛很是不习惯,池殇翊背在后面的手捏了捏,好在面具挡住了他的表情,也没出什么问题。

走至前,除一些必要人员,绝大部分人都行了礼。

池殇翊淡淡的对众人点点头,算是回礼,轻描淡写的说道:“原来,护国公的权力竟是比本王还大。”

池殇翊的声音不似他哥哥一样低沉而附有磁性,充满男性魅力,反而带着淡淡的凉意,带着清冷的气息。

在场人无不一愣,疑惑的看向直立在中心地点的护国公,辞尢。

辞尤表情微动,似是没想到池殇翊的第一把火点到了他身上,不过,也让他松了口气,处事圆润的他当然不会让池殇翊抓到他的把柄,扬起笑容,苍老的脸因此皱成一团,实在惨不忍睹。

“老臣觉得,此乃先帝之命。”

闻言,池殇翊眸色一沉,嘴角的笑容越发温和。

哥哥的命令,真是好笑。

“不知哥哥何时说过。”

煜白几人看着温和如风的池殇翊,暗自给护国公捏了把冷汗。

跟池殇翊同友多年,他们也摸清了一些池殇翊的脾气,他笑得越是温和,那个人就越惨,简直就是只披着温润羊皮的腹黑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