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十八章:深夜造访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3078 2017-05-12 23:09:45

  夜晚,萧风瑟瑟。

“是谁?谁在外面?”守夜的入画最先醒了过来,警惕的望着四周。

妖妖揉了揉蓬松的睡眼,疑惑的说:“没有人啊,入画,是你听错了吧?”

入画半信半疑:“是吗?那可能真的是我听错了。”

“快点睡吧,明天还得侍候小姐早起,去抄经书呢。”妖妖又打了个哈欠。

过了一会儿后,没了声音。

“你到底是谁?”幻千风转身问道。

眼前这男子,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刚刚潜了进来,还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响。

那男子摘下了蒙面的黑布,露出一张极惹桃花的脸来,似笑非笑:“小姐难道不认识本世子了吗?我们今日可还是有一棋之缘呢。

幻千风轻笑:“原来是简世子啊,这大黑夜的,闯本小姐闺房是为何?是爱慕本小姐的美色,还是欣赏本小姐的才华?”

简行风顺着她的话说:“这黑灯瞎火的,小姐你说还能干什么?”

“哦,原来是为了本小姐的美貌而来呀,不过世子为何要深夜造访呢?”幻千风微勾唇角。

简行风一挑眉,故作不懂:“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你可别欺负我刚从江南上来什么也不懂,像你这种人,傻子都看得出来,你身旁美女如云。何必要为本小姐而亲自过来呢?”幻千风懒洋洋地说。

“是吗?只不知在小姐眼里,本世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简行风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他现在是对眼前这个尚不知姓名的女子,越发感兴趣了。自从遇见她,他遇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他倒也罢了,可敢与他挑战并看出他的想法的人,天底下可不多见。更何况,自己夜闯闺楼,她既不惊慌也未无措,镇定自若,仿佛早已习以为常。

这样有意思的事,让他怎不对她感到好奇?

“怎样的人?”幻千风缓缓抚了一下空灵儿柔顺的毛,不假思索,“一个让本小姐危机感很强的人。”

“危机感?”简行风饶有兴趣地看着幻千风,“此话怎讲?”

“你才十五六岁,就已成为夏朝最聪明的人。如果不是徒有虚名,那我们以后若是站在对立面,本小姐不确定能赢过你。虽然……我在江南就是才华最为横溢的人,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不能保证可以比过你。”幻千风慢声道。

“江南?那为什么本世子没有听说过你?”简行风微感不对,按道理来说,她小小年纪就已如此美貌,更何况她的才气是他见过的最好的一个,没理由他会不知道这样一个人。

“我们家虽然是江南四大家之一,但隐于山林,父母是不喜欢我抛头露面的,所以我每次出去,都会换一副样貌,他们也就不认识我了。”忽然,幻千风一拍手,懊恼地说,“哎呀,我不该和你说这些的。”

简行风何等聪慧?自是听出了一些她以往所做的事,估计亲人不许她出去,她却改头换面偷溜下山玩了好几回吧。

他不禁微微一笑,眼前这女孩,实在太有意思了。

不由得开口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他急切地想知道她的名字,迫不及待。

幻千风用一种犹如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不是吧!本小姐来京城也才不久啊,怎么你没听说过我呢?算了,本小姐不和记性差的人计较,也不妨告诉你好了。我叫幻千风。”

幻千风。他嘴里咀嚼着这句话——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到底在哪儿呢?

“好了,本小姐告诉你,你最好别骗我。为了我的美色而来,本小姐可不信——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总算问出这个问题了,还好你还不算太笨……”简行风话还没说完,就被某人无情的打断了——

“简行风,你这什么意思!本小姐哪里笨了!”幻千风气急败坏地说。

简行风邪然一笑:“本世子有说你笨吗?是你自己承认的好不好?可别污蔑本世子。”

他确实没说她笨,但幻千风依然被气得直翻白眼,哼了一声,回到桌旁坐下,端起一杯茶作势要喝。

“本世子也要……”简行风可怜巴巴的伸过手去。

“不给!自己不会倒?又不是没手。”幻千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这是你的地方,你不可以这么没礼貌的,哪有让客人自己倒茶的?”简行风理直气壮。

幻千风是个专守礼不守规矩的姑娘,一听此话,纵使她再生气,也乖乖就范为简行风奉上了一杯茶。

简行风欣赏着她绝美的容颜,不由的笑了开来。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幻千风凶巴巴的说,可这彪悍神情出现在她脸上,却又别有一番风情,只觉韵味十足。

简行风抽了抽嘴角,难道在这里他连笑也不能笑了吗?好霸道。可他为什么觉得她是那么娇俏可爱。

“别想让本小姐忘掉先前的事,还不快说!”幻千风气鼓鼓的看着他。

简行风这才想起了正事,清咳了两声道:“你为什么离开百芳宴?以你的才智与美貌,完全可以夺得花魁,这么早离去是有苦衷吗?”

