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狐狸小姐的真心

第二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狐狸小姐的真心 木叶寒夏 2576 2017-04-10 19:09:16

  在奇庭酒店外,有一辆银灰保时捷正在车流中飞快的行驶中。

“就这种速度吗?“某人一脸嫌弃的模样。

别的不说,这话就好比你说五星级大厨做出来东西难吃,一流作家写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作为曾经是职业赛车手的穆梵是肯定不能接受这番言论的,自然而然的被激起胜负欲,开足马力左拐右拐的向前冲。

戴安楠之前就知道他的身份,是故意用激将法激怒他的,没办法,情势所迫。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愧疚的,不过当她在高速行驶的车里几欲呕吐,那一点点的愧疚就伴随着折磨消失得无影无踪。

戴安楠现在很想爆粗口,但还是被强制压下来。

穆梵也注意到她神情的不对劲,开着车渐渐减速,直至她整个人从高度紧张放松下来。

戴安楠这下安心不少,整个人如释重负,闭着双眼懒懒地躺在座椅上。

”你到底说不说?”穆梵随便找了个地方靠着边停下车,几乎是咬牙启齿地盯着副驾驶那个昏昏欲睡的女人,他现在严重怀疑这个女人的来历了。

被某人中途打扰了睡眠的戴小姐心情很不好,却没有做出回应,反倒是瘪了瘪嘴,转过头继续睡。

穆梵看着她这副样子,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戏耍了,心里很是不爽,自然也不会让别人好过。像是与某人过不去一样,把车门关得震天响,还生怕别人不知道,转了一圈极为粗鲁的将赖在副驾驶的不情不愿的戴安楠死拉硬拽了下来。

“你干嘛啦?”是她睡醒后独有的软萌软萌的声音,微眯着的双眼就好像一只刚睡醒的猫咪,慵懒可爱。与她到目前为止在他眼中所看到的形象严重不符,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五感出现了问题。甩去头脑里那些奇怪的想法,他直接切入主题。

“你是谁?接近我有什么目的?莫非是你想吸引我的注意力,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很好,你成功了。“穆梵利用修长的手将她抵在车门上,压制着心里的火气,嘴角是邪邪的笑。

戴安楠被他重重地扣在车门,恢复了零星的意识。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衣服会不会被弄脏。看来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那个人身边呆久了,也沾染了他的洁癖。

想到这,刚才还混混沌沌的脑子猛然惊醒,身后冒着冷汗,怎么会想到他,这一切太不合理了。

有位哲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存在即合理。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没有什么合理不合理,只有你到底喜不喜欢。

恐怕没有人变脸的速度能超过穆家大少,不对,除了自己。戴安楠想到这时没有忍住笑了出来了,就好像徐徐绽开的白玉兰,散发着淡淡幽香。

看着他越来越黑的脸色,戴安楠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不影响她的鬼主意。

“没想到你还真的挺自恋的嘛,不过”戴安楠的话语突然一顿,眼睛黑亮黑亮的,顾盼生辉,很是动人心魄,魅惑的眼角轻轻上扬,“不过我还是挺喜欢的。”

如果不是她眼里坦荡荡的笑意,他也许会真的相信这句话,毕竟自己也是一枚多情又浪漫的黄金单身汉。不过嘛,目前这句话的真实性有待商榷。

但是看到她坦然的样子,穆梵也没办法说什么,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的女人噎得没话可说,再加上刚才的红酒事件,他和她可算是结下梁子了,他向来比较奉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至理名言,更何况他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君子。

经过这些事,穆梵知道自己完全不能用对付平时那些女人的手段来对待她。

穆梵看着圈在怀里的她,红润的嘴唇,仿佛待人采撷,他下意识地就吻了上去。

她的唇柔柔的,软软的,仿佛带着瓜果的清香,他不禁加深了这个轻吻。

戴安楠没有反抗,只是一动不动,眼里的戏谑让他猛地一颤,顿时停下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吻。

“吻够了吧,味道怎么样?”戴安楠笑吟吟的望着他,眉眼里是涌动着未知的情绪。

穆梵摇了摇头,又意识到好像不太对,赶紧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发现自己竟然顺着她的话走,这种感觉不太好,以免发生不可预料的事,他索性不再有动作。

“既然是这样,那“她揉了揉笑得有些僵硬的脸蛋,简单粗暴地一巴掌拍了上去,用了十足的力气。

淡淡的巴掌印在穆梵英俊的脸上浮现,直到现在还是处于错愕状态。

事情还没有结束,戴安楠还不解恨得重重踩了他一脚,嘴边的笑意逐渐加深,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不过这笑有种让人想哭的冲动。悲伤如同河流积聚在她狭小的内心,时刻等待着爆发。

“你”他疼得不顾形象的抱着脚跳,到转眼一想她在这,不能再失去面子了。穆梵强忍着剧烈的疼痛,面目狰狞地看着她,半天才憋出这么一个字,语气里是不可遏止的怒气。

当面对着她夹杂着悲伤的笑意时,他精神恍惚,这样的笑他曾经在有一个人的脸上见过。

戴安楠不想任何人看见自己的失态,直接重重推开他,自己躲到一旁的防护栏,头顶是浓密的树荫,满目的绿意。

久久才响起她的声音,背对着他,带着哭腔的沙哑“你可以滚了。”

她的肩以微不可见的速度颤抖着,但穆梵可以确定她没有哭。

刚才的盛怒在看过她柔弱的姿态一瞬间就消散,这样的她,让他想起了一个人,同样柔弱的外表下是一颗坚强的心。

穆梵没有在意她说出的不带温度的话,此时只想将她紧拥在怀。

“你没事吧”穆梵敢保证自己对女人从来没有说话这样的小心翼翼,生怕触动了什么。要是让他那群发小知道,足够笑掉大牙。

“你不会真的相信了吧,看来我可以拿影后级别的奖项了。“上一秒还是悲伤的模样,现在就转变成笑意盈盈的样子,仔细一看,还是可以发现她发红的眼眶。

某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终于成功的挑起了穆梵的怒火。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了几个字”是,我他嘛的瞎了眼。“随即转身打开车门,再重重的甩上,好像车门跟他什么血海深仇。

是他的错,根本不应该拿她和阿芜作比较,她就是一个十足的狐狸。

穆梵绝对绝对不会向其他人提起今天的经历,这简直是他放荡不羁地活了28年来最屈辱的一件事。

今天是他有史以来最狼狈的时候,堂堂环球太子爷几次三番地拿一个女人没辙,甚至到最后还没风度地落荒而逃。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她和阿芜的相似,自己又岂会如此迁就她,任由她奚落。

戴安楠看着那个落荒而逃的男人,她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大大的眼睛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红嫣的嘴唇微微翘起,笑意确不及眼底。

嘈杂的虫鸣扰乱了她的心绪,烈日的灼烧,肆意叮咬的蚊虫,空气中流动的热气,每一样都是在挑战她的耐心。

“什么鬼地方嘛!“她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一句。

戴安楠被夏日的太阳烤得精疲力尽,无力地靠着有一棵茂盛的大树旁边的防护栏,浓密的树荫下细碎的阳光落在她细软的头发,她冒着汗的鼻翼,苍白的嘴唇。

清晰地感受到被汗液浸湿的后背,还有晒得红通通的脸庞上,在汗的促使下紧贴着额迹的刘海。

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任何的车经过,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精力,穆梵,敢这样抛下自己,很好,她现在是记住了。

木叶寒夏

请大家多多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我就像摇摆在风中的柳絮,飘忽不定。哎,有了你们的阅读我才有动力继续写下去的欲望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