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十一章:来自于幻巧容的嫉妒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2706 2017-04-30 20:32:28

  “我倒是听说,当年那两人都才貌倾城国,两情相悦,奈何双方父母坚决不允,两人才私下一同走了。刚开始的三年里,幻家和孙家都气的牙直痒痒,不断派人去找却杳无音信,没曾想竟是去了江南。”宋南玉脸上满是感慨之色。

江南,鱼米之乡,大夏朝有名的富庶之地,年年都有重兵把守。别人家私奔,都是找偏僻山村躲起来,这对璧人倒好,直接跑到如此繁华之地。由此可见一斑,他们确实才华卓越、胆识过人,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慕冷漠不关心的说:“与本王有关系吗?说这些做什么?讲重点。”

宋南玉早已习惯慕冷的态度,耸肩道:“据探子所说,在江南的整个幻家被灭,只有那嫡女侥幸逃了出来躲过一劫。”

顿了一顿,又轻佻地说:“我可是听说过了,那小姐国色天香,堪称绝色!不过奇怪的是,她没有武功居然也能——”

慕冷淡淡地说:“本王倒是觉得,那女子隐藏的很深,以后和她若是要打交道的话,必须小心。”

忽然,一只白鸽扑棱棱的停在了这个雅间的窗口上。

宋南玉立马笑道:“是给我的,我有事,慕冷你先走吧!”他小心翼翼的走向那只白鸽。

慕冷这次是微服出来,于是站起身来径自离去。

“有有有……有没搞错?千然居然让我多照拂一下那江南来的小姐?那种坑爹的货,居然会说——请!”宋南玉惊得差点掉下了眼珠子,这幻千然的人可是遍布天下:江湖上的、市井中的、商会里的还有这些纨绔子弟圈,多数以他为尊——因为幻千然的规矩是,谁被他揍趴下,谁就得认他做大哥,鞍前马后的为他服务,不然就是死!

而宋南玉正是那纨垮子弟圈中不幸者之一,认命的为幻千然服务,不知道他那被人称为开国元勋的太祖爷,听到这消息后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像幻千然这样卑鄙无耻的人,这样的至强者居然对他说了“请”!他怀疑幻千然是不是写错字了。

那只白鸽见眼前这家伙居然骂他主人坑爹的货,气得直接往他的身上一阵乱啄,打定主意回去后要告诉主人这事。

宋南玉欲哭无泪,刚才他真的是口误啊!哦不,那种话根本不是他说的!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千然,我和京城里的哥儿们一定会尽力的。”宋南玉笑着道。

白鸽不满的看了一眼宋南玉,拍拍翅膀又飞出了窗外。

……

幻千风坦然自若,微微施了一礼:“千风拜见三皇子殿下、六皇子殿下,拜见两位表兄。”

这次来接幻千风的是大伯的两个儿子,幻罗胜和幻罗乾。而那三皇子慕羽则是“恰巧路过”,六皇子慕鸿在巡视城门卫兵。

两位表哥连忙摆手道:“表妹不用如此拘礼,都是一家人。”

慕羽和慕鸿几乎都是同样的心思,惊叹于对方如此小的年纪就已倾国倾城,长大之后又该是何等绝色!

但他们很快又收回心来,心下道:家世容貌她都有了,但若没有才华也只是个草包小姐,还不如多考虑一下“京城双绝”这两位美人。她二人才华卓越位列京城第一,分别是幻家长房的嫡小姐幻巧容和丞相家的那位千金欧阳月。

幻千风温和一笑:“真是麻烦两位表哥来接妹妹了,也多谢两位皇子肯赏脸过来相见,千风真是惭愧。”

幻罗胜道:“表妹说哪里话来,我们本是一家人,没必要如此客气。“

幻罗乾也摆手对二位皇子说:“祖母催得急,赶着要见妹妹,这次失礼了,先行别过。”

