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萌帝脱胎记:师傅太狠心

第8章 傲雪红梅

  入宫陵已经结束,皇宫内依旧张挂着白棱,寂静的散发着悲凉的气息。

“参见翊王。”一路上,参拜的声音不绝于耳。

皇宫信息最为广泛,只几天时间,翊王池殇翊的名号以及事迹都传遍皇宫,隐隐有向外发展的趋势。

“翊王真是好兴致。”远处,一台轿子行进,在里池殇翊三米处停下,走了下来。

“沅大人从那看出了我的好兴致。”池殇翊微笑着,乍一看就像一只毫无攻击力的乖顺绵羊,也只有聪明人才明白,这只绵羊下是一只多狡猾的狐狸,可惜,但现在,狐狸也没漏出尾巴,这让一些想戳戳池殇翊锐气的大臣很是心烦。

其中,就有右相沅谋。

“不知翊王什么时候准备抗起重任,这任可是极为重。”沅谋看了萧岚一眼,半斤八兩的挑回去,暗示池殇翊何时登帝位。

池殇翊笑而不语。

这位右相沅谋也是老臣,忠心可见,在池澜锦就位时帮了不少忙,虽也有些见不得人的事,但都是小事,不危急国之根本,而且,此人傲气甚重,虽然这些年被磨了许多,但根本还在,池殇翊铺路的前几人选,就有此人。

“翊王,难道还没想好。”

见池殇翊不语,沅谋有些摸不清,可以说,他从未摸清过这位半途冒出的翊王。

池殇翊温和的走至两米外道:“沅大人还是离我远些好,我自小体弱,久病缠身,而且,这帝君,也并非非我不做。”说罢,径直带着萧岚离去。

诱饵已经抛下了,就看他怎么选择了。

池殇翊缓步走到一处宫殿,念殇宫几个打字映入眼帘,宫殿内,萧卿无聊在已经掉叶的枯树上爬来爬去,不时练两下武功,看得池殇翊一阵好笑。

“萧卿,树都快被你弄断了。”池殇翊上前,抚摸着那棵老树。

老树底部一些没埋入的根十分巨大,纵横交错,主干上的涡轮透露出了他的年龄,漫天枝干上零零散散的挂着几片树叶,不时有几只小鸟在上面蹦,十分祥和。

池殇翊伸出手,接住盘旋而下的小鸟,笑道:“你们很无聊吧,也是啊……好久没回这了。”

萧卿和萧岚也怀念起来,他们自小跟着池殇翊,八岁前,他们还住在皇宫,那是,王爷的母亲,瑾谐贵妃就与王爷同居在这,那时迫于朝政,池殇翊的父亲,池韶清先娶的便是现任护国公的姐姐,辞画,并与其生下一子,名池宇铭,后因不知发生什么事,辞画皇后带着池宇铭离宫,直到现在都无下落。

池殇翊依稀记得那个比他大一岁的小男孩,长得与他母亲一样柔美,但整天板着个脸,但却喜欢与他亲近,可惜他母亲不许,后来他也搬出去,久而久之,两人也断了联系,池殇翊记得,那晚他趁他熟睡时将一装了红梅的绣袋放在他枕头前。

他喜爱红梅,说是傲雪红梅,刚骨不断,可他母亲却要他喜爱玉竹,因为那是父皇喜爱的,可辞皇后却不知,那是因为我喜欢竹子,对此,我也有些对不起池宇铭,他喜爱红梅的事也只有他母亲和我知道,所以我才亲手绣了一绣袋,装了我从宫女那学来的炼花技巧。

从哥哥口中得知,隔天他硬是要找玉竹来,被他母亲打了,关进了嗣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