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宠毒已深

宠毒已深

燏墨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5上架
  • 745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一、原来没那资格挡在你面前

宠毒已深 燏墨 2339 2017-04-15 17:40:27

  女人的气质是与生俱来的,即使她毫无形象地在污水横流的大排档上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女人身上有种凌厉的气质,即便她小脸微醉,一杯接一杯的酒灌进肚,但没有人敢上去劝停。

慕笙觉察到周围人担忧的目光,听到大排档老板轻声叹息的声音,沉沦醉醺的心裂了一道口子,汹涌流出苦涩。

皓月当空,车影迷离,昏黄的路灯交杂着路人的影,偶有几声猫啼,从巷口掠过。

这世界似与她无关又似和她纠缠不清,总让她分不清楚,究竟是她搅进这世界的纷杂,还是世界本就要她变得光怪陆离。

“阿笙,别喝了。"大啤酒肚的老板放下翻炒的锅,盛上一碟青菜走向她,顺手抢过她手里还剩半瓶的啤酒,然后坐在她的对面,像个父亲一般心疼地看着她。

慕笙没理对面的人,她只觉得菜的热气像她的醉意,恍恍惚惚,她的目光穿透进了另一个地方,无限的空洞逐渐放大,最后有了那么一张脸,俊逸阴冷,眉目凌冽,在她面前残忍地表达着对另一个女人浓烈的爱意,“我很爱严薫婉,就算老爷子再护着你又如何?我迟早会娶她进门,你趁早滚吧!”

封景祈……

封景祈……

呵。

低低一声嘲讽,冷得让人心疼。

“大老板,酒给我!”

心里翻波涌浪,她极需一杯酒让自己限入沉醉,见那被中年人藏在腰后的酒,慕笙劈手就去抢,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抢不到,就像封景祈从未是她的一样。

心口一酸,生疼滚辣的眼泪断了线地掉,明晃晃,闪着脆弱的光泽。呜咽的声音从慕笙紧绷的嘴角溢出,她收了手,不甘心地抹了把湿热的眼泪,朝对面的人吼道,“酒给我!"

大排档的食客刻意往这儿探直了头,“大老板,你闺女?”

“哎呀不是!”那粗壮的身子往正在吃菜的食客走去,用那敦厚且不容反对的声音说道,“今晚生意不做了都回吧!不算你们菜钱!”

“不好吧大老板……”

“都走都走!少废话!不收你们菜钱还啰哩叭嗦的!”

不到一会,全档口的人都走光了,安安静静的月光里,穿梭过各种发动机的声音,呼啸轰鸣,拉长了各个路灯的影。热锅上的油还在翻滚着,滋滋作响,隐忍的气氛酿造着,只能听见中年人生气的粗喘声。因为慕笙又在喝酒,旁边歪七扭八地躺着几罐啤酒罐。

“慕笙!喝酒可以,但别为了别人作贱自己!不是有胃病吗你还喝!”

中年人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给慕笙一巴掌,却又舍不得,最后化作一声叹息,“都是在感情里受伤的孩子啊……阿笙,大老板懂,曾叔懂……”

慕笙心弦一颤,他那声"曾叔"满满都是心疼。

她突然觉得对不起这个人,她至少应该将伤心蔵起来,她怎么能够让别人替自己感到悲伤呢?

突地耳边的风凌厉刮过,慕笙一头长发刹时飘飞在空中,加长版的宾利车急急刹在大排档口,车门被人一脚踹开,五十几岁的老者从车里出来快步冲向慕笙,“阿笙!”

后面三四个保镖排列成行,表情恭敬地向慕笙一鞠躬,“少夫人好!”

慕笙的手被冲过来的老者紧紧拽住,老者两眼夹泪,表情无助得像迷了路的孩子,"阿笙,爷爷终于找到你了!别怕,我回去给你做主,那混账王八蛋翅膀硬了!居然把你赶出来!”

“爷爷……”

老者正是封景祈的爷爷,封傲。也是国际盛世的前总裁。他刚从美国回来,一听到他这个宝贝孙媳妇被他孙子气得离家出走,他就气得不打一处来。

“阿笙你喝酒了?”两秒后,封傲闷声地问。

慕笙身上的酒气重得可以醺倒人了。

慕笙低头,没敢回答。

脚边打转的空酒瓶和空酒罐加起来一共五六支,封傲气得吹胡子瞪眼,“那个混账小子气得你借酒消愁!我要宰了他!”

“别这样爷爷……”

“走!回家!爷爷帮你宰他去!”语落拉着慕笙的手就往外走。

她知道她这个爷爷性子倔起来说什么也没用,只好转过头跟大老板道别。

封傲示意了一下一侧的保镖,立马,那个保镖掏出一张支票写了五六个零上去,恭敬地递给正和慕笙道别的大老板,然后跳上车,车立马开走了。车窗外,大老板惊呆的面容逐渐变小,直到再也看不见。

封宅。

奢华明亮的大厅里,封傲拿着一把戒尺狠狠抽在跪着的男人赤裸的背上,红青交错的伤痕触目惊心,隐隐的血正从被抽得裂开的伤口往外溢出,丑陋地爬满了整个背。男人对此一声不吭,面无表情,无关痛痒地看着面前火冒三丈的老者。

如果说慕笙喝了五六支酒说不算醉那是假的,但在看到封老爷子厉声厉色训骂赤身露背面无表情的封景祈时,她醉醺肿胀的脑袋一下子就清醒了起来。

“混账!你说……你说我没在家的这些天是怎么对阿笙的!”

封傲那心里的火滋滋地烧着,连带脸色也变得铁青。

“出去泡女人,在她面前和别的女人鬼混,你满意了?”

“混账!”

“啪”地一声,那把染血的戒尺再次打向男人的背,这一次,整条戒尺在空中断成两截。

慕笙被管家强压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封傲吩咐过,待会儿教训少爷的时候不允许让慕笙过去求情。

“福叔你放开我!爷爷别打了!”

慕笙奋力挣扎着想甩脱管家的的钳制,她看到封景祈浑身是血,而封傲仍不依不饶地用断了的戒尺继续往封景祈血肉模糊的背上抽去。他却笑得痛快,面色雪白着,无关痛痒地让封傲打个够,最后的结果是背上的血痕一条接一条重叠,连带那把戒尺也沾上血红。

“爷爷别打了!景祈根本没有去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更没有鬼混给我看!他一直在公司忙着,是我不对,我不该出走!爷爷你打我吧爷爷!”

虽然不明白封景祈为什么胡谄谎话去气封傲,他明明什么都没做,除了去见一面……严薰婉而已。但她还是会心疼,任何一个人被封傲这样没命打不死也得养伤半个月吧。

眼看那一把戒尺又狠狠抽下,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管家,冲向封景祈挡在他面前,封傲错愕地惊大了双眼,根本没预想到她会这么不要命冲过来,手没把持住,一把狠狠抽向她的背。封景祈面色阴沉着迅速扯住她的肩膀往自己背后用力一推,那把戒尺最后抽在他赤祼的胸膛上,长长的一道带血的划痕冷得吓人,可是他硬是一声没吭。

如果说因为这个举动让慕笙感动不已的话,那么接下来他的话就如同最冷的利器捅向她的心窝,“你有那资格挡在我面前么?”

唇角泛弄的嘲讽不屑,将慕笙伤得遍体鳞伤,我以为……我有那资格挡在你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