幻千风嘴角含笑,玉手轻轻抚摸着空灵儿,随着表兄一起走了。她可是看出来了,那二位表兄虽看她抱着一只狐狸没说什么,但眼里的不满与不屑可是假不了的。

妖妖和入画跟在后边,对那两男的很是不喜,敢轻视空灵儿大人,活的不耐烦了吗?要不是空灵儿大人没表态,他们早就冲上来把他俩抽筋扒皮、大卸八块了。

“孙女拜见祖母,愿祖母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幻千风又是施了一礼,眸子异常澄澈。

苏氏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儿,如花似玉,美貌非凡,那眸子更是灵动——只是看到她抱着一只白狐时,微皱了一下眉。

所有人都看着苏氏呢,自也觉察到了苏氏的不喜,不过全都伪装的很好。

“起来吧,瞧老身这孙女,长得可真剔透!”苏氏看似爱怜地说。

“谢祖母。”幻千风慢慢站起身来,经她刚才那么一观察,可以断定眼前的这个老太太,贪慕名利,追求荣华富贵。不过也难怪,幻家可是大夏朝的世家之一,享尽了世间殊荣,任谁见到这滔天富贵都会动心的。

这样的人,只要你利用好了,拿她做府里的靠山并不难,只要把你可以给她带来的利益放在她眼前就好了。幻千风暗道。

苏氏微不可见地又打量了幻千风一眼,美则美矣,只可惜过于妖冶了,将来估计是祸水红颜,无数男的拜倒在其石榴裙下并不稀奇。这等姿色,家族联姻倒是一个最佳人选,脸色微缓。

忽然,一个灵动的美人儿走了出来,落落大方地说:“千风妹妹,我是你的大姐,名叫幻巧容。妹妹可是路途劳累吗?怎么脸色如此之差?”看似关心实则还有一丝冷漠。

众人这才注意到幻千风的脸色着实不太好,纷纷上前来表达关心。不管是真心还是有意,这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的。

幻千风貌似满怀感激地说:“多谢姐姐关心,妹妹身体不打紧。”

眼前的这个美人,身着一身翠绿色的翠烟衫,一条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披着翠水薄烟纱,肤若凝脂,气若幽兰——眉目含笑,浑身上下透着独属于女子的温婉,又露出三分气质,让人过目不忘。真不愧是京城双绝之一!

唉,自己也知道自己长了一副怎样的容貌,这里可不比安宁的江南,到处都是是达官贵人的千金小姐,指不定日后因为这幅容貌怎么对付自己呢。一想起以后那勾心斗角的日子,幻千风就觉得头痛得很。

一个只比自己大了三四岁的少女就已经如此难缠了,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呀!不过若真斗起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刘氏语重心长地说:“女孩子的身体最为重要了,千风你这样可不行,若是累的话,回去先歇息吧,改日再来认亲。”

幻千风嘴角含笑,才初次见面这刘氏就想在众人面前坏了自己的名声?不过很抱歉,她幻千风可不是什么任由人拿捏的软柿子,刘氏的如意算盘注定是要落空了的。

娇俏地看了一眼刘氏:“伯母这是说什么话,不过就是不舒服而已,怎能因此怠慢了在场的众位亲人?这叫千风我如何过意的去。”

苏氏轻轻点了点头:这女孩儿还算是有教养的,虽然她带来的那两个婢女过于妖艳了些,显得她也如此。但是好歹懂礼数,日后只要自己多花些心思调教调教,未必对家族没有更大的好处。

这么一想,她就更高兴了,开口道:“这怎么行?弄坏了身子可怎么好?千风听话,春柳,带嫡三小姐下去好好休息。”

春柳应了一声,转头看向面前那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嫡三小姐,笑道:“三小姐,请往这边走。”

幻千风乖巧的一点头,随春柳而去。

刘氏脸色一僵,她本想给这三姐儿一个下马威,没曾想却弄巧成拙了!

众人见老夫人都发话了,也不好说什么,聊起了别的事情。

幻巧容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觉的嫉妒,那是来自于对比自己美貌的女子的嫉妒。

“三小姐,这就是您的屋子了。院里的奴才要是不听话,您尽管找掌事的赵嬷嬷,随便发卖了了事,省的在这里碍了三小姐您的眼。”春柳笑道。

“落月亭?”幻千风看了一眼门匾上的字,轻轻读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