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宠毒已深

三、墨氏总裁的突然表白

宠毒已深 燏墨 999 2017-04-29 11:58:38

  阳光美得不像样,男人漂亮冰冷的五官蒙上一层细碎的辉黄,他墨眸微敛,眸神似无任何情绪,长身挺立,高贵的西装上满是晶白的豆浆,在阳光下璀璨。

慕笙怎么也没想到起来吃早餐的时候她会脚滑,将从厨房拿出的温豆浆全洒向前方,而不巧,封景祈正站在那里,那如天女散花的豆浆便散在他熨烫得一尘不染的西装上。

随后是清脆一声响,那只装豆浆的杯子在地上开出碎花。

“那个……对不起!我……脚滑……”慕笙说这话的时候是毫无底气的,因为她了解封景祈,他最讨厌有人弄脏自己身上的衣服,特别是当甜腻的豆浆泼在他身上的时候。

管家急忙地从外面走进来,他后面还跟着晨练回来的封傲。一见地上的狼狈和慕笙担惊受怕的样子,再瞧封景祈,那是一身西服都参差不齐地挂着晶白的豆浆。

“这是怎么了?”封傲问。

封景祈没打算回答,走过慕笙旁边时目光无意一扫,却看到慕笙的脚指头微微蹭出了血,那地上的碎玻璃正闪着银光。他英挺的眉深深一蹙,墨眸里是不清不楚的情绪。

“没有下一次。”封景祈经过慕笙身边时,冷淡地说道。然后走上了二楼。

“你脚受伤了?”顺着刚才封景祈的目光,封傲也发现了慕笙受伤的脚,当即招呼管家,“去把医药箱拿来,给阿笙包扎。”

慕笙才知道自己的脚被那只杯子的残渣给割到了,怪不得封景祈刚才看她的目光怪怪的,不过没有要包扎那么严重,见管家正要去拿医药箱,她当即出口道,“不用了爷爷,破了点皮而已。我上班去了。”说完,上楼换衣服去了。她心里似乎满是喜悦,因为封景祈隐讳注意到她受伤的脚,证明封景祈还是有注意到她的,没有刻意无视她。

封景祈刚好从楼上下来,和正往上走的慕笙撞个满怀,回过神,慕笙匆匆一句话后便灵活地绕开他往上走去,“对不起啊。”

S.N.奢奈集团是A市的第二大贸易公司,专门经营各种化妆品香水,属于国际盛世集团名下。当初结婚的时候,封傲大张旗鼓地请了整个A市的名门贵族来参加她和封景祈的婚礼,但后来被她拒绝了。慕笙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从孤儿院里出来的孩子,无背景,无后台,如果到时候她的孤儿的身份被扒开了的话,那势必会给封家丢脸。而她也知道,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推开差点被车撞到的封老爷子,那么她这一生根本不可能和这些名门贵族打上交道。说到底她不过是仰赖封傲对自己的爱护。因为这件事,封傲最后遂了她愿,和封景祈隐婚。

而来S.N.奢奈集团上班,是她要求的,她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贪图享乐的闲人。也庆幸当初是和封景祈隐婚,不然有哪家公司敢收她?没把她当佛供就不错了。

上了楼,慕笙所在的研究部来了几个同事,趁时间还早都聚在一起叨些什么。见慕笙来了,也没打招呼。平日里她的言语过少,性子静,虽然来研究部也有些时间了,但还是没什么存在感。不过这样也好,免得他们觉察了什么耳目,发现了她是总裁夫人的身份那就太不好意思了。但刚坐下来,周围便涌起一阵冷吸声,压抑得不像话。

门口沿伸的脚步声优雅,探进来的精致的脸庞映得周围人的脸发烫,好看的西服让他有种高贵不可接近的气息,他手中捧着的白玫瑰透着清雅,一如他的声音,“慕笙?”

慕笙呆了呆,“你是?”面前好看的人她认识吗?她至多只认识封景祈那绝色妖孽,面前的人是她见过的第二个好看的人。

“你不认识我?”那人声音透着失望。

呃……难道她要认识他吗?

“抱歉我……”

语未落完,那人紧紧断了她的后半句话,“墨宸皓,你好。”

“你是墨宸皓?!”旁边突然炸起一声惊呼,“墨氏集团的……总裁?!”

……墨、墨氏?!传说中惟一能与国际盛世匹敌的墨氏集团?!

抬眸,周围人全是震惊的表情,那个认出墨宸皓的同事面色潮红,十分激动,紧紧攥住胸前的手机,就像遇到喜欢的偶像而兴奋不已的粉丝一样。

墨宸皓理都没理其他人的反应,将捧在手中的一束白玫瑰举向坐在办公椅上的表情垮掉的慕笙,“送给你。”

慕笙没接过,她总感觉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墨氏的总裁……干嘛要送花给她?!

“你你你……”怕遭人误解,慕笙猛地从办公椅上站起,往一旁连退好几步和不明所以的墨大总裁保持距离,“我们不认识吧墨先生?”

