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骑红尘千风笑

第十九章:小姐太妖娆:奴婢欲死

一骑红尘千风笑 初夏忘言 2996 2017-05-13 06:50:59

  “查出结果了没有?那宴会上的绑架案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必定是有所预谋的,他们针对的又是谁?”简行风平静的问。

“世子,结果很模糊,不能确定究竟是谁干的。但种种疑点都指向天府之国,而矛头似乎是针对鬼月楼。”一暗卫恭恭敬敬地说。

“鬼月楼?是那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吗?这宴会怎么又跟鬼月楼的人搭上了关系?”简行风皱眉道。

“听天府国的探子所说,好像是鬼月楼的杀手肆虐残杀天府国的人,然后天府之国的人又打听到鬼月楼的楼主,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人在京城,所以才有了宴席上那绑架一幕。他们想要抓住那人来威胁鬼月楼楼主。”暗位详细的说了一遍,滴水不漏。

“鬼月楼楼主?他叫什么名字?”简行风问道。他细心入微,立即想到了鬼月楼楼主身上去,从此入手,查案可就顺利多了。

“禀世子,据调查得知,那鬼月楼楼主名叫鬼月。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许多杀手都从未见过他们的楼主。”暗卫道。

简行风当机立断道:“接下来的调查,就从这鬼月身上查起吧。记住,着重要注意他的真实名字。”

“是,属下明白。”说罢,这暗卫转身离去。

简行风推开窗户,东方已出现了一抹鱼肚白。他低声道:“这么快,就又天亮了呢。”

看向那有着曙光的地方,他若有所思。

……

“圣旨到——幻千风接旨。”

“臣女幻千风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幻千风才华横溢,蕙质兰心,特赐明珠三串,金银首饰各一箱,软烟罗四匹,以示嘉许——钦此。”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幻千风被入画牵起身来,微微福了一礼:“真是辛苦公公了,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望公公不要嫌弃才好。”

那公公先时便惊艳于她的美貌,现在见她的礼仪做的中规中矩,更是赞叹,真不愧是当年第一才子所教出的女儿,自始至终都守礼有度,荣辱不惊。这一点,恐怕是那宫里的一些公主也未能做到的吧。

他笑呵呵的接了过去,暗自里掂了一掂——还真够重的。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回去在皇帝跟前说几句好话又是少不了了的。

真没想到,这小小的女孩儿竟如此的通晓人情世故,当真不简单啊。比她那些个迂腐吝啬的家人会做人多了。

“真是恭喜小姐了,咱家还有事,先走了。”那公公一挥浮尘,领着一帮小太监走出了门外。

“小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妖妖问道。

幻千风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还能做什么?回院继续跪着呗。自个院里的人,每人都打赏一个银裸子吧。其余的,你们自己拿主意去。”她最喜欢当甩手掌柜了,此等小事更是不在话下,毫不犹豫的推给了侍女。

幻千风回到了落月亭里,在佛堂内,继续苦苦诵读经书。心思却飘远了。

她看得出来,这一家人仗着先帝在世的功劳,在京城里作威作福,以先帝所许的特权为借口,所有事不关己的事,不管是圣旨来还是钦差到,他们都照样窝在院里,不管不问,凡是有点远见的,都应清楚这一点。

“主人,你得早点为自己找好后路啊,这一家人全被暂时的利益蒙蔽了双眼,是长久不了的。”空灵儿坐在那个深红色的木鱼旁边,漆黑的眼眸里闪烁着严肃。

幻千风轻轻颔首:“我也看出来了,这一家人——唉,怎么就不懂得树大招风这个道理呢。”

“还有那什么联姻,这幻家的权势都大成这样了,那明贤帝又不是猪,哪里会把那幻巧容下嫁给皇子?简直就是白日做梦。”空灵儿一针见血的说。

幻千风轻轻又抱起了空灵儿,柔声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放心吧,我会处理好以后的事的。”

空灵儿心满意足的点点头,道:“主人,你老呆在这落月亭里面,会被闷坏的。要不,我们出去玩玩吧!”

本来百芳宴上是还要赏荷的,只可惜主人提早回来了;而且还被罚抄经书——空灵儿对这些,一直耿耿于怀呢。

它最喜欢和主人待在一起出去玩啦!

