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狐狸小姐的真心

人生之初遇

狐狸小姐的真心 木叶寒夏 2005 2017-05-10 18:13:32

  陆智檀是何人?财经频道里时常提及的一个名字,寰宇国际的总裁,创恒的第二大股东,但其为人极其低调,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唯一的一次是在《名知》杂志社,由著名编辑薇薇安小姐亲自操刀,据说是因为两人曾是在国外惺惺相惜的好友,也因此在海城传出来了一阵足够人们津津乐道的绯闻。

不过身为当事人之一的陆智檀好像并不满意自己的情感问题暴露在大众视野,在第一时间便澄清事实,并声称自己已经有了未婚妻,至于婚期,正在商定。

一时间,全民都在好奇是什么样的女人钓到这样一个金龟婿,有传言说女方一朝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也有人说是门当户对的天作之合。不过大多数女人更加希望对方是灰姑娘,然后自己也能够做一做这样的白日梦。

陆智檀似乎非常珍视自己的未婚妻,从不肯让她出现在大众视线里,他不希望自己的私生活作为一种茶余饭后的谈资,尽管无伤大雅。

但是狗仔一个比一个兴致勃勃,纷纷自告奋勇为大众揭秘。由于寰宇国际的保密措施做得太好,这些狗仔没能够探查出什么东西,一个个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渐渐的,陆智檀的未婚妻究竟是谁这种热门话题也冷淡下来,现在大家更关心的是环球太子爷整日流连花丛,又或者是当红明星逸萌最近又拍了什么影视剧。

至于陆智檀那个名不见经传的未婚妻,很不幸就是我们的戴安楠小姐。

八年前,戴安楠十七岁,第一次看见二十四岁的陆智檀。

当时她只是感觉有些口渴,轻车熟路地跑到厨房,打开冰箱,熟练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给我倒一杯水。”一种命令式的语气突然在旁边的客厅响起,平静的不见一丝波澜。

戴安楠从小就是那种被捧在手心的人,何时有人敢这样命令她,顿时有些炸毛,语气有些冲“你又不是没长手,不知道自己倒啊”

穿着家居服正慵懒地躺在沙发里陆智檀明显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家里还有外人的存在,脑海里浮现起张妈最近经常提起的意遥的小女友,心中顿时明白了几分。

他不习惯和小女孩相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沉默不言,拿着电脑接着分析。

戴安楠一听客厅没了声,反思是不是自己说的太过分了,结果她走出来一看,不看还好,一看别提有多生气了。

就刚好看见一个人正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做着自己的事,完全没有理自己的迹象。

戴安楠那里受过这种窝囊气,再加上前段时间爸爸妈妈忙于工作忽略了对她的照顾,一时间所有的委屈找到了一个爆发点,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连楼上的柳意遥也被惊动了,赶紧穿着拖鞋就踢踢踏踏地跑下楼。

陆智檀也被这哭声打断了思考,要是放在往常那些女人,他肯定是感到无理取闹的,很是厌烦。可是今天他竟然只是觉得有些心绪不宁,好像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

“楠楠,你怎么了?”柳意遥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戴安楠,很是心痛。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温柔的拍着她颤抖不止的双肩。

戴安楠哭得泣不成声,半天都组织不起语言,着急得快要咬到自己的舌头,心中更是气恼。

她拼命的忍住哭腔,终于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一些话。

得亏柳意遥很有耐心地听完她的哭诉,在脑海里回想了一遍,看了一下沙发的地方,才缓缓出口,声音就和他的人一样温文尔雅,“你是说我叔叔他欺负了你?”语气中明显是难以置信。

陆智檀听到这时不得不起身朝他们的方向走去,他很好奇意遥的小女友究竟长什么样子,更准确的是看看这个有胆子诬陷自己小女孩。

他活了这么些年,很清楚好奇是一种不好的习惯。当他对某个人或者某件事好奇时,就表示他开始在意某人某事。尤其这个人还是他血浓于水的侄子的女朋友。

陆智檀在看见柳意遥怀里的戴安楠时,是一张带着泪痕的精致侧脸,她的双肩有规律的抽动着。向来以冷静自持的他,此刻心情格外复杂。

惊喜多于惊讶,深沉多于惊喜。

他们刚刚好遇见,只是时机不太对。

她泪眼朦胧地看向自己时的陌生感,阻断了他走向她的冲动,但仍然有不安分子在心底躁动,多少年了,他都不曾这样近乎失控。

“是误会,我以为她是家里的佣人。”陆智檀很有耐心的解释道。

柳意遥向来是知道叔叔的性格的,此刻他的一番解释倒是令自己挺惊讶的。

正是处于敏感期的女孩子,脾气一点即燃“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像你家的佣人。”

陆智檀轻微地摇了摇头,”两只眼睛都没看到。“

戴安楠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看到对方一脸真诚,莫名的违和感,一时破涕而笑,显然是释然了,不过嘴里还是不肯就此作罢,

“那你这次看好了,下一次不要再看错了。”

“好。”男人收起了一贯锋利的一面,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柔和,夹杂着许多无法言说的情愫。

小魔女一向大大咧咧,此刻也被他这样的眼神折磨得浑身不自然,招呼一打就一溜烟地跑走了。

男人嘴角是隐隐的笑意。

只留下柳意遥在那里大眼瞪小眼,今天他算是长见识了,从来都是一副唯我独尊模样的小叔叔也有低头的时候,最可怕的是,冰山一样的他竟然笑了,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他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突然就意识到一件事:万年冰山小叔叔终于动了凡心。

他不介意自己偶尔充当一下月老的角色,毕竟戴安楠于他而言,比起情人更像是妹妹,当初是禁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才勉强答应尝试一段时间,如今有比自己更合适的人选,何乐而不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