墨宸皓没回答,只是那双清冷的眸却透着疑惑,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

“所以你干嘛送花给我?”别告诉她墨氏的总裁是来慰问员工的……他墨宸皓又不是S.N.总裁……而且慰问员工为什么要送……白玫瑰?

好像也不对……重点是墨氏的总裁为什么会出现在S.N.奢奈集团的研究部??等等……应该是墨氏总裁为什么会认识她慕笙吧?

“因为我喜欢你啊!”墨宸皓认真地的话打断了慕笙的走神。

在别人听了墨大总裁这句话后那是分分钟幸福感自豪感爆棚,但在慕笙听来就剩下一种感觉一一天打雷劈。

憋了半天,慕笙才憋了一个字,还是语气词,“啥?”

“我喜欢你。”他说,字正腔圆,情深款款。

慕笙在这句话之后,脑里浮现的都是封景祈的脸,有他嘲讽的眼神,有他唇角的戏谑,有他冷冰冰看着自己的样子。

“我——”其实已经结婚了。

墨宸皓看着慕笙那对紧蹙的秀眉,心想怕是自己惊到她了,不禁微恼,“中午,一起吃顿饭吧。”他说完,将那束白玫瑰放在慕笙的办公桌上,然后转过身走了,不给慕笙拒绝的机会。

真是总裁的一贯作风。

“慕笙,你和墨氏的总裁很熟啊?”墨宸皓走后,浓妆艳抹的同事小心地问。

“不熟。”

“慕笙,要不你拿下墨总吧,你看他刚刚还和你告白呢。”有同事看好戏地建议道。

“……”要不你来吧??

中午,慕笙踩着下班的点冲出研究部,她怕晚一秒就会遇到来载她吃饭的墨大总裁。可惜……S.N.奢奈集团的大门囗早已停了一辆黑色贵气的宾利,拉下来的车窗内一张俊秀的脸正面对着她,“上车吧。”

“不用了。”慕笙想都没想就摇着头拒绝。

“这样吧,两个选择。”车窗里他微斜的侧脸洋溢着慵懒,“一,你自己上来,二,我抱你上来。”

慕笙满面黑线,最后妥协,自己上了墨宸皓的车。因为她相信,如果自己再拒绝的话,那么他刚刚说的第二个选择他一定会说到做到。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她还是自己妥协的好,免得落人闲话。

墨宸皓的车开到一家有名的餐厅停了下来,慕笙发了条讯息给封景祈:中午不回去吃了,帮我和爷爷说一声。

然后下车,同墨宸皓进去他早先订好的包厢。

“想吃点什么?”那张菜单被他移了过来,眸子淡淡地看着心不在焉的慕笙,等着她回答。

“……随便吧。”半晌,她说道。

“那么按平常的菜式上就好。”墨宸皓说道,把菜单拿给服务员,那个十九几岁的女孩红着脸悄悄地看了他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走出去。

“墨总,”慕笙想了又想还是觉得要问个清楚,“你为什么会认识我?”

他抬眸,漂亮的桃花眼流转着光彩,连嘴角都扬上一抹笑,“最近想谈场恋爱,觉得你合适就来了。”

“我问的是你为什么会认识我……”不是认识我的理由……

墨宸皓淡淡地说道,“秘书介绍的。”

慕笙感觉有几只乌鸦飞了过去,她又一次黑线,墨总这秘书也太不称职了……虽然她是隐婚,但是有心人如果要查还是会知道的,更何况是像墨氏这样有名的集团,理应是清楚她是已婚的了。为防万一,慕笙只好义正严词道,“我己经结婚了墨总。”

“我知道啊。和国际盛世的总裁封景祈。”

当初,付博源将慕笙资料拿给他的时候就说了,“总裁,别乱来啊……”那表情有多谨慎就有多谨慎,“人家已经结婚了,还是和封家的封景祈,您再怎么觉得合适也别冲动啊……”

在心里白眼了付博源几百遍,他就喜欢,就抢过来,不服咬我呀!

慕笙干笑了几声,“那知道就当做什么都没说,今天就这么过去了……”

慕笙清楚封景祈,如果墨宸皓真的要追她的话,那么他肯定会直接出手打压墨氏。对他而言,就算是他再讨厌的东西,也绝不允许让别人沾碰到半毫。何况,国际盛世和墨氏本来就是对立的敌人。

墨宸皓什么也没说,但脸色明显阴沉了下来。

慕笙这顿饭吃得那是小心翼翼,就怕恼了面色不好的墨宸皓,但他明明心情很不悦,却仍体贴地为她夹菜,就怕她没吃饱。

慕笙心里似乎有种淡淡的酸在飘荡,她的封景祈,什么时候能这样对她呢。

吃完饭,慕笙到餐厅外等墨宸皓开车过来,却意外看到另一辆车的影,是一辆白色的卡宴,车牌号是A769。

她记得,封景祈的车牌号好像就是这这串数字。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当慕笙迫切地想要看清楚的时候,那辆卡宴呼地一声开走了,快得闪现出几个剪影。

会是封景祈吗?

她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刚才的卡宴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