幻千风笑了笑:“出去玩?我们怎么出去?我还在禁足时期呢!”说着,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可怜的妖妖和入画,她们已经招架不住了,可怜巴巴的举手投降:“小姐,你无缘无故的长这么好看做什么?奴婢们不是男的,都已经被迷得神魂颠倒了——要是男的,还不得被你勾了魂去啊。”

“好了,妖妖入画,你们别笑话本小姐了。你们在落月亭里守着,本小姐要出去好好玩玩。”

幻千风眉目若画,一张精致的脸上含着笑意——妖妖入画不由得由衷赞叹,她不过才十一岁啊,就已这般的国色天香;长大以后,该有多少人为她得相思病啊?

不愧是空灵儿大人选中的主人!最终她们这般总结道。

幻千风却不管她们在想什么,时空塔急急地赶做出了三套异国服装,正在翠屏后面试呢。

最终,她选了一袭红衣,似火一般妖娆,如霞一般夺目——这大红的颜色,衬得她冰肌玉骨、妖艳惑人,明明才十一岁,未长开的眉眼儿却已经有了三分妩媚、六分风韵。让人怦然心动,当真是美得勾人心魄。

妖妖入画只觉得呼吸都制止了,她们从未想到过,天底下竟会有这样一个美人,不管你有多熟悉她,你都会为之惊讶,视线情不自禁地随着她的动作而动。不行,她们不能再看下去了!

再看下去,她们当真要上西天了!妖妖入画捂着眼睛,可下意识的依然透过手指的缝里偷看。

幻千风先是哀怨的叹了一口气:“怎么本小姐就穿不出千然穿红衣时的神秘气质呢,上天太不公平了。”

妖妖入画欲哭无泪,这就不公平了?她们还说上天为什么要把你造得如此完美呢。

“小姐,没关系的,你好歹换装成功了呢。这样就没人认得出是你了。”妖妖幽幽的开口道。

不管怎么样,空灵儿大人还在旁边呢,怎么着也得说句话表明态度吧!

空灵儿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主人一会儿,道:“主人,你过来,我亲自替你画个眉。妖妖她们把你的眉毛画的太淑女了,不符合你穿红衣的气质。应该是魅惑众生的类型。”

说着,就拿起眉笔,专心的为主人描起眉毛来。

“大功告成!空灵儿,我们走吧。”她回眸一笑,顿时百媚横生。空灵儿毫不惊诧,自己的主人本应就如此出众。

于是乎,她们在妖妖和入画目瞪口呆的视线中,用了时空之力,翩然而去。

……

幻千风莲步轻移,浑身上下显得妖媚万分,路人无一不为之惊艳,都小心的把目光移到其他地方,可眼角的余光依然在留意这个天之宠儿。

集市依然喧哗,可这喧哗已经少了几分热闹了。许多人都在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幻千风从小就生活在这种惊为天人的目光中,早就见怪不惊;而空灵儿毕竟经过了多少大风大浪,更何况时空塔乃是天下之人都想得到的至宝,早就习惯这众星拱月的生活了。她们坦然自若,毫无羞涩之意地迎着众人的目光,自己走自己的路。

这是江南,是她从小生活的地方,空灵儿利用了时空塔的瞬移之力,带她回到了这既代表着回忆又代表着痛苦的地方。

她要知道,为何那三大家族要把她的父母害死。她恨透了那些人。

是那些人算计了他们!父母被请去喝喜酒,他们却在宴会上痛下杀手;又巧计引开了自己的弟弟,灌酒并让他放松警惕,若不是弟弟机敏,恐怕他已命丧黄泉;随后又带人来到幻家,屠尽了一概的丫鬟奴才们,惟有她一人生还。

她秉性高傲,自是不能忍受如此屈辱——早在七岁时,她就已经开始行医治病,如今更是美名远扬,号称“风神医”。

她多次与阎王手下抢人,从未失手;只要那病人还有一丝气,没有她救不活的人。

她若是想杀人,那也容易,随意拿出一种天下奇毒就立即可要了你的命。

可那一天,偏偏也不凑巧,她正在提升自己针灸之术的关键时期,再次过程中更是不能分心,才会如此被动。

“可恨啊!”她紧捏粉拳。重回故土,她自是有一番伤感、悲愤。自己的父母除了挂了一个四大家之一的头衔,到底惹着他们什么了!父母与世无争,一直在深山老林里度日——为何要对幻家赶尽杀绝?

她双眶微红,一步又一步的走向了那座山里。

她从未以真面目下山示人过,所以这里无人认识她,更何况,她也不担心自己身份暴露后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