幻千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这么关心本小姐做什么?本小姐会误会的好不好——”

她大胆的调笑,放肆的话语——哪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弱女子所能说出来的话?简行风只觉得心神一荡。

这个小妖精,没事长成这副模样给谁看?他心里暗骂。

“再有就是,你还记得百芳宴上许多闺秀被绑架的事吗?还有,为什么你毫无武功,在见到两个高手对决时,你能够毫发无伤?照理来说,想你这样通常会被人发现然后进行杀人灭口,你为什么一点事也没有?”

他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可看向幻千风时,却发现她脸上一点意动之色也没有。

幻千风瞟了他一眼,道:“说完了没有?难道世子认为,绑架一事与本小姐有关?那未免也太离谱了。若是这样,绑走我不就玩儿完了,何必要如此大动干戈?”

“本世子也只是猜测而已,没其他意思。”简行风解释着。

幻千风冷笑一声:“没其他意思?如果没有其他意思,世子你来究竟是要做什么?是觉得戏耍本小姐很好玩吗?如果是这样,门在那一边,你可以走了,恕不远送。”

简行风张口结舌,愣在了原地——这这这,这他妈的态度也变得太快了吧!他要好好适应一下。

“还不走?再不走我可就叫人了——”幻千风威胁他说。

简行风只好退步,凝视了她一眼:“本世子还会再来的。”说着,又是翻窗而出。

幻千风恶狠狠的瞪了他的后背一眼:会翻窗了不起啊?会武功了不起啊?嘚瑟什么——不过是个“梁上君子”罢了!

可她却忽略了一个问题:不是说,简行风不会武功吗?

……

端王府内,死一般的沉静。

“本王想不明白,本王与你素不相识,更是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来刺杀本王?你想要什么,本王都可以给你,只求你饶了我的命。”端王慕羽万分狼狈地跪在地上,毫无风度可言。

幻千然呵呵一笑,居高临下地说:“你现在只是我的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与本公子谈条件?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

他的盛气凌人,他的不屑一顾,均压的慕羽直喘不过气来,他觉得羞辱,可他又生不出反抗之心。

这等王者风范,果真是从一个无知的十一岁小儿身上发出来的吗?若不是亲眼所见,就算是把他慕羽打死他也断不会相信。

眼前这少年,乳臭未干,武学造诣就已如此深厚,估计再练上几年,整个夏朝除了慕冷,就再无敌手了吧?

慕羽喃喃自语:“本王想知道,你,到底是谁?师承何处?”他想知道究竟是何方高人,竟能教出这样的绝世高手。

幻千然心道:师承七个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你这等凡夫俗子又怎会认识?

他不屑于开口说明,只是道:“本公子今天心情好,先放过你,不过你若敢再无故惹事生非、仗势欺人的话,休怪本公子不客气!”

所谓的“不客气”,就是兵刃相见了——这一点,谁都明白得很。

幻千然又轻蔑的看了那差点吓的尿裤子的慕羽一眼,与他而言,他杀死那慕羽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容易,而且能做的无声无息,天衣无缝。只可惜,他不愿意动手,要不是那慕羽招惹了姐姐,他根本连鸟都不乐意鸟这所谓的屁皇子一眼。

他要是真杀死了那慕羽,留下了蛛丝马迹他也不惧,朝廷怕他都还来不及呢,哪里会为其主持公道?只能往肚里一个劲儿的咽苦水。

这样想着,他嗤笑一声,手一挥,药粉飞扬,随即大摇大摆地从大门那里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慕羽惊醒了过来,他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旁边依旧睡着自己的一个侍妾。那是梦吗?不可能,梦给他的感觉不会如此真实,他仿佛七魂六魄已经飞走了大半一般,整个人空虚无力,至今仍心有余悸。

不久,端王慕羽告病,闭门不见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